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服侍单身者的一些诊断性问题

Article
2018-02-14

原文标题与链接:Diagnostic Questions for Ministering to Singles

翻译:申佳可

 

在目前的生活中,我很享受去服侍在不同的生活阶段、环境、文化和地理区域的女性。因为我是单身,所以很多女性都在公开或私下的场合里向我询问有关单身人士或服侍单身人群的问题。我经常被提醒到的是,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和人生境遇当中,参与到与其他单身男性或女性的交流当中,对我们这些单身人群来讲是多么重要(反之亦然)!我们所有肢体之间的团契相交能够帮助我们培养对基督里每一位弟兄姐妹的同理心,他们或许在婚姻中感到孤独,或许有一个悖逆的孩子,或许很贫穷,或许正与慢性疾病抗争,或许……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们是主耶稣里的家人,而这决定了我们如何在基督徒当中谈论单身问题。

下面,我整理了一些女性最常问我的问题。牧师,当你借着圣经宣讲并思考如何应用经文时,你可能会考虑你所选取的经文是否回答了类似的问题。如果你在一年当中仅用一周来处理这些事情,请考虑一下单身人士会处于怎样的情景!在你的教会里,选择一些问题同长老或小组长进行讨论,或为单身人士举办一场以基督徒的约会为主题的研讨会,或是写一篇讨论教会家庭生活问题的牧师专栏,这些问题或许会对上述情景有所帮助。

这里有两个免责声明。首先,很多单身男性也许会问同样的问题。而我只关注女性问题的原因是这反映了我的主要经验。第二,我经常听到单身人士说他们不喜欢其他人认为所有单身的人都是一样的。比如,并不是所有的单身女性都想结婚生子,并不是所有单身女性都对单身感到不安,并不是所有的单身女性都认为单身会影响她们的职业关系,等等。单身人士的情况各有不同,她们所提出的问题亦是如此。

所以,在这里我整理出了一些单身的基督徒女性经常会提出的问题。

1. 与身份认同相关的问题

作为一个单身人士,你是否觉得自己有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你是如何处理这种感觉的——这是你刻意去忽略的事情,还是会和别人谈论以验证其是否为真的事情?单身会使你感到羞耻吗?你是否因为有很强的个性而在身份问题上挣扎?(显然我有着很强的个性)你有没有想过为了吸引一个可能被你吓到的男人,最好调整一下自己的个性?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我单身是因为我有身份认同的危机呢?为什么上帝要把我设计成一个养育者(或别的什么),并给我如此强烈的欲望想要去体会在婚姻当中或是母子/母女之间的那种亲密关系,却又使我与这一切远离?带着这些难以实现的欲望和渴望,我该怎样才能在生活中得到满足?

2、与孤独感和失落感相关的问题

你是否常常会感到孤独?你在生活中培养了什么样的人际关系来避免孤独?我是否总是会因为单身而感到悲伤,还是会对此感到适应?在单身中“满足”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能同时感到悲伤和满足吗?为什么假期对我来说如此孤独,我是否应该开始把不同的节日传统都看作是一个人的节日,这样它们就不会显得那么可怕了?当我所有的朋友都结婚生子时,我该怎么办?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们只谈论她们的孩子。有一位同样单身的朋友很重要吗?当一个朋友订婚或结婚,或者宣布她怀孕了,或者谈论她的性生活时,你应如何处理悲伤和嫉妒?当她们订婚或怀孕时,如果他们不能够与像我一样“哀哭的人”同哭,我又该如何做到“与喜乐的人要同乐”呢?你有多少次为自己或许永远无法成为母亲而感到悲伤?你是否可以像在20岁和30岁时那样,把为一些事情悲伤当作最优先的,而你又如何以一种健康的方式来表达你的悲伤呢?想到以后年老之时无人照顾,你如何处理这种想法带来的恐惧?

