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加尔文主义五要点与你教会的主日聚会

Article
2019-03-26

原文标题与链接: The Five Points of Calvinism and Your Church’s Sunday Meeting

翻译:刘成壁

 

冬天的到来意味着我每天下午都会给自己泡一杯热茶。我喜欢茶浓一些。如果茶泡不久的话,你到最后喝的不过就是带颜色的水罢了。

最佳的主日敬拜就像一杯浓茶,充满了高举基督的圣经真理的滋味。

毕竟,教会的集体敬拜既折射也加强我们的神学。一方面,我们在教会主日早上聚会时做的事反映了我们对于核心教义的认信。我们的神学给聚会“调味”,就像我的茶包将水变成茶一样。另一方面,教会的集体敬拜塑造我们作信徒的样式。如果敬拜不符合圣经的教导,我们的信仰就可能变得畸形;而当其符合圣经教导时,它会让我们越来越有基督的形象。继续用茶来打比方(你渴了吗?),我们在教会敬拜中“喝”下的东西对我们的属灵生命或是有益,或是有损。

这样看来,对于我们这些持有改革宗或“加尔文主义”救赎观的人来说,思想我们的集体敬拜是否折射出我们认信的神学是至关重要的。关于恩典的教义可称石破天惊,而它是否充分浸入了我们的敬拜中?

在林瑞峰(Swee Hong Lim)和莱斯特·路得(Lester Ruth)的近著《就是爱耶稣:当代敬拜简史》(Lovin’ On Jesus: A Concise History of Contemporary Worship)中,作者追溯今天福音派敬拜的大部分内容起源于两个运动:1960-70年代的灵恩运动和1980-90年代的教会增长运动。当然,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例外,其发展史及影响需要另文详述。但如果他们是正确的(我是这么认为的),那就意味着我们的敬拜中可能会有一些灵恩派和实用主义的前设。当然,我们可以从其他神学传统中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有意识的改革宗敬拜应该首先体现改革宗的神学。

如果我们自称主张恩典教义,那我们每周的聚会能否证实这一认信呢?让我们依次查考加尔文主义的五个核心观点,看看它们应当如何影响我们的集体敬拜。

全然的堕落

人“倾向邪恶,死在罪及其捆绑中……既不能也不愿归向神”(多特信条III.3;见诗51:5,弗2:1-3)。如果我们认同这一点,那应该在敬拜中将其宣告。当我们帮助信徒认识到我们是从多么堕落的光景中被神拯救时,就是在归荣耀与神。同样地,对于非信徒来说,坦诚相告他们心中的罪,这对他们也有益处。

换句话说,我们在集体敬拜中的主要目标不应该是给人提供大而化之的情感共鸣或给人注入积极的思想,而应该是赞美那位救主,他赦免了我们这些极大地背叛了他的人。

在敬拜中,认罪祷告是一种表明我们堕落状态的有效方法。《威斯敏斯特公共崇拜指南》(1645)敦促牧师每个星期天都作认罪祷告,“好让他的听众心中正确地感受到他们罪的影响,能为此在主面前哀恸,并渴求神通过基督赐下的恩典。”

最近,我教会的一位弟兄在他的认罪祷告中说:“主啊,我们在罪中不光是不能服侍你,更是根本不想服侍你。”和他一起祷告让我感到震惊、谦卑、被定罪,但之后,我的心因神在基督里胜过了我的悖逆而得安慰。

反对者认为,参观教会的非信徒可能会觉得认罪祷告太过负面压抑,从而对信仰失去兴趣,但我不这么认为。首先,即使这个理由成立,圣经也要求我们在敬拜中优先劝勉信徒,而非让参观者感到舒服(见林前 14)。第二,非信徒经常感谢我们在每周聚会中认罪祷告:“终于能在一场教会敬拜中听到其他人承认他们像我一样糟透了。”

其他建议:

无条件的拣选

神定意要“出于他的慈爱”拯救一群不配的人,单纯“按着他主权的美意”(多特信条I.7;见弗1:3-6)。这条教义表明神在与我们的所有交往中都是主动的一方——包括我们对他的敬拜。敬拜是我们献给神的礼物,但神自己是它最终的源头和帮助(以弗所书2:10)。

要思想神充满恩典的主动性,一种方式就是在我们的敬拜中用经文宣召。我们可以用神的话宣召来开始敬拜,以此颂赞主动说话的神。这种简单的做法巧妙地表明,神向我们启示他自己,并呼求我们与他关系和好。

如果我们相信神已经自由地选择通过他的怜悯拯救一群人,那么在我们的敬拜中也需要有实在的赞美祷告。我有一次参加一个自称改革宗的教会敬拜,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它只有一两次敷衍了事的祷告。赞美的祷告有助于我们把颂赞和神学结合起来。它不应该是干枯的,全是套话的机械背诵,而应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对神的属性,完全和行为的宣告——正如我们在许多赞美的诗篇中看到的那样。

其他建议:

  • 在祷告或读经之前或之后有一个安静的时间,这可以帮助信徒思想神的超然的存在。
  • 分析你最常用的诗歌,看看它们主要是专注于陈述性的赞美(“圣哉,圣哉,圣哉,全能大主宰……不能朽,不能见,独一的真神”)还是专注于我们对神的回应(“我敬拜你……我们向你唱诗……我们仰望你“)。两者都是合乎圣经并且重要的,但前者应该是我们的主菜,而后者应该是甜点。如果我们的歌提到我们自己过于神,那么我们就不能称我们的敬拜“以神为中心”。

特定的救赎

特定救赎这一教义的精髓就在于基督是为他所拣选的一群人而死,即为教会而死(弗5:25)。圣父拣选的人,就是圣子拯救的人,同样也是圣灵分赐基督善工的对象。他们是同一群人。

