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你的要点是什么?帮助更清晰讲道的五个建议

Article
2017-12-19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s Your Point? 5 Suggestions for Clearer Sermons

翻译:陆骋

 

也要为我们祷告,求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能以传讲基督的奥秘(我为此被捆锁),叫我按着所该说的话将这奥秘发明出来。(西4:3-4

对于保罗而言,当他谈到自己传讲神的道的方式,或者雄辩家在演讲中成为“风格”的东西时,好像清楚明白是很优先的事。而不管他是否要让歌罗西书这两节经文成为规范我们讲道的宣告,其中仍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

而这也是我要学习的。的确,“清晰性”是我在自己的讲道中挣扎最多的事情之一。但是这似乎也是许多讲道人觉得最有挑战性的事情之一。要做到清晰很难。有许多原因。而讲道的清晰性所依赖的一个关键点在于一个要点或者命题的表达。当然,释经式讲道从技术层面上讲不必总是命题式的。但是释经总是要企图锁定以及指明经文段落的要点。

这是你在每周预备讲道时努力去做的吗?或者你的讲道往往漫无目的?

有关“清晰性”实践方面的担忧

由于没有陈明主旨或要点,随之而来的是讲道清晰性的严重缺乏。所谓的“新布道法”,许多讲道人所采用的叙事性讲道的显著成功,讲道人渴望创新,希望将悬念揉进讲道的尝试,仅仅为了娱乐听众的不纯正动机,日渐普遍的对会众的忽视,或者其它因素,以上种种也许都影响讲道人传讲没有要点的讲道。讲道人很容易就陷入讲动人的故事、强调经文里面的情感以及一些次要内容的美好。无论原因为何,我们中的一些人似乎倾向于在讲道中绕过主旨的陈述,无论是演绎式还是归纳式。讲道常常失去思想的一致性,没有单个的难忘的要点。遗憾的是,我们的会众常常听完讲道后没有记住任何要点,而这是他们本来可以学到的。

在以读者回应为主解读文本的后现代以及坚定致力于自我实现的这个时代,无可厚非,人们认为讲道应该是从讲道者的脑海里跳出来的一连窜想法的汇聚,其中包括从经文里得出的三四个观察,可能一两个离题的分享,一些依稀相关的应用,两个好听的故事或者引用,也许以一个对开场引言例证的呼应作为结束,然后会众只是挑选一些他们喜欢听的内容离去。

很多讲道人觉得,仅仅确立单个论题并且从经文中为此辩护,这会让人觉得这样的讲道太粗浅、太刻板,甚至可能太律法主义了。所以,我们尝试避免告诉人们自己认为的经文的主旨。我们在避免让自己的讲章由几部分的论证组成。我们避免讲章聚焦于单个重点的强调,因为我们害怕我们可能误解了经文,而这是表明自己不知道所有事情。或者更糟,我们害怕自己的讲道会让人觉得太过于说教

尽管避免刻板的讲道的确是有一些价值(因为我们的会众毫无疑问会遇到无聊的周复一周同样的讲道结构),但是这种随便的、没有要点的讲道法可能反过来会伤害会众。我们有时太忙(或者太懒惰)以至于没有找到单个的要点,或者尝试用一些巧妙安排将它隐藏在讲章中,或者在讲章中没有陈明一个清晰的结构,导致我们那些疲累、繁忙、心烦意乱的会众几乎总是错失经文的要点。或者,更有可能发生的是,他们会仅仅觉得我们的讲道一开始就没有主旨。

清晰性:一致与要点

以合乎逻辑的论证作为开始并达致单个的命题,这样的清晰性是古代修辞学的关键特征。罗伯特·刘易斯·达比(Robert Lewis Dabney)在他19世纪晚期的《分别为圣的修辞学》课程中也强调了这个前提,这个课程提供有关古代雄辩术与讲道之间关联的深思。重要的是,达比有关讲道的七个基本条件中的两个聚焦于形成单个要点的想法。

