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成为一名文化斗士的危险试探

Article
2019-10-21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Dangerous Allure of Being a Cultural Warrior

翻译:张云轩

 

成为文化战士的确有些诱人。 我们一头扎进战场中,在社交媒体、在主日学课上、偶然也在职场上。

我们的世代似乎时机成熟,战争一触即发。我们听到打仗和打仗的风声。到处是文化雷区,一脚就能踩上;满地是意识形态地雷的绊线,一不留神就会触发。每天有新的战线为我们开辟。许多思想需要反驳,许多哲学有待驳斥(西2:8)。

然而,我们不仅须明确哪些议题争端值得参与,还须明确参与的方式。牧师尤其有必要清楚这些。他们应向众人示范如何信实忠心地与文化互动。如果我读了你的推特和博客,却看不出你是牧师还是兰博,就有些不对劲了。不过,这同样适用于每一位基督徒。

我善意地假定,很多基督徒拿起文化斗士的剑,和客西马尼园里的彼得有些相似。 当他们的基督教原则遭到攻击,他们会以同样的方式做出回应,拔出武器,砍向对方。我想耶稣会制止他们不计后果的感情用事,像他对彼得做的:“收刀入鞘吧”(约18:11)。

另有一些基督徒则以诅咒式的宣告反对世俗的意识形态,和门徒没有两样:“他的门徒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耶稣也有话对这样的基督徒说:“但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路9:54-55)。

文化斗士会使用圣经,却很少受圣经约束。他们也许会得到明显的果效,却非靠神的能力做成的,因为它不以神的话为基础。 因此,这种与世界互动的方式并不荣耀神。

无论我们是带领教会的牧师,在Facebook上发帖的网友,还是在辖区内巡逻的警务人员,我们都必须揭露黑暗的行为,成为世上的光——让我们的光照在人面前。神分派给我们不同的工作和职权:牧师是一回事,警察是另一回事,依此类推。然而,无论我们是谁,我们都被呼召用世人不理解的思维方式参与我们所处的文化。毕竟,我们有基督的心。我们有基督的灵。我们有活泼的基督之道。这些荣耀的现实应支配我们参与文化的方式。我们不仅必须打该打的仗,而且还必须以一种荣耀神的方式打那些仗。

如何参与文化

那么,我们如何与自己所处的文化交战呢?这里有一些建议可供考虑。希望这些建议能使我们摆脱文化斗士的面貌,引导我们忠于神,显出我们基督的大使那截然不同的身份。

首先,我们必须记住,我们始终代表着另一个国度。

有些事情我一想起,就会鼓励到我。例如这个真理:“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

经常,我受到试探用世俗的方式回应我认为是世俗的问题。然而,我被呼召去生活的国度不在这世界。那支配着我的国民身份也不属这世界。相反,我应当以基督的国度(祂那必要快来的国度)的大使身份行事为人,无论我的全职工作是带人做门徒,还是给人戴手铐做囚徒。

第二,我们凭信心生活和争战。

文化斗士寄希望于改变这个世界,以至于他们竭尽所能企图用强力改变这个世界。 他们似乎相信,能成就更多的是通过争辩而不是祷告。 基督徒作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寄居于世,必然使用这个世界的工具。基督徒父母也教养儿女。基督徒律师也在法庭辩论。基督徒士兵也上前线打仗。然而,他们凭信心行这一切,知道神国的扩展唯靠信心。

毫无疑问,我们的信心应当结出行动的果子,且要质量上乘的果子。有颇具价值的社会事业待我们参与。有好的政府政策要去争取。但是基督徒的善行应该完全被另一个世界来调味。

第三,我们知道真正的争战不在所见之物。

父差遣子,子也差遣了我们。但是他不是差遣我们成为效法世界的斗士,而是成为效法他的传道者(word-bearers):“我们虽然在肉体中行事,却不凭着肉体争战。因为我们争战所用的兵器不是属肉体的,而是有属神的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堡垒。”(林后10:3-4)

我们的军械库在神的王座室,我们的力量来自至高处。我们不是力图要在此时此地达成我们的目标,而是向上锚定于永恒的荣耀。

对于基督徒来说,争战的胜利不在于一项政策被采纳、一位总统被选出、或一条地区性法令被通过。我们所受的行军令乃关乎一个更高的呼唤,由一位更高的军衔发出。我们在这世上的所有努力和事业,我们的每一项个人追求,我们整个的人生轨迹——这一切都必须与我们的王所颁布的号令联系在一起。而这号令唯独在神的圣言启示中寻得。

第四,不要把我们的信息混淆为神的信息

圣经把我们从自主存活的主体,变成了完全为神所用的活祭。唯有把我们要传递的信息和行事方法建立于神的话语,我们才能忠心地参与文化活动。

当人们认为自己的信息就是神的信息时,就会不自觉地转变成文化斗士,因此远离了圣经规范的整个疆域。他们以为他们为之激动的事物,就是为之激动的。他们以为在政治选票上他们的立场,就是唯一的基督教的立场。他们以为他们对社会行动的呼吁,就是唯一该有的对社会行动的呼吁。

人们无视神话语的绝对权威,便力图自己夺取权威的宝座。他们肆意对那些不同意他们的人宣告审判,仿佛他们已经从基督手中夺走了统治的权杖。要让这些人对自己的交流或行为负责几乎不可能,因为他们并不把自己置于圣经的约束之下,以至于我们与他们之间没有对话的共同立足点。

第五,让神的话语决定我们的方法。

当我们参与文化时,神的话必须塑造我们的方法。分享正确的福音是一回事,但我们还必须知道作为神的传令官的恰当举止:“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地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提后2:24)。

我们必须持续用天国的行为准则约束自己,这样的行为无可指摘,也显扬福音。 例如,我们必须以温柔、敬畏的心与人互动。文化战士在推进其议程时没有给温柔和敬畏留下余地。然而,基督要求温柔和尊重乃是分享他所行之事的最佳方式(彼前3:15)。

方法和信息都揭示了我们对基督真正的忠心与委身。我们属于基督,是全然为他而活。在祂的话语中,祂已清晰告诉我们如何为祂而活。

结语

诸多我们日常遭遇和见闻都在力图谋算着要让我们成为地上国度的大使。新闻、我们的社区、尤其是我们使用的社交媒体都费尽心机地招募我们参与他们的事业,且只效忠于他们。

然而在福音中,我们已经成为基督的大使。他的议程就是我们的议程,他就是我们所盼望的那一位。我们的王在天上,他的国是属天的。即使我们活在地上,我们的国民身份也与他一同在天。

我们的文化参与应始终昭示我们真正的盼望。就像我们不属这世界,我们的盼望也不属这世界,也不取决于这世界的接受程度。我们的言语、行动和目标应该反映出我们对另一个国度的盼望的事实:“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立比书3:20-21)。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