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十一:为何与家庭成员“断绝关系“是不可取的;长老的任期限制;加速的教会惩戒;我可以离开我家庭所在的教会么?

Article
2017-10-14

亲爱的九标志:

我的岳父在三周前离开了他的妻子。在这件事中似乎并不涉及性方面的罪。他们与一位辅导员谈过,但是我的岳丈不愿意与牧师面谈。而且他完全不给妻子钱,更过分的是,他将妻子赚来本该还房贷的钱用于自己的挥霍。他们所在的教会没有成员制。牧师愿意与他沟通,但是牧师认为,教会除了禁止他未来在教会担任领导性的职分之外,也无可奈何。两周前,我岳母曾请求牧师的帮助,但是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我是他们的女婿,并且我委身的教会与他们不同,在这种情况下,耶稣会希望我怎么做呢?我是否应该与我的岳父断绝关系呢?

—Abe

亚伯:

听到这样的情况我感到非常遗憾。我可以想到的是,至少有四件事是耶稣希望你做的。第一,支持和鼓励你的妻子(彼前3;弗5)。这件事情的处理对于她而言很可能更为困难,因为牵涉到的是她的父亲。你可以做什么,来使你成为她力量、引导和智慧的来源呢?具体应该怎么做我留给你来思考。

第二,警告你的岳父(可以是直接的,也可以通过你的妻子),离弃他们的妻子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参见林前6:9-11)。不供应家庭的男性“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提前5:8)。力求挽回他(加6:1),尽你的全力将他从火中抢出来(犹23)。

第三,你和你的妻子都应该继续把他当作父亲,尊重他,爱他(弗6:1-3)。即使你们是同一间地方教会的成员,而你们的教会将他除名了,我还是会这么说。新约教导我们,要与行为像不信的人的信徒断绝团契关系(例如:太18:17;林前5:9,11),这样的教导适用于家庭成员作为基督徒和教会成员的资格这一方面,但我不认为它适用于家庭成员作为家庭成员的资格这一方面。换而言之,被教会除名的男性的妻子仍然应该履行她作为妻子的义务,因为那些义务从属于创造秩序,而非新约秩序(参见林前7:13)。同样的,被教会除名的父母的子女应该依然尊重他们的父母,因为父母——子女的关系是基于创造,而非基于教会所体现的新约关系。

这里我稍微岔开一下:上述就是我为什么认为,这种当子女在言语或者行为上与我们的信仰相悖时,就与他们“断绝关系”的观念是错误的。举例而言,我认为,与选择以同性恋的方式生活的子女(无论孩子是否认为自己是基督徒)断绝关系的基督徒父母这么做是错误的。相反的,那位基督徒父母应该继续给予同性恋的子女为人父母的,无条件的爱,并且肯定他们与子女的关系。就算是在表达自己不认同子女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时,也应当如此。

第四,只要你的岳父还在罪中没有悔改,你就不应当把他当作基督徒(参见太18:17,林前5:5)。我并不是说你应该正式地将他逐出教会。如你所说,你们委身的教会不同。但是,在一定程度上,你可以非正式地表达这一点。这也就是说,在吃饭时,你不邀请他做祷告。你不把他称为主内的弟兄。你不对他说任何会让他认为你把他视作基督徒的话。相反的,当提及信仰的话题时,他会在你这里感到有些尴尬,因为你警告过他(上述第二点),并且告诉过他,如果他一直在罪中不悔改,你没有把他看作基督徒的理由。

在这四点中寻找平衡无疑需要智慧。要做的第三和第四条之间可能看起来有一些张力。他们之间也的确如此。最重要的是,为他的悔改祷告。悔改最终所依靠的是神的作为。

 


 

亲爱的九标志:

亲爱的九标志,我快读完杰拉米·莱尼(Jeramie Rinne)那本关于长老的书了,但我还没有明白长老是否应该有任期限制。你怎么看呢?感谢你的时间。

——杰罗德(Jerod),德克萨斯州

亲爱的杰罗德,

啊,任期限制问题。为了清楚起见,我假定你指的是平信徒长老的任期限制。以我自己教会的教会章程为例,我们让带职长老任职最多两个三年的任期,之后要求他要休息一年。但是我从未听说过任何教会对全职长老的任期设立限制。

让我们从圣经出发。圣经完全没有谈到任期限制。所以,问题是,圣经是否将使用任期限制的自由留给了我们呢?教会是否有权柄对他们所确认的监督者说:“教会建制规定,你退休的时候到了”?我想我倾向于认为我们有这样的自由,但我承认这个圣经相关的问题是有争议的。更糟糕的是,我不确定我所说的对理解这个问题有帮助。

