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可以差派女性做宣教士吗?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可以差派女性做宣教士吗?

Article
2020-09-04

1812年2月5日,马塞诸塞州黑弗里尔的一间教会里,坐着五名热切的未来的宣教士。他们听了乔纳森·艾伦的委任讲道,讲道激情澎湃。他们是羽翼尚未丰满的美国对外宣教委员会(当时只成立两年)差派的最早的五名美国宣教士。

但是当天,最让人惊讶的是,五名新委任的宣教士中有两名女性:安局森(Ann Judson)和哈丽特·阿特伍德(Harriet Atwood)。而艾伦的讲道清楚说明,这些女性不是仅仅被视为陪同其丈夫的“行李”,而是在印度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中期待开展的宣教中,将发挥其个人重要贡献的人。

艾伦在讲道中有一长时间段,直接对这些年轻女士说:

我亲爱的孩子们,教导那些妇女将是你们的责任,你们的丈夫很难或者无法接触这些女性。去接触她们,竭尽所能,开通她们的心窍,带领她们明白真理……教导她们意识到她们并不是次一等的受造物;而是与男人同等。教导她们,她们拥有不朽的灵魂;所以丈夫死时,她们不需要陪葬。去带领她们走出自己封闭的世界,进到圣徒的聚会中。教导她们接受基督为她们的救主,享受做神孩子的特权。

女性可以被差做宣教士吗?从北美新教宣教早期开始,答案始终是坚决的、不容置疑的“可以”。并且也不只是作为宣教士的妻子。早期,很多人的确顾虑是否差派未婚姐妹,但是到19世纪中期也已开始差派未婚女士。那么现在,问题主要不是在于“是否可以”,而是“如何”差派。

女性宣教士如何为全球宣教做出贡献?

第一,以严肃的、有价值的方式。

使徒保罗在这一点上给了很有帮助的例子。保罗清楚教导在地方教会中男性带领的优先性(提前2:12),也表明这一真理并不抹杀女性在教会侍奉中提供重要的服侍。我们可以在很多人忽略的一段经文中找到最佳例证,就是在保罗的神学巨著,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中。在罗马书16:1我们读到:“我对你们举荐我们的姊妹非比,她是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请你们为主接待她,合乎圣徒的体统。她在何事上要你们帮助,你们就帮助她,因她素来帮助许多人,也帮助了我。

很多人认同这一举荐的意思是明确的。使徒保罗几乎确定地将把他的信送到罗马圣徒手中这一艰巨的任务交托给了一位值得信赖、也受爱戴的姐妹非比。保罗对非比的举荐也确定了她宣教的真实性——在保罗期待亲自去罗马之前,非比已经从哥林多跋涉1100公里去了罗马。

保罗继续指示罗马的信徒要提供任何需要的支持来帮助她,就像他们会帮助保罗或是任何其他宣教士一样。在全球宣教的伟大侍奉中,女性可以被委任重要的任务吗?使徒保罗似乎明确认为可以,今日我们在其写给罗马人的书信中读到这一明智抉择的证据。

第二,基于个人恩赐、愿望和处境而有所不同

然而,像非比这样的女性,或是安局森这样有意识委身宣教的女性,她们的榜样也会使我们困惑。当然,差到宣教事工中的单身女性需要个人的愿望,投身到一项具体的福音工作中。一些已婚的女性,如安局森,丈夫的宣教侍奉热情就是她的。然而,若是我们作结论说每个随同丈夫到海外的妻子必须愿意以同样的方式成为宣教士,我认为我们可能落入严重的错误中。

为了说明这点,让我举个更接近我们个人经验的例子。希望你意识到每间地方教会牧师的妻子不必实际是教会同工中的一员。牧师的妻子必须是教会同工的一员其实并不是合乎圣经的期待。一些牧师的妻子会希望并且有能力在教会中进行积极的、公共的侍奉。她们会带领其他女性;她们会教导、门训、辅导和组织。

