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教会可以在网络或小组中施行主餐吗?

Article
2020-02-21

由于武汉肺炎的疫情,很多教会改成以小组或在线的方式聚会,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主餐该如何施行?毕竟,“你们当如此行”是主耶稣亲自给我们的吩咐,主餐也是教会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在网络圣餐或小组领餐等观点频出的情况下,笔者试图指出,从主餐的形式与意义来看,网络领主餐有本质上的违背,因此不可行;而从主餐与教会的关系来看,我们也需要意识到,在小组中领主餐也会造成本质上的削弱,并且在教会生活中带来潜在的危机。因此在涉及到主餐这样重大的事情上,我们不急躁和勉强行事,也是一种在主里的敬畏和智慧。同时,在文末笔者也尝试提出,在这种情况下教会应该在哪些方面有所加强。

一、从主餐形式与意义看网络领主餐不可行

从圣经来看,主餐有几个方面的意义,这是许多教会都认同的,比如(1)记念主耶稣的死,也就是宣告和认信基督、他的受苦和受死,以及他因这受苦和受死所成就的一切(林前11:23-26);(2)表明并让我们在信心里更深地经历我们与基督的联合,也与他藉着自己的受苦和受死所成就的一切有份(林前10:16-18);(3)表明并使我们在信心中更深地经历圣徒在基督里的相交与合一(林前10:17);[1](4)表明我们对主耶稣再来、永享与他在天上完满团契的期盼(林前11:26;可14:22-25)。论到网络圣餐,与这里面的第1、2、4的冲突似乎不太明显(其实也有),但与第3方面却有明显的冲突。

因为从主耶稣设立圣餐来说,这里有一个具体的方式和过程:“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了福,就擘开,递给他们,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他们都喝了。耶稣说:‘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的’。”(可14:22-24)我们看到,这里面有一个特征,就是由一到多,多却有份于一。主耶稣祝谢的是一个饼,掰开后分给多个人领,祝谢的是一个杯,递给多个人喝。但这多个人所领所喝,却是来自一个饼、一个杯。而这不仅是形式,因为保罗让我们看到,这个形式是有非常重要的神学意义的。“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吗?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林前10:16-17)众人领的、喝的这个一,是代表耶稣的身体和血,他们领了喝了,表明有份于耶稣基督的身体和血。同时,一分为多[2],多来自一,表明我们领的人虽多,但一同有份于基督,因此我们也是合一的。这是在主餐中一个重要的神学意义。因此有的教会坚持主餐时只有一个饼,掰开后分领,只有一个杯,大家传着喝,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破坏这个原则。但有的人说,我们用一个杯祝谢,然后分成很多小杯,还是一个到多个,也有人说,我们事先分为小杯,但祝谢的时候作为一个整体来祝谢,再由每人领这一个整体中的一个小杯也不违背这个原则。我觉得这些都没有太离开这个原则的意思。但我认为网络圣餐从根本上违背了这种形式和意义。为什么这样说呢?

网上领圣餐可能有几种方式,我们可以基于前面的原则分别做些分析:

  • 方式一:让大家自己预备好饼和杯,网络聚会时,主礼人祝谢,大家在家里领。问题:这里没有一个由一到多的过程,直接就是多,这是明显违背了我们刚才所看到的原则,也违背了主餐在圣徒合一方面的意义。
  • 方式二:教会统一预备,给每家寄过去,然后网络聚会时一起领,这样,在预备的时候就是来自一个整体了。问题:预备的时候是来自一个整体,但那时还没开始主餐。主餐是一个有开始、有结束的一个整体过程,这个过程中教会所施行的、众圣徒所领受的,都是在表明主餐的意义并且在此过程中也在信心里更经历福音的恩惠与益处。刚才提到的这种方式,在祝谢的时候仍然不是一个整体的一,直接就是多,没有一个在主餐过程中由一到多的过程,还是违背了主餐的意义。
  • 方式三:在教会里先祝谢,然后再寄出去,大家各自在家里领。但问题是,这个主餐过程要有多长呢?快递员具备分发主餐的资格吗?等等。

从这些方式来看,网络领主餐,不可行。因为它从根本上违背主餐的形式和意义。如果说,在聚会的方式上我们因为疫情的特殊时期,似乎不得不暂时如此,但在主餐方面,我们可千万不能冒违背主所设立的主餐的形式和意义的大不讳,勉强而行。