既然如此,改革宗的牧师必须努力抵制福音派敬拜中个人主义的趋势。敬拜仪式不是音乐会,乐迷们在昏暗的空间中与一群品味相似的陌生人一同欣赏音乐。相反,这是一个以圣约为中心的家庭聚会,成员是一群虽千差万别,却彼此熟悉并爱着同一位救主的人。

换句话说,改革宗的敬拜意味着,教会作为耶稣为之而死的新娘在彰显自己,正如其起初所做的。

要强调这一事实,一种方法就是突出圣礼的共同体性质。洗礼不光是个人灵命成长中的一级台阶,圣餐也不是“我和耶稣”的私享时刻。洗礼是一个信徒继承家姓的场合,圣餐是信徒们享用家庭聚餐的时候。如果你的教会有一个教会圣约和/或信仰声明,可以考虑让成员们在准备圣餐时朗读部分或全部,以此作为重申他们对彼此承诺的一种方式。

同样地,改革宗教会也会很好地留心读以弗所书5:19,保罗在其中指示我们,即使在向神谱写旋律时,也要在歌中强调“彼此”。赞美神是我们劝勉肢体的一种方式。我们应该选择那些能让基督徒们作为载体互相鼓励歌曲。我们应该教导说,虽然神是我们赞美的对象,但在另一种意义上,唱诗是每个信徒对整个教会建造的一部分。

其他建议:

  • 在教会敬拜期间保持环境明亮,这有助于克服一种演出或娱乐的心态,并让教会成员能互相看清。
  • 在唱诗歌时,有规律地停止伴奏,使信徒的歌声成为主要的焦点。

不能抗拒的恩典

当神赐予我们新的生命时,圣灵“渗透那人的心底,打开并软化已经关闭而刚硬的心扉,并使那未受割礼的心受割礼”(多特信条III/IV.11)。这是怎么做到的呢?是通过神的话。当神讲话时,他的话语不会落空(赛55:11)。

简而言之,这意味着改革宗的教会敬拜应该被经文充满。我们的工作应专注在公开朗读圣经(提前4:13)和忠实传讲福音上面。上帝自己能改变人心。

有鉴于此,我觉得至少对于我来说,那些强调吸引慕道友,对他们友好的敬拜有一个很讽刺的标志,那就是它们减少解释圣经的时间,将其花在应当是配角的短剧和特别音乐上。让非信徒能够理解我们的敬拜(这是一个好目的,参见林前14:23-25),还是不让他们接触到神的话(这恰恰是神通常吸引人得救恩的方式),这两者截然相反。对于不信的人,我们有比脉脉的温情更好的东西给他们,那就是神用来使死人复活的福音。

在《威斯敏斯特公共敬拜指南》中,一大群17世纪的加尔文主义者(许多被我们视作神学上的英雄)指示教会在每个主日朗读旧约和新约的一整章。这在今天似乎是一个很高的要求,我的教会并没有完全遵循这个指导。但我会认为聆听长段的读经,特别是饱含感情的朗读,是一种容易后天习得的品味。里根·邓肯(Ligon Duncan)曾说过,“让公开朗读神的话语成为一件大事。“请带着对神用他的话来改变人心的期待这样做,你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人们会听得非常认真。

其他建议:

  • 将释经式讲道放在首要位置。常向人们解释经文如何指向基督。
  • 经常把诗篇唱出来,因为音乐作为神的恩赐可以帮助我们记住神有能力的话语。

圣徒永蒙保守

我的朋友马修·韦斯特霍尔姆(Matthew Westerholm)认为许多牧师和敬拜领袖把教会敬拜的主要功能看作是为了帮助基督徒“过好下一周”,这是非常短视的。我们必须拉远焦距:敬拜是在预备天路客们面对永恒。

圣徒永蒙保守的教义提供了来自圣经的保障,那就是没有人会把我们从基督的手中夺去(约10:28)。他会保守他拣选的人不失脚(犹1:24)。另外,我们的加尔文主义先辈们明白,神使用不同方法来保守我们:“神用听道、读经、默想其中的道,并借着劝勉、警告与应许,以及圣礼的运用,在我们里面保守、继续并完成此工(恩典之工)”(多特信条V.14)。

因此,我们应该致力于让我们的主日敬拜帮助基督徒坚忍到底。敬拜就是通过教会聚会中的元素来进行的门徒训练,我们用以神为中心的人生观装备彼此,这对于我们这些与世界、肉体和魔鬼争战的在世上寄居者的生存是必需的。

具体说来,这意味着我们的敬拜应该面对苦难的事实。可以时不时唱小调的诗歌。牧师可以作哀恸的祷告,它不仅适合祷告各样的需要(提前1:1,彼前5:7),也表明真正的、忠心的基督徒可以经历痛苦。

人们所真正需要的远远超过75分钟的情绪炒作。他们需要与掌主权的神相遇,他的力量足以引导他们穿过死荫的幽谷。

其他建议:

  • 唱的诗歌和阅读的经文应该帮助信徒期待新天新地。
  • 不仅将圣餐看作是对基督的纪念,也看作是对那将来羔羊婚筵的期待。
  • 使用表达哀恸的祷告、经文和诗歌,表明我们对这破碎世界的哀恸和对基督公义统治的渴望。

结论

最后,牧师们,不要灰心。我们一直在讨论的真相提醒我们,神最终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敬拜完全浸润在改革宗神学的香气中而认同我们的努力或使其富有成效。尽管我们有错误,不完美和软弱,他仍能荣耀自己的名。这就是我们可以放心地策划安排主日敬拜的原因。是的,我们应该努力作忠心的仆人,但我们也清楚知道神会成全他的美意。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