其他的牧师妻子因其性格、喜好或是生命所处阶段,会更少参与在这些事情上,她们可能更加关注家庭责任。确实,牧师的妻子需要做忠心的妻子和教会成员。但就是这些了。圣经中并没有“师母”一职。我们若是把在圣经中任何一处都找不到的、不正当的重担强加在她们身上,就是在破坏圣经,也是伤害这些女性。牧师的妻子能够通过各样各样的方式服侍,协助丈夫的事工;特别是没人要求正式、明确的角色。

但是,假设我们差派这位牧师做“宣教士”。一下子,我们就倾向于将各样圣经之外的期待加在他妻子身上。我甚至知道一些宣教差传机构,它们认为自己是“互补主义者”,但是却说,一位男性宣教士的妻子必须同其丈夫拥有相同的宣教“呼召”。我甚至听到一些机构说,即使假设她没有结婚,女性也必须致力于成为机构的目标群体中的宣教士。

这不仅仅客观上显得愚蠢,也极其错误地理解了丈夫带领妻子的意思。的确,宣教士的妻子应该尽可能开开心心地、自愿地跟随丈夫到他前往的海外生活。询问丈夫或妻子是否胜任在外国环境中扎根,无可厚非。但这绝不是坚持每个宣教士妻子必须拥有同丈夫一样的侍奉呼召。有些人像安局森那样,愿意在偏向外围的宣教职责中服侍,而有的人则不然。

所以,是的,女性——包括宣教士的妻子,有权做正式的、积极的宣教士,但并不是非得如此。

第三,无论在哪,圣经教导所鼓励的有关地方教会的,都可以做。

一直以来,以圣经为指导的基督徒基本上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在其所在的地方教会中,女性在宣教中可以做任何圣经鼓励她们去做的事情。

但是这其中的问题主要在于人们开始怀疑,在一个人踏入“宣教禾场”时,赋予地方教会的、合乎圣经的命令和智慧是否随之消失。这一理念并不仅限于女性对宣教的贡献这一问题。这是当今世界福音派宣教的主要失败之一。几乎在宣教工作的每个领域,一些人本意是好的,却认为由于他们的福音工作远离家乡,也在一个不同的文化中,那么圣经的明确教导是可以(甚至应该)被忽视——就好像从纽约飞到新德里时,就长老、成员制度、地方教会、耐心教导、性别差异等的圣经教导都消失了。

再次,这不局限于关于女性的问题。圣经对教会、福音机构这些组织的教导中,几乎在每个方面都有人弃绝圣经的教导,而在自己的地方却视之为权威。他们出于处境化的名义弃绝某些教导,或说是紧急情况、例外状况。这种原则的不合逻辑是相当明显的(我希望大家能看到),但是却并不能除掉其影响。

新的教会当下需要领袖时,这种情况下,一些人认为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提前5:22)这一命令在他们的处境中并不真得适用。又比如,一个地方的福音拓展机会显得很多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进行事工的命令若是导致工作缓慢,就并不真得需要遵守。所以,在男性领袖缺乏或是被动的情况下,持这种思考方式的人可能引诱大家忽视“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提前2:12)这一命令。但是每当处境化、紧急情况或是任何其它事项成为王,神的话就会自然沦为仆人。

但是,仍有基督徒认为宣教工作是迫切的,机会是极大的,女性宣教士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不过,在每个地方、每个群体、每个语言环境中,他们也一直都视神的话为权威。我希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我盼望你也是。我们愿意带着喜乐和盼望,致力于在任何事情上都顺服神的话,即使这样的顺服看起来阻挡我们想要立即可见的结果的欲望。

所以,女性可以做宣教士吗?是的,当然可以。但是,圣经关于教会生活中的性别差异的教导也是肯定的。这两者并不相左。注意这点绝不会扼杀女性在宣教中能够扮演的角色。此外,无论我们身在何方,这也会大大帮助我们不允许新的处境破坏圣经的普遍权威。


译:王悦;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Can Women Be Sent Out as Missiona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