不能否认,很多人想用新的办法继续施行主餐,是出于善良的动机。比如说:虽然环境艰难,但我们要继续掰饼纪念主;或者:因为施行圣礼是真教会的标记,如果教会没有举行主餐岂不是失去了这个标记?没错,我们渴望照常在教会中施行主餐,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我们是要“按着圣经”施行主餐,我们不能用违背圣经的方式施行主餐。何况,若是教会不按着圣经施行主餐的时候,良心敏感的肢体会处于两难,这既不造就人,也埋下潜在的分裂危机。[3]

从主餐的形式和意义来看,虽然网络领主餐不可行,但如果采用小组聚会,由教会认可和授权的同工在小组中现场施行,似乎并不违背由一到多,多来自于一的原则,也实际上在其中发生着圣徒们可见的相交与合一。因此,这是否可以呢?我认为,虽然在特殊情况下作为暂时的权宜之计似乎可理解,但我们也一定要知道它在教会生活上所带来的损失。

二、从主餐与教会的关系来看,小组中领主餐有可能在教会生活中带来的危机

虽然在使徒行传开始的部分,在耶路撒冷有在家中掰饼的记载,但前面也有圣殿中敬拜的背景和“信徒都在一处”的描述。而到了哥林多书信讲到主餐的教训时,就明显是在一个教会的场景下发生的了。所以保罗说“你们聚会的时候”,而且说到他们吃喝的方式(当时应该是圣餐和爱筵一同进行的)有藐视神的教会的危险,然后也劝勉他们“聚会吃的时候,要彼此等待”。在教会历史中,随着对圣经所启示的教会论更成熟的认识,教会也越来越重视按圣经施行洗礼和主餐作为真教会的标志,而且它和另外两个标志息息相关,就是传讲纯正的福音和教会纪律,因为合乎圣经的主餐正是以有形的方式彰显福音,同时又与教会纪律相结合,捍卫教会的合一与纯洁,因为守护主餐关乎教会对谁可以领主餐的确认,也关乎对谁不可以再继续领主餐的教会纪律的行动。

这些都让我们看到圣餐与教会的关系。那么,在小组中领主餐会给主餐与教会的关系带来什么危机呢?

首先,我们从刚才第一点的主餐的形式与意义来看,在小组中领主餐,会带来主餐意义本质上的削弱。因为,虽然小组中领主餐似乎并不违背第一点强调的由一到多,多来自一的圣徒相交与合一原则,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也实际表明和发生着圣徒间可见的相交与合一,但其实考虑到主餐和教会的关系,它已经带来主餐意义本质上的削弱,因为在有形的教会中,这个主餐所彰显的合一不是指小组,而是指整个教会。

其次,我也想特别从主餐与逾越节晚餐的关系来看在小组中领主餐可能带来哪些潜在的危机。

主耶稣设立主餐是在逾越节的晚餐中。逾越节晚餐是神吩咐以色列百姓记念他藉羔羊之血对以色列的救赎,逾越节的羔羊预表耶稣基督,而耶稣基督在逾越节的晚餐设立主餐是要门徒记念他的牺牲所带给门徒的救赎。

所以我们看到,主餐与逾越节晚餐有很密切的关系。

那么我们来看关于逾越节晚餐的一件事,让我们看看它给我们理解主餐与教会的关系带来什么启发。

逾越节晚餐起初是在各家中,但那是神的救赎事件,还不是对这一事件的记念

后来,当神吩咐以色列人到了迦南怎样过逾越节来记念神的作为时,特别提醒他们不可在各城中献逾越节的祭,而是一定要在神选择立为他名的居所。“在耶和华—你 神所赐的各城中,你不可献逾越节的祭;只当在耶和华—你 神所选择要立为他名的居所,晚上日落的时候,乃是你出埃及的时候,献逾越节的祭。”(申16:5-6)

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保守以色列——做为一个整体的神的百姓,也就是旧约的教会——的合一,保守他们持守纯正的信仰与敬拜方式,也避免背约得罪神招致神的审判。

为什么不是仍在家中,在各城中?我们想一想,如果是这样,以色列人可能就会面临的危机:

