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教会纪律为何出错——如何避免

Article
2018-07-31

原文标题与链接:Why Church Discipline Goes Awry—And How to Avoid It

翻译:梁曙东

 

教会应努力预防教会纪律遭滥用,我们应快快采取行动反对滥权。我写文章和演讲论到这话题时提到的大多数教会,它们的问题是在教会纪律方面自满和松懈。但有一些教会处理教会纪律时太过严厉。

滥用教会纪律的教会的特征和原因

根据实际发生的情况,我近年听到的大多数(或全部?)教会纪律处理不好的情形,都发生在非会众制教会,在这样的教会,长老有自由把他们的意志强加在会众身上。我肯定会众制教会在这一领域也曾失败。但纯粹的事实是,在一家会众制教会,一群长老或牧师在召开大型会众会议之前,必须开小型的长老会议,绞尽脑汁问自己:“我们该怎样向教会解释这问题?”这件事本身就可能会让他们在决策时遵循中道。这让他们放慢脚步。一群好意但疲倦的长老,可能会在星期四晚上十点钟的会议上被一种糟糕的想法劫持,但星期天的会众会议可以成为有用的制约,让长老审视现实。

根据我的观察,大型教会可能会对教会纪律采取错误的做法,极大的教会规模促使他们不得不依靠规定的流程,而不是针对个人进行教牧关怀。人会使用整齐划一的流程,以及精准的行为规范来满足人数太多产生的需要。花心思把一个案子当作独一无二的情形来处理,这就变得艰难。然而,就像有智慧的父母把每一个孩子当作个体对待,同样有智慧地践行教会纪律,这要把每一个成员当成个体看待。我根据个人经验可以说,管教和训练我的孩子,这是缓慢、效率低的工作,要消耗很多时间。管教和训练与我们一道作教会成员的人也是如此。

滥用教会纪律,似乎在这样的教会和教会领袖中更常见,他们对神学和应用方面的张力感到不安,而我相信在一个堕落世界上,这样的张力无可避免。我在其他文章中曾说过,一种基要派的心态喜欢把事情当作非黑即白来看待。它采用某种原则,使之成为终极原则,而不是用与之相反的另一原则调和这一原则。例如,在不说闲话和直面责备某人之前听取外来意见之间存在着张力。

基要派错误的一种糟糕例子,发生在强调男性作头和父母权柄概念的教会。这些是合乎圣经的原则,对此我完全认同。然而让我非常生气的就是,我听到在一些教会,长老以顺服作头的名义,纵容或至少无视丈夫严苛对待妻子,过分要求妻子的投诉。他们让一条原则变得太占据主导地位,以至于不受其他圣经原则的提醒。

总体来说,一间教会的带领人偏心待人,惩罚不认同他们的人,发脾气,使用沉默对付人,总要有最后发言权,不可能出错,强调外在保持一致,事情无论大小一贯当作教条加以处理,即使有、也极少承认自己出错,很难授权给其他人,只是让他们最亲密的朋友或家人担任职务,通常需要掌控,你应谨慎是否加入这样的教会。你可能会想到更多亮起红灯的情况。你甚至会在自己身上看到一些这样的事。对于我自己而言,我很喜欢有最终发言权。这对我使用权柄来说并不是一个好迹象。我最好还是信任那人的权柄,他愿意让其他人有最后发言权,较少关注面子,或强迫要有某种结果。讲到这一点……

通常来说,滥用权柄的根源在于骄傲。但我认为,换一种说法,就是滥用权柄和教会纪律的根源在于“惧怕人”。一个惧怕神,胜过惧怕任何其他事情的人,不太可能虐待神的子民。但一个惧怕人的人太看重面子,他/她需要掌控事情的表面。

在家庭、国家或教会中最像暴君一样统治的人,是没有安全感,惧怕人的人。请不要把我放在一位生活在恐惧之中的领袖之下,由他带领。

会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的人或教会,是远远不大可能滥用权柄和教会纪律。那总是企图“加增”的人和教会是更有可能滥用权柄。

也许新约圣经当中描写最生动、最恶劣的灵性虐待形式,除了那些误导羊群的假师傅以外,就是法利赛人和律法师的律法主义宗教了。他们把神没有加给人的律例强加在人身上,他们为自己得利的缘故定其他人的罪。他们辖制其他人,好使自己可以得尊荣。最终他们愿意为了保持掌控,连神祂自己都杀害。

