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onathan Leeman
(约拿单·李曼)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道学硕士),现在是华盛顿郊区切弗利浸信会的长老,同时也是九标志事工的总编辑。李曼是威尔士大学的神学博士,著有多本著作,例如《教会成员制》、《教会纪律》等。
向不同的听众讲道
Jonathan Leeman
|
2020-12-28
当我在准备讲道或圣经学习课程时,我会尝试三种对位思考。我同时向基督徒和非信徒讲道。我同时向自满和有缺乏的人讲道。我同时向律法主义者和享乐主义者讲道。这些类别中的每一个人都需要不同的挑战。自满的人需要听神的警告,而有缺乏的人需要听神的应许。律法主义者需要了解恩典,而享乐主义者需要受到诫命的挑战。当然,困难之处在于,当你挑战其中的一方时,又要注意不致绊倒另一方。
讲道应该多长?
Jonathan Leeman
|
2020-12-16
有的人可以坐着看两个小时的电影,三个小时的橄榄球比赛。为什么不教导他们听至少一个小时的神的话语呢?六十分钟的讲道充满了扎实的释经和应用,人们像期待高中的课堂一样期待六十分钟的讲道。我敢说,那样人们会更加明白圣经以及如何活出神的话语。人们会因此变得更加成熟吗?当然。
互补主义:审判时刻(第二部分)
Jonathan Leeman
|
2020-11-04
我认为不能简单地说,狭义互补主义者的负担一般都是平等的挑战,而广义互补主义者的一般会是权威和差异的挑战。此外,不幸的是,这些独特的负担如何在某种程度上与美国当今更广泛的政治分歧相一致。左派或许更热衷于平等的挑战,而右派可能更热衷于传统的权威形式挑战。
九标志问答38:如何牧养每个教会成员?如何使用“教区模式”牧养成员?马太福音18章中的“教会”是什么意思?
Jonathan Leeman
|
2020-08-07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大型教会的长老如何确保每个成员都能够得到理解与关注?我们想把教会里的家庭和个人划分成组,然后分配给指定的长老。你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在马太福音18章中,耶稣所说的“就告诉教会”是什么意思?本期九标志问答由二欣志愿翻译。
不可或缺:女性及教会使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6-16
除了长老之外,女性在新约事工中的职位描述(门徒,见证者,祭司,同工)似乎乍看起来和男性的差不多。在支持教会和长老的工作上,核心责任看起来是相同的。但是当男性和女性开始进入具体事工时,他们所做的事情就能看出不一样,这就像男人和女人唱同一首歌时声音会不同。毕竟,人类的创造历史还在继续,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社会里,在这里神把我们设计成不一样的人。不仅如此,在涉及一些女性特有的事务时,比起弟兄来说,姊妹们更容易发挥作用。
九标志问答37:会众制在中国可行吗?为扩堂辩护;通知被惩戒的人;支持离开教会的寡妇
Jonathan Leeman
|
2020-06-09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四个问题:会众制在中国可行吗?为扩堂辩护;通知被惩戒的人;支持离开教会的寡妇。本期九标志问答由同铭弟兄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36:提名长老带来分裂怎么办?九标志不全面;一个艰难的牧养处境
Jonathan Leeman
|
2020-06-04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三个问题:提名长老带来分裂怎么办?九标志还不够全面;一个艰难的牧养处境。本期九标志问答由郁果姊妹志愿翻译。
(美国)教会何时应拒绝政府关于聚会的指导并走向公民抗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5-27
如果政府继续说我们不能聚会,那我们作为教会,什么时候不得不实行公民抗命、坚持聚会?
九标志问答35:成员放弃信仰怎么办?如何在植堂教会中设立长老?成员面谈相关问题
Jonathan Leeman
|
2020-03-30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是否应当惩戒将否认信仰的成员?在新植堂,需要多久才能选立长老?在成员面谈时应该问哪些问题?当遇到有人离过婚这类的情况该怎样处理?本期九标志问答是由Shelley Xue志愿翻译。
九标志问答34: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牧养那些一直参加聚会但不愿加入教会成员的人;帮助教会厘清一些过去的错误
Jonathan Leeman
|
2020-01-15
在本篇问答中,约拿单·李曼回答了这些问题: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他还是合格的牧师吗?你如何牧养一对很享受参与聚会但却拒绝加入教会成员的夫妻?我怎样辅导一个10年前曾被我们伤害,并且从此再没有回到教会的成员?本期九标志问答是由黄颖舒姊妹志愿翻译。
查看更多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