  1. 渐渐地不是敬拜神,而是敬拜表明神救赎的羊羔(人为的宗教倾向于敬拜有形之物)
  2. 不是只有受割礼的人吃,没有受割礼的外邦人也可以来吃
  3. 各地形成不同的方式和风俗,很多不同,最后分崩离析。

在新约,神建立了他的教会,一个个有形的教会,其中的圣徒皆祭司,但也有神设立的长老,施行牧养、教导和治理,从而带领众圣徒一同担负着保守教会在福音里的合一与圣洁的责任。但如果我们把特殊时期的小组看成一种常规方式,并且忽视在小组中领圣餐可能带来的危机,那么可能有什么危险?[4]

  1. 在小组中对圣餐的意义的理解可能模糊变质。历史中如变质说、同质说等等,或其他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有可能出现,而教会可能难以即时察觉和纠正。
  2. 对谁可以领圣餐可能失去守护。如小组中来了访客怎么办?未受洗但自认为基督徒的人呢?小孩子也想领呢?有成员停留在罪中怎么办?如果小组中在这些方面不能把握好,那就真的有可能混乱主餐,难免招致神的审判。而教会在这方面难以守护。
  3. 小组间越来越不同,带来分裂的危险。比如:有的人认为别的小组在主餐上越来越乱,而我们最敬虔,我们不能再跟他们在一起了。

虽然教会可以通过牧养和教导上的统一安排,力图避免这些危机,比如:由教会认可和授权的人到小组中主持主餐,同时加强小组牧养,完善小组中同工团队的牧养和治理职能,但无可否认的是,小组中的同工难以具备教会中长老的恩赐和品格上的成熟,因此他们的牧养与督责很可能和主持主餐的长老发生脱节,从而实质上还是会带来牧养和守护圣餐上的缺失;而且,这种方式,在教会中小组很多但缺少可以主持圣餐的长老情况下,仍然会造成难以正常领餐、难以兼顾,以致导致怨声载道。再加上小组中领餐所带来的在教会中主餐意义的本质性削弱,所以虽然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有教会统一安排的在小组中领餐,似乎可以理解,但教会同工也要将这种削弱和可能的危机常记在心,并且竭力争取通过恢复整个教会合一的圣餐或在成熟的情况下通过小组植堂建立新的教会来解决。而这会涉及到另一个重要的题目,就是教会作为蒙召者的聚集的本质,以及她所应当采取的形态。

在当前疫情严峻的形势下,或教会面临大逼迫不得不分散的情况下,当我们在主餐上谨慎,甚至有时难以正常施行,我们并不是因此觉得无所谓,而是心中痛楚,并且期待着能恢复正常的主餐。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应当在其他层面,竭力避免这种情况所带来的损失。其中一个方面是,因为主餐是以有形的方式来彰显福音,所以我们在教会中的教导、祷告、默想等诸方面都要更加聚焦耶稣基督的死而复活的福音,并且回应这福音,同时以各种实际而有效的方式促进牧养关顾和弟兄姐妹的合一与相交。使我们常从福音中得滋养和激励,以我们的言语、行动和彼此相爱,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继续彰显福音,如同明光照耀![5]

[1] 关于主餐的前三个目的描述,参考:布雷克:《理所当然的事奉 第二册 信心之道》,王志勇等译,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2013年,第524页。

[2] 关于一分为多,也受益于谢昉对此的分析,他的观点在本文之前发布。

[3] 这一段的内容多来自谢昉的建议和反馈。另外,关于为什么主餐要按照圣经?怎样是按照圣经?在关乎圣礼的事上,对限定性原则的了解非常重要。

[4] 威斯敏斯特家庭敬拜指南中,关于“和平时期不鼓励家庭聚会”的提醒,是在这方面关于聚会的版本,但也可以给我们在主餐方面的思考带来启发。王志勇译注:《清教徒之约——威斯敏斯德准则导读》,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2年,第236页。

[5] 在本文成文过程中,有几位同工给予了细心和有洞见的反馈和建议,一并致谢。如果这些建议都能体现出来,会使本文就所关注的问题有更深入和有力的论述。但由于篇幅所限,文中对许多重要议题没有详细处理,比如:教会的本质、教会形态、教会的治理与主餐的关系,主餐与限定性原则,以及旧约神的一个百姓与新约教会的关系,等等。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