建立健康教会

如何处理教会的问题文件?

Article
2014-12-02

原文标题与链接:Dealing with Bad Documents
翻译:邱晴晴

如何处理那些问题文件?我所指的是作为新手牧师当你碰到令人费解的章程或模糊不清的信仰宣言时,你该怎么办?

在我和其他几位长老带领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市的第三大街浸信会进行几次重大改革之前,我们面临一个很糟糕但又很普遍的情况:教会的治理文件,包括信仰告白和教会章程都急需修正。

章程是一堆过时的政策,其中大多数条款早已被教会忽略。信仰宣言就更糟糕了。坦诚地讲,这些文件不是出自唯名论者之手就出自是三一论者之手。里面这样写道:“我们相信一位真神,祂圣父圣子圣灵的身份显示自己。”这种表述是意味着神是三个人呢?还是说神是一个在不同时间以不同身份显现的同一个人呢?这个宣言对于一些基要观点的表述也很随意。比如里面提到:“我们相信称义”,讲的很好但没多大意义。因为天主教徒也相信称义。更甚的是,信仰宣言的第十四条还提到:“本信仰宣言是不可更改的。”

面对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办?

有时候,神是很眷顾新手牧师的。比如,当一位新手牧师深入研究教会文件的时候发现,他的教会早就采用了很不错的信仰宣言,这份宣言有强烈的改革宗神学倾向但又不很极端。他还会发现教会的章程也是经过细细斟酌的,并且是很合用的。盟约(a covenant)也没有任何难理解的地方。对新手牧师来说,情况有时是这样比较乐观,但也绝非总是这么走运。很多时候,一位新牧师会发现信仰宣言往好了说是不清楚,往坏了说就是一份异端邪说,就像我们第三大街浸信会原来的那份信仰宣言一样。很明显,一个世纪以来有无数个委员会因为不同的问题而制定新的条款加到章程里面去,使它就像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而成员盟约读起来就像美好时光的一个诗意描述,展示教会是多么彼此相爱、多么圣洁和快乐。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又该做怎么办呢?如何忍受文件中的明显错误的继续存在?又如何对之进行修订?我无法针对所有情况开出合适药方,但是我可以根据我在第三大街浸信会的经历给出四点应对策略:

策略一, 置之不理。

你不必因为有教会文件在那里,就非得循规蹈矩的去依从它。假若你遇到一份好几十年都不再用的信仰宣言,并且它还是棘手的出自天主教徒之手的文件。那你就没必要依照这份文件把所有的非天主教徒赶出教会。当然你也不必忙不迭地在大家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去修正它。

就像谚语所说的:不要没事找事儿。作为跟随基督的牧师,你应当有全备的福音知识,这也是圣经中神的教导。把真理讲给你的会众。适当的时候,拿出那份的陈旧的有问题的信仰告白,告知每一个人对之进行修改的必要性。

当然,有些时候一份文件虽然有问题,可是大家不得不用它。那样的话,你的选择就非常有限了。你可以辞职,你可以教导或者说服大家去修正它。顺便说一下,这也正是为什么你在接受某个教会的牧师职分前,要认真查看其教会文件原因。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一份有问题的章程要比一份有问题的信仰告白更难处理。你大可把一份有问题的信仰告白搁置一边。然而对教会章程不管不问的的话马上会惹上法律方面的问题。在大多数组织中,只有达成统一意见之后你才能不受章程中的某一条的约束。如果你对一条不合适的规定不管不问,直到有人提醒你才去查看章程。但是那样的话你就已经违反了教会章程了。比如,在第三大街浸信会,我们的章程里规定:要修订章程就得需要六个月的等待期,更别提那份不可修改的信仰宣言了。幸运的是,无论是章程还是信仰宣言,,教会里的人都迫不及待的要对之修正。因此我们达成了一致意见:建立一个更快更短的修正程序。不过若有人反对的话,我们也不得不依照章程的规定再等上六个月。

置之不理有时候是一种有效的策略,但是得慎用,尤其是在处理章程时。教会的文化,有问题的文件的使用频率,甚至在某个问题上整个会众意见的统一程度都将决定这是不是一个万全策略。

策略二,作出进一步的诠释。

如果你临时不得不使用有问题的文件,那就对之加以最好的诠释。比如那出自天主教徒之手的信仰宣言条例,我们大可不必非得那样解读。如果你能再费些事:在括号里加上注释,你可以把它归正为正统的三一神论,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在我们的新成员课上,我们会这样解释:的确这种说法可以被以某种方式理解,但我们长老们或者整个教会却不这样解读。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们都不那样理解,我们也非常确信教会的建立者也不是那个意思,我们也会举个大家都认识的某位教会建立者的例子。

我们也讲明不能仅仅因为一个天主教徒能认可我们的信仰宣言就认为他/她可以加入我们的教会。

作诠释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而且也不是长久之计。但却足以维持到我们拥有一个新的信仰宣言之时。

策略三,堵破口

我们处理这份唯名论信仰宣言的办法就是扩张它。在宣言中提到:我们相信一位上帝以圣父、圣子、圣灵的身份显现”,我们寻求字面意思之外的东西。我们进一步的修订,使它展现这位神既是圣父,又是圣子,同时也是圣灵,并透过圣经启示有关的真理。

我们对关于称义的宣言也做了同样的处理。宣言中这样写道:“我们相信称义。”这些词单单理解的话,很简单。但是作为教会领袖,我们应该用那些话表达非常清楚具体的东西。我们所说的是“因信称义”。我们确信未来的教会成员在做信仰宣告说:“我们相信称义。”时,他意所指肯定也是“因信称义”。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在第三大街浸信会的章程里,执事的角色明显被搁置。他们被安排分配善款,然后就没别的事可做了。与此同时,大家都非常明确地是:教会需要像长老那样的团队来做有力的带领者。因此我们作为执事的这些同工就开始做通常由长老负责的事情。虽然章程并不承认我们是长老,也没有明确地给我们属灵的教会治理权(那被授予主任牧师)。但是牧师却希望我们做长老该做的事,所以我们也就按着牧师的期望这样做了。

同样,这样做你也得灵巧,细心。但是通常牧师也可以做很多事情去改变教会的文化而不涉及更改文件的复杂程序。

策略四,作出改变

如果你最终下定决心要修正问题文件的话。你得做好心理准备:这常常是一个艰辛而又繁琐的过程。你会遇到失望,挫折和挣扎。这也正是我们在第三大街浸信会所经历的。第一次改革章程的尝试失败。之后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我们才从失败中走出来。我至今仍然记得会后躺在一个执事同工家里的地板上,盯着天花板,苦思冥想下一步我们到底该怎么做。

然后一年多一点之后,在新的章程终于被通过后,我们想改变信仰宣言,结果以失败告终。一些困难是我们自身造成的,然而令一些却是教会改革艰辛历程所必须经历的。

然而,当改革成功后,你会有苦尽甘来的感觉。我仍然记得我们终于执行教会新章程的那个晚上。我们最后也是一锤定音的一步是选出三位新长老。当公布票数的时候 ,原执事主席兼会议的主持宣布休会五分钟,以便让新选出来的三位长老选出新的执事主席兼会议的主持。当会议重新开始时原主持下台新主持上任,会议由行政会议变成了肢体会议,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这真是绝妙的一刻。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