任期限制(全职牧师的休假也同样)有几个非常实用的好处。首先,它帮助将工作和职分联系在一起,而非将人和职分联系在一起。

换而言之,成为长老并不意味着圣灵会把某些东西刻在你的灵上,使得一旦一个人成为长老,他就一直是长老。不是的,一个人担任长老的职分是为了执行特定的任务(监督、牧养、教导)。如果他因为老了,累了而不再执行这些任务,或者他开始执行得很差,他就已经不再是在尽长老的职责了。并且,他不应该继续担任“长老”。在神职授任的模型中,人是被终生任命的,即使他不再尽长老的职责,他仍然是长老。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观点。它贬低了,并且损害了这个职分。这个观点造成了多少的自由主义(liberalism)和唯名主义(nominalism)啊!而任期限制则是一个小小的制度机制,它明确了:“你是来这干活的。”

第二,与此相关的是,任期限制提供了一种简单的方法——咳咳!——来摆脱那些所做的工的质量,这样说吧,大不如前了的老绅士们。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第三,任期限制让兼职长老们得到休息。

然而,也有实际的弊端。第一,任期限制可能会给长老议会理由,使得他们得以不去与一位弟兄进行艰难的谈话,而这是他们本应做的。他们对这位弟兄反应的惧怕超过了对他的爱,因此他们只是等待他从长老会中退休,而不是去与他进行困难的谈话。

第二,如果你和我一样相信每一位长老(全职的或兼职的)都应该拥有同等的正式权柄(也就是说,一票),任期期限将权力倾斜向了全职长老的一方。

第三,当然,任期限制可能会干扰好的兼职长老履行职责。

说了这么多,既有支持任期限制的理由,也有反对的。我认为每间地方教会需要自己决定是否将任期限制纳入到教会建制中。当然,这假定了我们的确拥有基于圣经的运用任期限制的自由。这个问题我想留到日后再讨论。

 


 

亲爱的九标志,

尽管根据马太福音18章16节中的模式,教会惩戒的规范应当是耐心的劝诫,逐渐(带着遗憾地)变得越来越正式和具有冲突性,例如在性相关的犯罪中,但是,是否存在教会成员的罪实对教会整体的危害实在太大,以至于众长老需要快速地将犯罪者逐出教会的情况呢?举例而言,在提多书3章9节中,保罗告诉提多,对于分门结党的教会成员,他应该只警告他两次,然后“就要弃绝他”。这当然意味着他不再是教会的一员了。那么,是否存在一些情况,尤其是关于教会中公开的、分裂性的行为的情况,在这些情况中长老具有权柄加速教会惩戒,将狼赶出羊群呢?

——约翰(John),北卡罗来纳州

约翰:

我同意提多书3章9节指的是逐出教会,但我不认为保罗是在详细描述对于分门结党的教会成员实施教会惩戒的整个过程。换而言之,不要用阅读宜家衣柜安装指南的方式来理解这句经文。相反,保罗只是在提出一个普遍观点,“警告他几次,但是随后迅速行动。这很紧急!”我并不认为他讨论的是这件事应该由提多、所有的长老们还是整个教会来做。他只是在表达:“需要这么做!”从提多书,我没有看到过有任何经文提到长老独立于会众来处理除名问题的先例。

尽管如此,我认为哥林多前书第5章的确为我们提供了加速惩戒过程的依据。保罗跳过了马太福音18章中的流程,因为他认为那个人是不悔改的,并且他的罪已经广为人知,而这也是马太福音18章中的流程帮助我们来确认的:这个人是否悔改呢?因此,在教会领袖很确定一个人不悔改的情况下,他们有从哥林多前书第五章而来的许可,可以请求会众立即将一名成员除名,正如保罗劝哥林多的会众所做的那样。

希望这对你有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你好,如果一个人从小就在某个地方教会长大,这个人成年后是否必须加入这个教会呢?还是说,他/她可以考虑加入其他的教会?不久前我大学毕业了。我不确定我应该留在我现在的教会还是寻找另一个教会来加入。

——格蕾丝(Grace)

格蕾丝:

你当然可以加入其他的教会!成员盟约不是婚姻盟约。你并不是一定要余生都留在同一个教会中。当然,你需要尽全力来确保,你与(离开的教会中的)其他人关系良好,并且你是和睦地离开的。但是我想不到任何仅仅因为你在一间地方教会长大,就必须留在这间教会的理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