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赞美低预算、非专业的圣乐事工

Article
2017-08-30

原文标题与链接:In Praise of Low-Budget, Non-Professional Music Ministries

翻译:韩冰

 

 

教导、庆祝、哀恸、同情、鼓励、灌输、分享、喜乐、赞美、讲授、奇妙、谦卑、祷告、指导、保护、解释、支持、表达、展示、宣扬、提醒、记录、隆重举行、合作、见证、纪念。

上面这些,是上帝借着音乐在基督徒日常生活中所做的一部分。许多牧师认为这项事工不是太重要。而马丁•路德不这样看。这位伟大的德国牧师曾说,“我不喜欢鄙视音乐的人,因为音乐是神的礼物。音乐驱走魔鬼,让人喜乐;音乐使他们忘记所有的愤怒、邪淫、傲慢等等。音乐仅次于神学。我把音乐放在最崇高的位置并给它最大的尊荣。”

圣经中的音乐

通过音乐,神给了我们何等美妙的一个礼物!旧约圣经里充满了音乐的记载:从利未人到大卫王。在新约中,最后的晚餐以唱诗作为结束;得救的人要同来齐唱纪念我们从今生到永生的转变。很显然,新约教导我们要唱诗作乐。(弗5:19;西3:16;雅5:13)。

这不是一项累人的任务,而是一个极大的祝福。我们受邀同唱得救之人与上主的歌,在今世展现来世的景象。

爱德华•西斯克斯是一位19世纪的纽约浸信会牧师。他曾写道:

唱诗应当是全会众的;这是说,人们应该唱诗——所有的会众都应该唱诗赞美神。

唱诗是会众的敬拜方式。圣歌、颂歌、清唱剧更适合于主教座堂和殿宇,即使这些都很美丽庄严,它们却很少在基督徒会众中使用。它们能叫会众生出崇拜感,但会众却没办法在其中投入地敬拜。福音和基督教会的大能要求的是会众合唱,会众不该只是当一个激动的听众,而是应当投入到唱诗中,表达他们的敬虔之情。(浸信会名录,纽约,1859,50页)

那么为何对一些地方教会的牧者和领袖来说,音乐好像没这些作用?是不是因为我们过多地被文化形式束缚,从而无法带来益处?还是其他文化或是过去的时代有更加简单的方法,能让会众在音乐中更欢悦?我们的教会能提供一种像演唱会一般的娱乐吗?

自我省察

让我们自我省察一下。这些词是好是坏?(把它们与你们教会的圣乐事工联系起来)严肃的、丰富的、专业的、会众的、卓越的。在我自己的经验中,我们会众合唱的诗歌对我,还有其他会众有深远的影响。当我听见会众合唱,甚至我跟他们一起合唱时,我都感觉像圣诞怪杰在奇妙的圣诞那天激动的心情。这就是当我听见会众唱《不能朽不能见独一的真神》和《罪债还毕》的感受。

我发现,在这个时代,我们教会的圣乐事工有些不寻常。看看其中的不寻常之处或许对我们有帮助。

作为一个会众整体,主日我们一般唱15首圣诗(大概是早晨敬拜9首,晚上的祷告会6首)。我们会唱所有小节,如果有一段很好,我们会再清唱一遍那一段。有时来拜访我们教会的人会感到惊讶,怎么这个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下的教会,唱赞美诗竟用这么少的伴奏(通常是一架钢琴和一把吉他)。更不可思议的是,大家竟然享受其中!

教会中有一名成员是我很好的朋友(即使他的年龄只有我的一半)叫丹尼尔•贝拉米(Daniel Bellamy),四年前主动给我发了一封让我意想不到的邮件。

他在邮件中提到,音乐总是能服事到他,

当我审视我的祷告时,我总有种感觉,好像我的祷告连天花板都传达不到,我心烦意乱。我有这么多罪,我的祷告又如此微小,此刻何等漫长。我可以用希伯来书4:14-16来提醒我自己,基督是那位大祭司。但是安慰到我的,是我哼唱:

在高天真神宝座前,

我有坚固美善倚靠。

那名为爱的大祭司,

他活到永远代我求!

当看到赞美诗以这样的方式服事了他的灵魂,我不禁想到,丹尼尔所感所想也正是使徒行传里的那个夜晚,保罗在监狱里歌唱时的所感所想,同样也是我们中许多人所经历过的。我们教会的圣乐事工既宽广又深远,而且美妙。

又宽广又深远又美妙……也许又昂贵?

每年我们在圣乐事工上投入数千美元。让我说明一下,我们的年度预算通常是350万美元,我们花费数千美元来协助会众通过音乐彼此服事。此外,为了这项事工,我们的一位牧师助理还要花时间排版和印刷要用的主日手册(这是我们必须做的),我还得精心安排具体的服事,挑选赞美诗,每周二下午同工们要确定下来周末的具体服事。可能还有一些我暂时没想到的其他间接支出。

我们还直接在教会的圣乐事工中投入了数千美元。

我们的诗歌不限于一本赞美诗集,所以我们会有额外支出去购买CCLI许可(今年花了452美元),这使得我们能使用许多没有公开版权的赞美诗。

我们每年又在钢琴调音和活页乐谱上花费了1350美元左右。

我们还有两千美元的预算花在音响和录音设备的购买和维修上。

最后,我们还会花每月300美元让一个信徒去协调吉他手、钢琴手和乐队主唱来帮助我们。所以,一个有950名成员,350万美元预算的教会,今年在音乐事工上支出了7400美元(再说一下,这里不包括我和我的同工们在每季度和每周计划上花费的时间)。所以,我们花了年度预算的0.2%在音乐事工上。会众的赞美歌声也许是我们聚会中最优秀的部分。至少访客在门口是这样跟我说的。

这笔钱对于世界上正在遭受逼迫的弟兄姊妹来说,或许太多了,他们要是和我们一样放声唱诗,都会被逮捕。但对于美国的一些大教会,这笔钱又是微乎其微。但为了让我们的音乐事工能够专注在真道、可唱的诗歌(许多类型的)和会众的声音上,我们尽量让诗歌简单、易于传唱。从我们教会植出去的教会和被复兴的教会(最近二十年在特区直接或间接的与我们相关的有七家)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使用这些音乐。

并非最好或是唯一的途径

做牧师这么多年来,我相信——事实上我知道——有些成员离开CHBC去找了一间有他们喜欢的音乐的教会。这很好。事实上,我很感恩上帝给每个教会的恩赐不同。有些教会有更具活力的伴奏,不一样的乐器,甚至他们所选的赞美诗集,有现代歌也有古典歌,与我们不一样。

我并不是说我们教会这种方式的圣乐事工是唯一的或是最好的途径。我要说的是音乐的质量,尤其是唱诗的质量不是取决于你的预算。其实,缺少伴奏反而需要会众音量提得更大,唱的更好一点。如果我们的合唱显得很卓越,不是因为我们注重方法,而是因为音乐本身的卓越性。

业余一点的音乐事工可以:

  • 省下资金,让我们把钱花在其它地方;
  • 节省很多人的时间,让这些时间也被更好地利用在其它地方;
  • 防止一种标榜肉体情欲、嫉妒和属世的亚文化在教会滋生;
  • 高举会众的唱诗(可以减少任何娱乐的倾向);
  • 对许多人能有砥砺奋进的作用;

总的来说:牧师是诗歌的选择者,全体会众就是彼此的唱诗班。人们在这上面所花时间甚少,但是由此孕育在教会中的文化却是无价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