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比种族更重要的是基督徒的身份

Article
2019-09-11

原文标题与链接:More Christian than Black or White

翻译:申佳可

 

这封信写给我在美国教会做牧师的众位白人弟兄。我以黑人弟兄的身份写下这封信,主要包括两个内容:1)我在基督里爱你们,2)问一个真诚的问题:我们基督徒的身份和种族身份相比,哪个更重要?

我想,你们会说是我们的基督徒身份,为此我赞美神。然而我想知道,你们是否认为这是因为我们的基督徒身份很重要,或者是因为我们的种族身份根本不重要,或者至少不是那么重要。也许你们永远不会这么说,但我担心你们不知道该如何向你们的会众传达这些。

弟兄们,我想建议,既然我们的基督徒身份最重要,那么我们的种族身份,以及其他民族的种族身份应该更重要,而非更不重要。为什么?因为一切都是为基督而造的,包括我们的民族传统;基督是我们全人的主(西1:16)。 在你不在乎的事情上如何能够顺服于他呢?此外,由于你们的基督徒身份是最重要的,你们应该为了福音放下种族身份带来的地位。正像保罗所做的。

虽然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之间的分野并不能完全映射出黑白人种之间的分野,但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仍然存在着种族动因和种族分歧。保罗没有否认或忽视这些因素,而是倾身于其中。这样,他就像外邦人一样。为什么呢?

保罗说,“为福音的缘故”,我“要与人(外邦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3)。然而,自称为“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的保罗,坚持认为他并不那么坚持自己犹太人的身份,以至于他“作犹太人”,以便福音能够传播(腓3:5;林前9:20)。保罗并没有轻视他的种族或将其与他对福音的理解分开,相反,他利用这一点来传讲福音。对保罗来说,基督比任何民族传统都重要。因此,我们应该使我们的民族传统顺服于基督和他的计划,不是因为我们的民族传统不好,(相反,它们大有益处)而是因为它们并非神本身。

我的白人弟兄们,你们怎么向会众表明基督的优先级在你们的肤色之上?

我这样问你们,是因为作为少数民族群体的我们在出席教会时经常这样做,也因为我常常听到黑人弟兄谈论基督如何高于我们的肤色。考虑下面的弟兄们所说的话:

你的基督徒身份必须定义你的种族身份而非去否认它。——托尼•埃文斯

你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你开什么车,穿什么衣服,做什么的工作或是肤色如何,首先要知道你是基督徒。——赖克瑞

尽管我是非裔美国人,但我更是耶稣基督的追随者……换句话说,我属耶稣的特质必须胜过我的黑人特质。——布莱恩·洛里特斯

然而,我很少听到白人弟兄姐妹们谈论如果他们把自己的白人身份奉献给基督会是什么样子。在主要由白人组成的教会、社区和网络中,少数民族群体一直在努力应对种族问题,而白人群体则无须这样做。白人的文化偏好通常不受诘难,因为这些偏好被认为是正常且中立的,有时甚至是被强加的。我的白人弟兄们,你们有没有花时间考虑过,你们是否让自己的文化偏好甚至是无意识地成为神学上的必要条件?让我给你们举个例子。

类似于“与黑人或白人相比,我更是一个基督徒”这样的话语非常正确,但它们经常出现于白人文化中,用以鼓励人们忽略肤色的差别。这是一种“如果我们忽视种族,那么种族问题便会最终停止”的理论。继续谈论种族问题的人就会被贴上“不效法基督的、搞分裂的、或沉迷于社会福音的”的标签。

鉴于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历史上被压制和被边缘化的时间之长,许多人常常觉得他们一直在为平等而奋斗。像是“与黑人或白人相比,我更是一个基督徒”这样的说法虽然是真的,但如果它们没有被仔细甄别,听起来就像是高人一等。换句话说,通常而言种族问题对黑人来说相比白人是更扎眼的现实,所以请认识到,说出“与作为一个黑人相比,我更是一个基督徒”比“与作为一个白人相比,我更是一个基督徒”更难。如果你要告诉少数民族群体“耶稣是第一位的”,请记住,顽固不化的奴隶主和种族隔离主义者也是这么说的。