首先,在小心避免简化主义的同时,达比认为讲章的一致性(他论述的第二个条件)源于讲章所有不同部分的组合,并带给听者一个整体的印象。同样,讲道者必须“拥有一个主要的论述主题,作为他坚持始终的最高参照标准”,并且他必须提出“针对听者灵魂的特定画面,从而使得讲章的每个部分都朝向这个主题”。

而这第二个要求-“特定画面”似乎在达比的第六个条件“要点”中被拓展。“为了达致这个目的,讲道人首先必须有一个具有实践性和重要性的主要的真理,而这个真理被讲道人清楚地理解,并且应用到他所要激发的会众身上。而整个论述必须被如此安排,使得命题凸显。”达比推定,没有要点的讲道要么没有真理的价值在其中,要么这些真理“没有向听者凸显出来使得他们能够理解”。

那又怎样?给你五个找到清晰性的建议

如果你也同样挣扎于清晰性,你可以在你预备讲章时考虑以下几个实际的方面:

1. 明确要点。

释经讲道不仅仅是对经文的注解,而是对经文里所蕴含的真理的传递。基于这一点,在你的讲章中明确一个清楚、简短的主旨句是很有价值的(当然,这个主旨是从经文本身的主旨得出),然后在讲道的某个时刻明确地表达出来。正如布莱恩·柴培尔(Bryan Chapell)在他那本《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的书中清楚写到的:“听道的人在努力透过神学图景来发现牧者讲道的线索时,会很快因为追踪各种概念与轶事而厌烦。”

2. 表明要点如何根植于经文。

好的解经和神学思考会帮助你了解经文清楚的重点。如果你在这方面努力,它会让你得到讲道的主旨。但是你必须在经文中清楚指明这一点。当然,你想让你的会众对你有信心,但是更重要的是,你要让他们对你从神的话语传讲出来的真理有信心。你不需要成为古鲁(印度教法师)或者释经魔法师。最好的讲道就是会众觉得你只不过在陈明经文所讲述的,然后让经文里的真理影响他们的心思意念。

3. 约束你自己:为了清晰而删减。

不要害怕自由地修改你的草稿。在你的主题中实现清晰的最快方法之一就是删掉一切稿子里不支持主题的内容。如果你花了大量工作解经,这对你来说并不容易。你在过去的一周学到很多经文里的内容,而且在次要主题上也预备了很有说服力的内容。然而,如果你已经把讲道聚焦于一个主旨,那么不要让其它内容使会众困惑或者分心,无论这些内容看上去显得多么有启发。

4. 约束你自己:为了简洁而删减。

不要让你的会众进入解经的寻宝游戏。将会众引向讲道的段落,当他们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圣经时享受那个时刻,这样的本能是好的。但是更多并不总是更好的。我们圣经不同版本的刊印者提供给我们数千节经文索引。你的会众不必查考所有这些。不要让太多相关的经文与实际支持你论证的经文混淆。如果存在关键经文,当然要指明出来。但是很有可能一篇讲道里只有一段或许两段经文是如此。当引用更多经文时,你就很可能进入圣经神学的范畴(这当然有帮助),但是也很可能会淡化掉讲道经文的要点。

5. 约束你自己:为了简短而删减。

传讲更短的经文。大多数讲道人不是能够讲50分钟的人。甚至更少的人能讲一个小时道。我可能从没见过你,但是我相当有信心说(从数据统计的角度而言),你平时的讲道比理想的情况要时间更长。即使我错了,我仍然有信心说你平时的讲道时间比你会众期待的还要长。要让会众成长到能够享受一个很长的、有条理的论述,那需要花上时间、策略以及难以置信的自我操练才能达成。如果你的会众并非如此,并且要花上很多年(要数十年)在这方面成长,那么先考虑缩短你的讲章。至少理想情况下,缩短你讲道的长度会迫使你写出更清晰、简洁明了的主旨句。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