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在抑郁中牧养

Article
2018-11-20

原文标题与链接:Pastoring Amid Depression

翻译:咸燕美

 

我记不清那次谈话的所有细节。只记得妻子和我坐在一起。当时天色已晚。我们把公寓的这个角落称之为“隐秘处”。它在餐厅和厨房之间,有足够的空间放下两张扶手椅,中间有张桌子,桌上有盏灯。我们在那个隐秘处待了很久,聊了很多。之所以对这次沟通印象深刻,是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就我的忧郁进行有意义的谈话。

妻子提到,她注意到我在情感上有些脱节。我试图解释,就像你枕着胳膊睡着了,有趣的是它也睡着了。你坐起来,试着用那只胳膊拿一杯水。你看着杯子,看着胳膊,但你想伸出手去的时候,你伸手的意图和胳膊的实际能力中间,脱节了。这就是我在情感生活中的感受。我曾经想要在情感上与人交流接触,但内心的某些东西却在沉睡或是隔绝。有些事情已经变了。

妻子对我的忧郁并不感到惊讶。当时的教会环境非常具有挑战性。有冲突,有疑惑,而且我生平第一次经历了诽谤和谎言,在我关心的人面前失了名声。我已经筋疲力尽。我常常开会到半夜,试图解决非常棘手的关系问题。我对自己失去了很多信心。那时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不知道哪条路向上,哪条路向下。这种情况持续了18个月。

但我开始注意到,我不只是对外界环境感到悲伤或气馁。有些事情不一样了。黑暗进入了我里面。我的痛苦和气馁开始包围我,挤压我。我经历的整个现实(我的家庭、工作、休息、祷告)很难不经过伤心和痛苦的过滤。“肉体所能承受的伤口有限,不能再多,”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说,“但灵魂可能以万种的方式流血,每小时都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1] 换句话说,抑郁可能是由环境触发,但让我失落的不仅仅是令人沮丧的环境。

抑郁是我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我总有能力探寻角落四周;在环境中讲真话,并且信靠神,或者罪恶地信靠自己,来度过难关。但我现在仿佛有了情感上的盲点,除了自己的悲伤,无法看见或感受任何别的东西。我的内在生命似乎拒绝一切鼓励的话语,就像呕出药物的身体。抓住希望于我而言,如同用双手捕捉轻烟。

但越开诚布公谈论这些,我就越多听到其他的牧师和同事们说,在进入牧养事工或在工作中遇到重大冲突或挫折之前,他们从未经历抑郁。我不是一个人。值得注意的是,真理和鼓励话语的效果往往像用咳嗽糖浆来治疗喉癌,而同病之人的存在就如同神的手抚过我的伤口。它扩张了我对现实的眼界。抑郁就像置身于一个令人困惑、漆黑的洞穴中,但他人的同在能见证我的痛苦,就像黑暗中的声音,唤醒一丝希望,或许出路就在某个方向。

我是一个牧师,并且情绪低落。当然,抑郁并不仅仅发生在牧师身上,也不是所有牧师都会经历抑郁。但我也要面对一些特别的挑战,作为一名属灵的领袖和向导,同时也会因为自己那些无法归类的情感生活而感到软弱。如果自己感到无助,怎能帮助别人?我亲身亲历那些情绪好几个月,怎能传讲基督喜乐的果子?羞愧、内疚和恐惧似乎在我身上轮番盘旋。

悲伤并非反常  

这是实话:好的牧师会让自己置身于潜在的批评之中,并且常常处于他人伤痛的范围和影响之内。这样你就不会为此感到惊讶了,即便以前从未经历过,牧师,你可能会经历抑郁。承受各种持续不断来自痛苦、恐惧、批评、苦楚,以及教会(或大或小)过渡的情感重压,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它对你内在生命的影响能够或将要让你大吃一惊。但让你吃惊的同时,你要知道那并非反常。除了牧养工作的重担,忧伤也是一种正常的基督徒经历。“忧伤之路已被踏遍,这是到达天堂的必经之路,主的群羊都必由此经过,”查尔斯·司布真如此说。