像这样的历史揭示了美国种族身份可悲的讽刺:非裔美国人并没有要求将种族问题视为如此重要。一位白人弟兄曾经问道:“为什么黑人总是以群体而不是个人的身份谈论自己?”他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并非始于黑人。从历史上看,是白人一直纠缠于黑人的肤色和身份的定位。简而言之,是他们告诉黑人:“你的肤色最为重要。”但现在,许多白人指责说是黑人一直相信这个谎言,这个色彩斑斓的寓言故事,这样可以让黑人被剥削和征服。

这种指责通常是:“你总是谈论种族问题。”或者“耶稣更重要,你就不能让这事情翻篇吗?”这反映出,很多美国基督徒在处理问题时处于两种极端:一件事要么至关重要,要么完全不重要。肤色曾经意味着一切,但现在人们希望它什么都不是。如今,许多白人想要抹去肤色的差别,却不愿面对过去几代人的坚持所带来的灾难。但是,不数算清楚就不可能和解。

弟兄们,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让你们去面对自己是白人这一事实,并考虑这一因素如何影响你们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你们认为他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你们以何种方式对待他人,包括你们所照顾的人。

我要你们考虑这样一个事实:你们紧握住自己的白色肤色不放,对基督来说并不是无关痛痒;你们将你们的白人身份降服在基督之下,与基督紧密相连,也对把别人领进福音的祝福当中有多重要。但是,如果你不相信这件事这么重要,甚至不相信它的存在,你怎么能够顺服于基督呢?如果你不明白你的种族地位意味着什么,你怎么能放下你的种族地位呢?

白人牧师,我担心你可能会认为,把你的白人身份交于基督会导致更深层次的种族冷漠问题。你不认为这是由于你有意识的、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精神。相反,这种想法来自于无知——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是什么。

换句话说,弟兄,也许你只是没怎么考虑过种族问题。请将此视为善意的邀请,因为将你的白人身份交托给基督,应该会带来更深层次的种族意识,而非冷漠。它应该带来对尊荣神的渴望,因为祂通过美好的方式以不同的样式创造了我们。为了福音的缘故,它应该使你热切地放下你的种族所给予你的地位与安慰。

这种热忱应该是什么样的?虽然不可能列出详尽的清单,但是在这里,九标志给出了以下9条建议,顺序不分先后。

1、指出以种族为中心的罪(加2:11-14)。

想想保罗是如何斥责彼得从外邦人中抽身而退的行为的。他说,彼得的行为“与福音不符”。种族问题是福音问题,因为神是如此说的。如果我们把我们的种族和他们的文化层面作为整个世界的中心,我们肯定会犯错误。犹太人就是这样。他们坚持割礼是得救的必要条件,但并非如此,保罗说得很清楚。保罗本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犹太人的位置上,但他选择了基督,而不是种族所带来的舒适。

你如何做出这个选择?在你的会众中,是否有途径将他们的白人身份或是部分的白人身份作为加入教会或者至少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基督徒的必要条件?你的会众是否因为一些成员不符合某种文化表达而将他们降格为二等公民?弟兄们,大声地说出来。我担心许多白人牧师只关心不要成为种族主义者,而不是担心成为少数民族群体的积极倡导者——一个像他们自己的家人一样为他们辩护的人。

2、承认以种族为中心的罪。

弟兄们,你们也要这样行,察验你们自己的生活和教会的历史,看看你们是否在高举全部或部分的白人身份作为加入你们教会的必要条件。将它带到神面前神,就是那信实、公义、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不义的那一位。

我们应该公开地把它交付于神。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就在不知不觉中教导会众:他们不需要把他们的种族主义带到神面前,这使得他们有可能停留在错误中。此外,我们正在教导他们,神并不关心这些事情,或者至少没有提供处理它们的方法。于是便会有样的想法:“种族问题是社会福音的问题!”但福音的大能足以应对这些问题。我们拥有生命和敬虔所需的一切。所以,弟兄们,要公开承认以种族为中心的罪。

3、广泛地建立团契关系并让你的会众看到。

当彼得从外邦人中抽身而退的时候,他就退出了团契的关系。他不想让人看见自己和外邦人一起吃饭。你可以想象他说:“相比犹太人的身份,我更是一名基督徒!”但是如果你去看他的生活,似乎相反的情况才是真实的。

弟兄们,你们有多样化的长老团吗?谁在主日带领服侍并参与在最前面?难道只有看起来具有某种特征的人才会这样吗?即使你的会众不够多元化,你会和那些与你不相像的人建立广泛的团契关系吗?你会去参加少数族裔群体的会议吗?你有和你政见或文化传统不同的亲密朋友吗?你们有各式各样的人担任外请讲员吗?你在讲道中引用了谁的话?如果你只引用白人的话,那你的会众从中学到什么?你是否问过许多黑人,他们在你教会中的经历是什么样的,你相信他们吗?你有没有问过许多亚洲人,他们在你教会中的经历是什么样的,你相信他们吗?