3、与工作场合及“工作/生活间的平衡”相关的问题

对于一个单身人士来说,健康的“边界”是怎样的?你培养了哪些很专业的习惯来保证自己在精神、情绪和生理上的健康?当你的上司利用你单身的身份使你参加所有的晚间会议或剥夺你的假期时,你会怎么做?(我经常从全职女性口中听到这些关于上司的事情)作为一个单身人士,你是否以不同的度假方式来确保自己得到足够的休息和身体的恢复?当我的已婚朋友在谈论她们所做的一切时,她们难道不明白我必须自己做出所有重大的决定,亲自处理所有生活的后勤事务吗——而且这些都是靠一份收入在支撑的。当我觉得一位已婚男性同事与我或与其他女性的关系不合宜时,我该怎么做?因为我经常为工作而呆在办公室或外出,所以我会依靠我的同事(大多数是已婚男性)来满足自己的情感需要,这是错误的吗?

4、与约会相关的问题

与一位男性健康的友谊应该是怎样的?单身女性和单身男性可以“只是做朋友”吗?我主动和一个男人去追求潜在的浪漫关系是不对的吗?如果我以自己的方式去尝试遇到一位可以成为丈夫的人,这是否意味着我不信上帝的主权?你对网上约会有什么看法?十多年来我一直没有约会,这叫我如何信靠上帝?关于当代的约会实践,基督徒的禁忌是什么?作为一个年长的单身人士,如何以基督徒的方式进行约会?当我们谈论最佳的约会实践时,我们如何区分圣经原则和文化偏好?作为一个内向的人,我该如何去与男性有机会接触,毕竟年龄越大, “自然的”余地也越少。

5、与两性伦理相关的问题

我之所以单身是否有可能是因为上帝在惩罚我过去在性方面的淫乱?你是否曾试图通过沉溺于其他事情来补偿性生活的缺乏,如色情文学、手淫、言情小说、浪漫喜剧、肥皂剧、食物或运动等?对于年龄较大的已订婚情侣来说,有什么好的方法来促进性关系上的纯洁?我能和我的男朋友一起去度长假吗?如果我们不发生性关系的话,我们可以住在同一个酒店的房间里吗?为什么可以或为什么不可以?如果我们不发生性关系的话,我们能睡在同一张床上吗?为什么可以或为什么不可以?

6、与教会中的家庭生活相关的问题

如果我是同性恋,我该如何与基督里的其他姐妹建立神圣、亲密的友谊,以及如何与她们交流我生活的这一方面?我怎样才能与基督里的弟兄们建立敬虔的友谊呢?在我与男同事的关系中,我需要注意哪些事情?若你和已婚男人同处一个部门,当你在邮件、短信上与他们交流的时候,你会不会尽量把他们的妻子也包含在对话当中?作为一个没有孩子的大龄单身人士(或是一个离异或寡居的女人),每个星期天我都会感到自己没有存在感,那么我如何才能融入我的教会家庭中呢?为什么我所在地方教会的姐妹小组只在星期四早上10点提供圣经学习的机会?为什么我的教会没有帮助单身母亲去应对她们所面临的挑战,或是思考如何使我们在社会环境中感到自己是受欢迎的?

7、与文化和理论相关的问题

单身的“恩赐”究竟指什么?你又怎么知道你自己拥有这种恩赐?为何我们的文化抬高婚姻于单身之上?当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的时候,只是与婚姻有关吗?是否也与在福音事工中弟兄与姐妹之间的合作与同工相关?天堂里将没有嫁娶之事,这一点将如何影响到当代的单身人士?这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将有何影响,我们又应如何在新天新地的启示中操练对于保持单身合乎圣经的想法?我如何将自己的苦难转化为属灵的果效?作为一个委身于耶稣的单身女性,我对性纯洁的承诺如何在我那些认为这十分怪诞的非基督徒朋友中产生属灵的影响力?

我知道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你们教会中的教导是否为你们当中的单身人士回答了上述的问题?

这一切,我们都可以仰赖从我们在高天之上的大祭司而来的智慧——就是为了父神的荣耀而拥抱单身的那一位,就是与我们一样在凡事上受过试探却没有犯罪的那一位。在每一次谈论这个话题时,愿上帝预备我们扮演好那位忠心伴郎的角色,并充满喜乐地将教会指给她的新郎:“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翰福音3:30)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九标志中文事工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