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大戏将至: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

Article
2015-05-31

原文标题与链接:Coming Soon to a Planet Near You: Lausanne III

翻译:叶珊珊

编者按:原文发表于2010年2月,是对于第三届洛桑会议的展望。如今那一届大会已尘埃落定。当我们再回首这届大会的主题及期许时,透过这篇文章,也提供给每位读者更多思考的角度。

 

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将于2010年南非西南部港市开普敦举办。

洛桑会议起初是出自葛培理牧师的创意,并于1974年瑞士洛桑举办了第一届世界福音宣教大会。全球150国家,近2700名基督徒领袖参与了此次会议,其中半数以上来自第三世界,且大部分是于1950年至1960年间刚刚从欧洲殖民势力中脱离并取得政治独立的国家。他们聚集思考在各自文化处境中“什么是福音”以及“对福音的宣告”。在这次重大集会中大家思想碰撞出的结晶就是“洛桑信约”(Lausanne Covenant),由约翰·斯托得带头起草并拟定。自此,洛桑信约就成了传福音策略与全球范围内思考福音化的基础参考文件。

1989年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了第二届世界福音宣教大会,来自170个国家约计3000多名基督徒领袖出席了大会,与会人数超过了同年1989年联合国代表大会。会议达成的主要文件又是经由约翰·斯托得带头起草拟定并且公布的“马尼拉宣言”(Manila Manifesto)。但这份宣言并非是此次大会的主要成就。事实上,第二届世界福音宣教大会本身虽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有诸多遗憾失望之处。太多的欢腾庆祝,甚少严肃严谨地探讨各样当今议题,至终留下这挥之不去的问题:此种国际大会的重点到底是什么?我们紧接着或许可以问,我们为什么还要在2010年举办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

为什么还要再次举办世界福音宣教大会?

当然,最显而易见的答案即:2010年是自1910年来,在苏格兰爱丁堡举办的宣教联盟大会的百年纪念诞辰年。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百年诞辰都值得庆贺,这个百年诞辰又有什么特殊之处,使得它可以成为举办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的理由?

爱丁堡真正的继承者

毋庸置疑,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将对外宣称:举办大会的原因单单是为了庆祝自1910年来苏格兰爱丁堡宣教联盟大会的百年纪念诞辰。19世纪英国,这著名的爱丁堡宣教联盟大会至终以一系列冗长的宣教会议结束,这一系列会议的目的旨在劝诫、勉励、激励人们对宣教事业重燃兴趣。然而,1910年的那场宣教大会与之相比有些许不同,赴会者们的神学立场背景混合相杂;鉴于之前的大会都不了了之,爱丁堡宣教联盟开启了一个长期的进程,透过持续的委身,国际宣教理事会成立了,并且于1961年加入了世界基督教协进会。

近20世纪中叶,在世界基督教协会中,人们传福音的热情逐渐消失殆尽,导致了福音派的边缘化不断加剧。在1968年瑞典乌普萨拉与会期间,世界基督教协会甚至宣称将停止对西方世界的宣教。对于2010年南非开普敦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一个笃信无疑的事实是——这将是一个庆祝爱丁堡宣教联盟百年诞辰的大会,但与此同时,此次大会也将再次宣告福音真理,且重申1910年爱丁堡联盟真正的继承者不是世界基督教协会WCC,而是那些福音派兄弟教会与代表洛桑信约的组织。

并肩思考面对挑战

“思考将面对的挑战”并不是福音大会的主要议题,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无论是教会内面临的异端挑战,抑或是外在的逼迫问题,由于这些对基督徒信仰的挑战使得如此规模的会议(或者说像这种大公的议会)几乎总会在教会生活中兴起。从这层面来看,在1960年中期由罗马天主教教会召开的梵蒂冈第二届会议是非比寻常的,因为它的召开并非由于那些内在或外在的因素挑战,梵蒂冈第二届会议的目的旨在以下几方面更新罗马天主教,即教会立场、教义以及圣餐仪式等方面。相比之下,召开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的理由大抵是间于上述两者之间,即梵蒂冈第二届会议与任何早期大公议会(这些大公议会的召开是为了就具体且严肃的教会生活等议题展开论述)。

也许唯有直等到开普敦的议会召开,等到那些出席会议的人们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领袖的声音,不然,人们永远都无法充分认识到:那些福音派教会所面临各种问题的严峻程度以及面对传讲福音的巨大挑战。所以,在大会召开之后,首要的事情乃是要使基督徒们心意更新而变化,意识到在各方面基督徒都会面临哪些挑战以及在哪些机会中他们可以不住地传讲基督。更重要的是,像这样的会议给了基督徒领袖们难得的机会,使得他们可以面对面一同思考现今教会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对大多数福音派基督徒领袖们而言,可以就基督教真理的各样问题与其他基督徒们头脑风暴,并且一同探索思考如何更好地在当今世代传福音,这种全球性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阅读关于敌基督的政府逼迫基督徒阻挡传福音是一回事;但当真的亲身亲临在那些受逼迫的基督徒身边时,又是完全另外一回事,我曾经就坐在这样两位牧师之间,他们一位是因为传讲福音而被单独拘禁数年的埃塞俄比亚牧师,另外一位是每篇讲章都被德国秘密警察所监控录制且时刻面对各样威胁与身体恐吓的东德牧师。在这样的境况中,这些牧师与我在同一个研讨会中思考福音,他们实实在在地为着基督的缘故受苦了,他们是最谦逊、不装腔作势、不出风头的人,他们给我留下了我永远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正是出于这样的境遇,我们获得了新的视角并重新被激励,是他们鞭策了我们重新思考并发展出新额策略使得这些思想得以实施。

在全球化处境中的变化

对比开普敦会议与洛桑会议和马尼拉会议,一个毋庸置疑的区别就是不断改变的基督教世界格局。继第一届大会四十年后,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即将召开。在1974年与2010年的间隔之年中,全球性基督教的整体局面将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基督教已经逐渐从西方世界中淡出,且在南半球和部分亚洲国家迅速扩大。由西方国家主导的福音派地位已不复存在,新的时代将要来临,我们也看到了那些除西方以外的其他国家,他们强有力的属灵领袖正在兴起。还有最后一点需要考虑的就是,非洲主教们开始反对道德的衰落,而这是极其宝贵的,一些英国国教与圣公会教会在近些年中对此不断地支持。

然而讽刺的是,西方国家仍旧拥有大量宝贵的资源——组织架构、财政金融、教育体系——唯独没有了耶稣。所以也许开普敦会议会帮助我们重新燃起一系列全球性合作关系。事实上,那些在西方世界以外的国家要竭力被扶持且繁荣兴旺,而对我们这些在西方体系中的人们必须学会谦卑扶持,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更难的。而这也许是第三届洛桑世界福音宣教大会所能带给我们最大的收获。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