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传道人受挫时的盼望

Article
2017-12-06

原文标题与链接:Hope for the Melancholy Preacher

翻译:张晶

 

乔曾经以为他会是个更好的传道人。你是否也曾有过这种想法?

当然,我不是说乔很自命不凡。当他想到开始服侍时需要做的一系列事情,他觉得讲道会是其中最容易的,毕竟从一开始正是讲道吸引他要去服侍。他喜欢研经、参加各种团体组织以及与人打交道。他慢跑时会听提摩太·凯勒和约翰·派博的讲道。在他的床头柜上,还摆放着司布真和怀特菲尔德的传记。

刚从神学院毕业时,乔意识到圣经辅导对他来说会是个挑战,而行政性岗位又需要相应的培训,他也知道自己对如何有效的营销知之甚少,而管理受薪职员和志愿者的工作也不是容易上手的。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好,那就是用生动的方式来诠释圣经。

乔觉得这是好事,毕竟基于圣经的讲道才是一间教会的生命力所在。他相信如果可以保证讲道做得好, 即使别的事工都失败了,也是值得的,而这正是乔在付出的代价。他每周花20个小时准备讲道,无暇顾及太多别的事工的需求。

所有这些期待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重担,以致于乔每次讲道时都得背负着它。乔觉得他必须让自己的讲道像全垒打一样完美,以弥补别的事工上的不足。然而他的讲道很少给人全垒打的感觉。

乔还有更多的重担。在教牧关怀的过程中,他意识到自己现在所面临的环境与在神学院班级里第一次讲道时所面临的完全不同。他现在不再是纸上谈兵,而是要对着教会里这些真实的人、真实的生命来讲道。这些人是他所熟悉的、所爱的、也是他迫切想帮助的。他深知他们想从他的讲道中获得更多如何应对逆境的教导,他们需要更多地去信靠耶稣是真实的,他们还有许多迫在眉睫的需要,比如如何处理婚姻中的棘手问题。乔正是因为太了解这些会众的具体处境和需要了,以致于他无法想象自己怎样才能在仅仅一篇讲道中满足他们的需要。不过乔已经在竭尽他所能了。每周准备讲道时他都会背起这些重担,每次踏上讲台时他也把它们扛在肩上。

听上去是不是很熟悉?

这些描述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你的经历,你的经历就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我的经历。 不得不承认,我曾经就是乔。每周一次的讲道是我们一直以来所背负的巨大重担,它不仅是情绪上的、知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这个重担一部分源自我们受造物的本性,一部分源自我们内心滋养的偶像工厂。它有其复杂性,同时也会对我们的事工带来致命的打击。

我们要从哪里获得继续前进的动力呢?我们如何才能学会接受这样的事实——没有一篇讲道可以达到圣经文本本身的深度,没有一篇讲道可以完全满足人们的需要,也没有一篇讲道可以与我们理想的自我形象一致?如果你知道自己的讲道永远无法做到足够好,那要怎么定义成功的讲道呢?

跟随施洗约翰找到自由

不久前,我在讲道方面经历过一段低谷期。当时我正在准备一系列关于约翰福音的讲道。福音书作者描述施洗约翰事工的方式带给我一个全新的视角,让我茅塞顿开,于是从那时起我就努力朝这个新视角所呈现的方向迈进。约翰福音中有三处提到了施洗约翰的事工,每一处都包含着一个重要信息,对我们充满信心、自由和喜乐地讲道会有帮助。

1. “我不是基督”(约1:19-28)。

当祭司和利未人从耶路撒冷下来仔细察看施洗约翰的事工时,我们听到了施洗约翰第一次开口说话。约翰福音的作者并没有在施洗约翰的个人风格和受欢迎程度上花费过多的笔墨,不过对照别的福音书作者的描述,我们不难想象这些犹太人领袖期待在施洗约翰身上找到什么。

他们前来询问施洗约翰的第一句话,说白了就是在问他,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呢?他们肯定早已耳闻施洗约翰那放荡不羁的着装、诡异的饮食和稀奇古怪的宣告。他们很可能以为施洗约翰是个自负得满脑子都想着自己的家伙,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施洗约翰的回答只是简单地表明他所不是的:“我不是基督”(1:20)。

施洗约翰这么回答并非为了自我保护或是转移注意力。这不是欧比旺[1],不是星球大战里人们寻求用来摆脱绝境的机器人。施洗约翰不久之后就要殉道了。他这样回应祭司和利未人,是因为他不想过多地谈论自己。他清楚也喜欢这样一个事实——他并不重要。他不是解决问题的出路。他也不是那一位英雄。他不能拯救任何人。他并不是人们所寻找的那位救世主。施洗约翰不仅接受这个事实,更是欣然拥抱它。

