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期刊第二十六期:福音派里的新自由派

Article
2016-03-02

发刊词

翻译:陆骋

 

 

我们广义上把自由派定义为教会内对福音的否认,其危险在于地方教会允许世界的标准充满我们。其发生于我们让这个世界支配我们的信仰和实践之时。或者当我们让世界来对我们的价值观指手画脚:“这些很好很有价值,那些没什么意义”,或者“这才是我们要找的救恩”。一旦我们容让这个世界影响教会的生活与宣教,我们就等于让另一个权威进入神的家,并贬低教会真正的君王基督。

福音派需要问自己的一个问题是,我们对教会的认知方式是否使我们预备妥协?一些人形容这是一个挑战,在孤立与同化之间寻求平衡。所以有人告诉我们说要对慕道友敏感,要有关联,要处境化,但是不要走太远!有人告诉我们要改变教会的治理架构和我们教导的方式,但不用改变教义。问题是,当我们要寻求这个难以捉摸的所谓平衡,而不是寻求对神话语(它会帮助我们避免孤立与同化)完全的忠心时,我们也许已经让这个世界坐在掌管整个会众的宝座上(“不要太强调那个教义了”;“按这个方式做”;“不要对我们教会治理的区别太在意”;“确保要用像某某某这样的音乐人才”)。然而允许文化来决定我们教导的方式和教会的治理架构,而不管我们实践背后的教义,乃是让文化来决定我们的思维,因为神的道和治理塑造我们的思想。终极来说,它让文化来决定会众如何思想神,自己,以及救恩。简言之,可能尝试在孤立与同化之间寻找平衡的问题在于问错了问题。去问对神的话语完全忠心应该是什么样子是更好的问题。很多人认为那些教义上偏离的新兴教会是对基要主义的反应。对一些人来说也许是事实,但是否有可能教义的偏离更多是整个一代成长于教义贫乏的慕道友为中心的教会而产生的后果?

从这个角度而言,福音派应当总是愿意“省察自己”(林后13:5),尤其是我们的优点也同样是我们的要害。我们渴望得着世界的心同样会把我们引向效法世俗。在我们教会里的许多事令人鼓舞,但也有一些事让人灰心。并且为了爱的缘故,我们应该不时省察可能会妥协福音滑向自由派的试探。这也是本期九标志期刊想要达到的目标。

迈克尔·劳伦斯,卡尔·楚门,阿尔伯特·莫勒,以及菲尔·约翰逊解析了自由派是如何产生的,并从学者和牧者的角度提供智慧的建议。纪格睿,迈克尔·奥维,拉塞尔·摩尔,以及我自己指出一些特定的领域,福音派似乎正在如履薄冰的地方(然而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们之间观点的些微不同)。格雷格·威尔斯,迈克尔·霍顿以及达雷尔·哈特从历史中给我们呈现宝贵的功课,鲍比·贾米森提供一些20世纪普世教会合一运动与今日福音派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最后,马克·斯泰尔斯挑战一个他所爱的机构,我敢说,他是怀着爱基督的心,为了建造彼此并为了神圣洁与荣耀的缘故竭力相劝。

亲爱的读者,我们刊出这些内容不是因为杞人忧天或吹毛求疵,而是因为爱你我的教会。如果我们有过界的地方,我们请求你给予耐心并且凭爱心纠正我们。

 

 

目录:

  1. 如何不去哈佛神学院就可以成为一个自由派?
  2. 福音派心智真正的丑闻
  3. 吹着空调的地狱:自由派神学是如何产生的
  4. 新自由派的隐秘进攻
  5. 校园基督徒团契出了什么问题?
  6. 亚他那修会怎么做:伟大的传统够用吗?
  7. 来自未来的预告:英国福音派中的自由派
  8. 社会福音回潮?
  9. 自由派历史中的反思
  10. 到底谁是福音派?
  11. 不只是感受: 情感和委身
  12. 传福音和社会行动: 双行记

 

 

为本期做出翻译贡献的有:高蒙恩,邢凌,张金星,王清彦,梁曙东,余丽君,王悦,韩冰,邱晴晴,刘立君,陆骋,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