培养正确的文化

避免严酷实行教会纪律、虐待的教会文化,最好的办法就是努力培养一种福音文化。

我曾有机会与一间教会的一些长老交谈,他们带着敬虔的心处理一个非常复杂的教会纪律案子,但处理得很糟糕。媒体把这故事挖了出来,一些写文章的人,包括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控告这家教会滥用权柄。事实上,我了解这家教会和它的领袖,这是一家以福音为中心并且健康的教会。这些弟兄们在一个复杂的情形里犯了一个错误,他们为这错误快快道歉,并且改变了做法。

好的教会会犯错误,就像好的父母和好的总裁会犯错误一样。请列出圣经当中一位出名领袖是没有犯错误的——亚伯拉罕?摩西?大卫?所罗门?耶稣明白这一点。并且祂在赋予这些教会发挥中保的权柄时知道这一点。就连我们最好的领袖也会犯错误,这事实帮助我们把最终的盼望放在基督身上,祂是唯一不犯错误的领袖。

因此让我们先假定,教会会犯错误,甚至有罪的错误。问题是,哪种环境能最好中和这些错误带来的有害影响,就像白天电视广告推销的一种纸巾,能吸收溅出来的葡萄汁?哪种环境能最好预防出错?答案必然就是:一种福音环境。刚才提到的那家教会的弟兄能快快道歉,改变做法,这是因为他们认识福音,靠福音而活。他们不需要捍卫形象,不需要为生活或决策模式辩护。他们在基督里称义,这让他们得自由,能快快道歉。

讽刺的是,我认为教会的领袖犯错误,为错误道歉,要比教会领袖似乎从来不犯错误、从不道歉的教会更健康。

这是我在为人父母时学到的教训。假设你看到两位父母:一位维持极好的外表,因此从来看不到自己需要请求饶恕,另一位犯罪,既得罪了儿女,也得罪了其他人,但快快请求饶恕,在福音中透明生活。哪一位父母更好?哪一位父母要更好牧养他/她的孩子走福音的道路?

在我刚刚作父亲的前几年,我更像第一种父母。我通常保持很好的外表,我发现我的良心向我提示要抱歉时,很难对我自己的几个女儿道歉,承认错误。毕竟,我要为她们树立好榜样,让她们效法我。我不想承认弱点,破坏我在她们眼中的形象。有时候,很悲剧的就是,她们说她们以为我从来不会犯罪。我在教导她们一门何等反福音的功课!哦,姑娘们,要是你们知道你们爸爸心里的骄傲和自私就好了。

教会和教会领袖也必须学习在福音中过透明的生活,这意味着我们彼此认罪,以神赐下的恩典大大欢喜。这些基督国度大使馆的见证,并不取决于我们道德完全。一幢住满了法利赛人的建筑物有多么吸引人?相反,我们的普世见证取决于在残留的罪当中,我们的福音之爱和饶恕。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

像基督爱我们一样彼此相爱,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带着怜悯和饶恕的心相爱。当然要这样做,就意味着彼此认罪,好使我们能得赦免。你应这样在福音中透明生活。这种在一起的集体生活让世人看到我们是基督的门徒。

那么请留意,教会要驱逐哪些人出教会:他们把法利赛人赶出教会。法利赛人从来不承认他们的罪是罪,因此从来不为罪悔改。当然,我用法利赛人这词有一点点太过广义,可能超过你习惯的想法。你可能认为我们在福音书看到的法利赛人是“完全”遵守律法的人。我在这里说的是,他们是与拒绝放弃自己的罪的所谓浪子罪人是同一类的人。这两种人既不虚心,也不愿认罪。两种人说到底都是自我称义。换言之,这两种人都是律法主义者。成功的律法主义者和失败的律法主义者都是律法主义者,都是“法利赛人”。有智慧地施行教会纪律,这不是别的,正是一种抗击教会中法利赛人精神的策略。法利赛人不仅拒绝看自己眼中的梁木,还拒绝其他人指出刺来。

讽刺的是,回避一切教会纪律的人可能是所有法利赛人当中最严重的,因他们无法想象自己是自欺,或需要纠正:“你怎么敢指出我眼中的刺!”但是,虚心、温柔和爱福音的人既承认他们的梁木,也欢迎其他人指出刺来。

不要责备亵慢人,恐怕他恨你;要责备智慧人,他必爱你。(箴9:8)

你喜欢生活在哪一种家庭或教会——在一个人人都“完全”的地方?还是在当中人承认自己的罪,靠基督代替的义而活?如果你喜爱后者,你是否采取主动,不是纠正其他人,而是承认你的罪?如果你没有这样做,是否有可能就是那更有可能滥用教会纪律的人?

进一步说,明白认罪是纠正的必要先决条件,而不能接受纠正的人,很有可能也不知道如何认罪。

*****

编辑按:本文节选自约拿单李曼(Jonathan Leeman)所著《认识教会纪律》一书(B&H教会基本系列)。蒙允许使用。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