如果你去读使徒行传第6章,便会看到种族冲突。我们可以从使徒们在那里所做的事情中学习如何处理这一问题。

4、他们听到了少数群体的声音。

使徒们没有否认向他们发出的抱怨,也没有要求他们做出证明。他们倾听他们的会众,并且相信他们。

5、其次,他们为少数民族发声

被选中的执事主要是希腊人,他们是被不公平的食物分配刺痛的少数群体。使徒们给了少数群体在谈判桌上的一个席位,即作出决定和处理分歧的权力。使徒们并没有逃避这些问题,也没有因为它们而分心于教导和祷告。他们认识到,传播福音和保持福音带来的团结是一项多民族的集体运动。为何不和你的执事们听一下安泰博的这个演讲并讨论呢?

6、他们想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白人牧师们,请注意到,使徒们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设立执事)。他们不只是问少数群体他们能做些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虽然这样问可以表现得谦卑,但这也是一种逃避用批判性思维面对这些挑战的方式。问“我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可以表现出一种态度,即认为种族和解是一个项目,而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如果基督对你是最重要的,你就不会把解决问题的重担完全放在少数群体的身上。

7、在结束使徒行传第6章之前,我想强调的是,保罗并没有轻视他的犹太文化,也没有忘记它,他的确知道这一点。

牧师弟兄,你有没有花时间去思考身为白人意味着什么?作为多数种族意味着什么?你读过《白种人的觉醒》(White Awake,中文名暂译)这样的书吗?我之所以提出这一点,是因为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种族地位意味着什么,你就不能将它牺牲。我再说一次,如果我们不认为它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我们就不能将自己的这部分归于基督。

弟兄们,我们的会众需要在这些问题上得到教导。保罗对“种族”的理解和我们一样吗?他会不会像我们一样把宗教和种族身份分开?这些问题都需要仔细地研读圣经,它们与我们今天的环境息息相关。

8开始这个建议:和长老一起阅读。

我永远不会忘记狄马可(Mark Dever)曾让我们白人占大多数的长老会成员们一起读《因信仰而分裂(Divided by Faith)》这本书,一边读书,一边讨论、祷告和哀伤。弟兄,如果人们不知道你关心这些事情,那你又怎能期望这些事情是他们关心的呢?如果你不谈论这些事情,你就是在向他们传达“这都不是问题”的态度。

9、最后,为之祷告。

当看到阿利斯特·贝格(Alistair Begg)说道:“撒旦在使虔诚的信徒动摇信念这一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因此祷告是必要的,也是强有力的。”,我心里惊叹不已!他说得对。弟兄们,请一起祷告:

  • 希望神帮助你们看到你们的种族身份所带来的地位,并求祂告诉你们如何为了他人的益处和基督的缘故牺牲这种地位。
  • 希望神会给你们智慧,告诉你们如何向会众证明基督的地位高于肤色。“你们中间若有缺少智慧的,应当求那厚赐与众人、也不斥责人的 神……”
  • 希望神揭露你不知不觉间嵌入自己神学框架内的文化偏好。

弟兄们,我赞美神,因为我们的合一比我们的基因更深。如果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肤色,我也因此最忠诚于我“肉身上的亲族”,那么我们就不能在最深的层面上联合在一起。但是,如果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事(基督)是对所有愿意悔改并相信的人都敞开的,如果分隔的墙被拆毁,那么我们就有机会与彼此和我们的主分享我们最深的忠诚,不管世人怎么说。我们有机会一同认识基督,并在彼此身上看见他。

最后,你有机会审视你自己和你的种族身份,并更好地在生活中践行“与作为一个白人相比,我更是一个基督徒”,表明你是真的如此相信。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