当我们传道人欣然拥抱这个事实后,我们就获得了极大的自由。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讲道永远无法满足人们真正的需要。感谢神我不是基督。

当然,我们需要在筹备讲道的过程中记念并担人们的重担。我们也不可避免会带着这些重担走上讲台。然而救拔人们脱离这些重担的工作并不是由我们来完成。只有基督可以做成这个工作,这也正是他来到世上所做的。

这周当你走上讲台即将开始讲道时,也许可以试试这个祷告:

感谢你父神,你已经给了他们,也给了我,一位比我自己要好得多的救赎主。感谢你耶稣,你救赎的工作已经完成。感谢你圣灵,你知道如何让救赎的大能在我们身上运行。

2. “他必兴旺,我必衰微。(约3:22-30)。

施洗约翰再一次讲话是在犹太乡村的某个地方,那里有许多的水。耶稣和他的门徒在那里施洗,约翰也在临近的地方做同样的事情。约翰的门徒带着出于人意的担忧来见他,拉开了这轮对话的序幕。他们担心耶稣的事工会抢了约翰的风头。他们暗示说,在约翰提到耶稣之前,耶稣可是一点名气都没有,但是看看现在发生了什么。他们夸张的用词正表明了他们内心的窘迫:“众人都往他那里去了”(3:26)。

施洗约翰的回答强有力地澄清了我们讲道的目标。这和之前提到的我们不是任何人的基督这一事实一脉相承。我们的工作是要帮助人们遇见那一位救赎他们的耶稣,以至于可以走出各样困境。

施洗约翰对他的门徒所说的比喻在今时今日依旧掷地有声。约翰把耶稣比作新郎,把跟随耶稣的人比作新妇,把自己比作新郎的朋友。“娶新妇的就是新郎”,约翰这样说道。新郎的朋友并不会嫉妒新郎,他只是做引导的工作,并不想为自己找一个新妇。他所盼望的是撮合新郎和新妇,并且当他完成这一工作时他就 “甚喜乐”(3:29)。

从某个角度来看,施洗约翰的事工,也就是他一生的工作,是失败了。几个月之后,他的头会被砍下来放在一个盘子上。他自然可以从一些迹象中预见这一点。不过约翰并没有绝望,他反而说道:“我这喜乐满足了”(3:29)。约翰在面对阴暗甚至死亡时也带着喜乐,因为他整个事工和人生的目标都专注在一点上,而这一点也最终实现了:“他必兴旺,我必衰微”(3:30)。

对讲道事工来说,这真是个释放人心的宣言,不是吗?曾有一段时间,我把施洗约翰说的这段话记在便利贴上,贴在我写讲道稿的办公室电脑上,贴在我讲道受挫的地方,也贴在我尝试美化自己的地方。传道人让讲道有创意、有洞见、生动并吸引人这本身是好的。然而归根结底,针对讲道我们需要问一个主要的问题,这个问题是评估讲道是否有果效的关键,即会众是否可以从我们的讲道中看到耶稣的荣美?

主啊,帮助我来信靠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所宣告的耶稣。我唯一的荣耀就是他的荣耀,这是他分享给我的一个礼物,因为我与他合一。

3. “约翰指着这人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约10:40-42)。

约翰福音最后一处提到施洗约翰是在第10章。那时他已经被处死,耶稣来到施洗约翰曾多次开展事工的地方。很多曾经听过约翰讲道的人现在亲眼见到了耶稣。于是他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约翰一件神迹没有行过,但约翰指着这人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10:41)。

这句话作为墓志铭还不错吧?它对你是否适用?

让我们想象一下人们用这句话来描述乔,那位郁郁不得志的传道人:

“我听过很多传道人讲得比乔更加动听,还有些讲得更加风趣幽默、发人深省和令人印象深刻。乔一件神迹没有行过,但他指着耶稣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我们亲自见证了。”

弟兄们,这是我们所渴望的墓志铭。靠着神的恩典,只要我们对他的话语忠心,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可以实现的。让我们除去各样的惧怕、不安和失望,竭力追求这个目标吧。

天父,当我讲道时,求你用真理引导我,保护我远离各样的谬误。向这些会众呈现耶稣的真实性,让他们看到他的荣美。

[1] 欧比旺:《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中的人物,是一个绝地武士,为银河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