我知道在某些圈子里,有人对牧师寻求辅导存有偏见,但这是件好事,即使在那些看起来并非危机的时期。对属灵领袖来说,在任何时候接受辅导并让人给你的内在生命指出方向都是一种健康的模式。

在地方教会寻求帮助。并非每个人都会有所帮助。并非每个人都能理解,但如果有长老的话,请不要害怕对他们坦诚。地方教会可以是(应该是)一个亲切的地方,让人们,甚至是领袖,放下心防。但通常情况下,抑郁的复杂性对于平信徒领袖来说是一个挑战。寻求专业的辅导或许是明智的。

找到语言  

根据我的经验,找到语言和分类来讲述自己的抑郁是通往医治的重要第一步。把问题说出来是有力量的。我指的不是仅仅能用“抑郁”这个词。更重要的是,同病之人所使用的隐喻似乎打开了我对自己内心风暴的理解。临床词汇有助于分类和分析,但隐喻似乎能引起我的共鸣,“就是这样!”

扎克·艾斯怀(Zack Eswine)解释说,隐喻有时候比临床术语更有助于揭示灵魂的奥秘,因为它们不会过度解释,而是留有余地;它们考虑到些微差别;它们需要更深远的思考和探索。[2] 找到一些好书(扎克·艾斯怀的《司布真的哀愁》(Spurgeon’s Sorrow),或是约书亚·沃尔夫·申克(Joshua Wolf Shenk)的《林肯的抑郁》( Lincoln’s Melancholy ))有助于拓展新词汇。但学会在诗篇中找到家园是最好的良药。

我开始意识到,诗篇中充满了来自绝望、悲伤、无望以及困惑的信徒的话语。诗篇给了我曾经以为自己不需要的话语。更深入更令人惊讶的安慰是,这些感动来自神,当我们不知道要说什么时,祂知道。神知道我们有多么绝望,并在那些绝望时刻为我们提供了话语。“在这里,”祂说,“用这些词。它们会有帮助。”是的,当我们像脆弱的树叶那样无言落地时,圣灵为我们叹息,而当我们的灵魂需要表达时,诗篇给我们词汇和语言。“我的心因愁苦而消化。”诗篇119章28节。“我因唉哼而困乏。”诗篇6章6节。“我的生命为愁苦所消耗,我的年岁为叹息所旷废,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败,我的骨头也枯干。”诗篇31章10节。“不容深渊吞灭我。”诗篇69章15节。“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如同无力的人一样。”诗篇88章3节。

当我们试图理解并处理自己的经历时,这些话语可以成为情感的把手。

养成更好的习惯  

我们中太多人睡眠不足,却饮食过量。我们缺少运动却过度工作。这不但会带来健康问题,而且会导致情绪问题。对付抑郁的一些基本武器就是养成健康的习惯。

常守安息日。每周争取一天的休息时间。不要为荒废时光找借口。健康饮食,多做运动。这对你的思想生活会有惊人影响。用诗篇祷告。建立健康的友谊,即使你不得不为此牺牲舒适。牧师对每个人的了解通常流于表面而不深入。从晚餐时间到早餐时间关掉手机。定期从社交媒体上放松一下。这些节奏和习惯并不会治愈你的抑郁,但能提升你的思想和情感生活。

抑郁了几个月之后,乌云消散。我经历了医治。我能告诉你一些奇妙的事情吗?我此刻和朋友、爱人、孩子、教会一起经历的喜乐,在某种程度上是更深层次的。我想自己现在是一名更好的牧师。到处都有同样经历抑郁或悲伤的人说,和我谈话有安全感。这是一个恩赐。你能相信吗?主不但恢复了蝗虫所吞吃掉的,而且赐予更多。赞美主!我不会主动选择去经历那种黑暗,但这黑暗已经转变成恩典,我不会拿任何东西去交换。

[1] 司布真,《口中甘蜜》(Honey in the Mouth ),MTP, 37卷,第485页。

[2] 扎克·艾斯怀,《司布真的哀愁:苦于忧郁症之人的实际盼望》( Spurgeon’s Sorrow: Realistic Hope for Those Who Suffer from Depression),焦点图书(Focus Books),2014年,70-72。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