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只要一勺威伯福斯

Article
2019-10-24

原文标题于链接:Just A Spoonful Of Wilberforce

翻译:申佳可

 

你还记得伦敦最受欢迎的保姆所说的话:“只要一勺糖”吗?这是来自英国人的好建议:吃药,并保持吃适量的甜食。

但很显然,我们并没有采纳这些建议,至少没有采纳“节制我们吃甜食的量”这部分。现在英国人平均每天吃15勺糖,而美国人平均每天吃掉19勺。过去,我曾试图彻底戒掉对糖的依赖,结果却屈服于吉百利巧克力。我的三个年幼的孩子更糟糕,他们痴迷于单糖,这让我发现自己经常想起玛丽·波平斯(Mary Poppins)的歌词,歌词的重点是:只给我一勺就够了!

生活中很多事情都是如此:一件事做一点是好的,但做太多就不那么好了。

想想许多基督徒谈论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和基督教政治激进主义的方式。在基督教圈子里,当涉及到社会政治参与的时候,和对糖的态度一样,存在两种极端的立场:让人上瘾的世俗放纵,或者真正爱自己身体的真信徒们所坚定的信念——“不要碰那些东西”。

病态的欲望?

有些人似乎十分迷恋于政治影响的美妙感,以至于他们的教会也吸纳了当时占主导地位的政治哲学。从我在英国的角度来看,我想到了开尔文·霍尔兹沃思牧师(Rev. Kelvin Holdsworth),他最近鼓励英国教会通过祷告未来的最高领袖(乔治小王子)是同性恋来吸引同性恋群体。

同样,前自由民主党领袖、自称福音派信徒的蒂姆·法伦(Tim Farron)最终屈服于自己的政治渴望,并表示:我不认为同性性行为是一种罪恶。因此,法伦保住了他的选区,为他的政党赢得了更多的选票。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几天后他就辞职了。他说,当前的政治气候使他不可能同时成为一名政治领袖和一个虔诚的基督徒。

无糖的教会?

另一方面,一些爱惜自己身体(地方教会的身体)的基督徒,则回避了所有公民生活的参与。在这里,我们很容易想到美国的阿米什人和英国的弟兄会,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信徒不应该担任政治职务。

这种想法在福音派教会中得到了更微妙的体现:忽视政治上的棘手问题,未能装备信徒使他们参与在公共领域的活动,给人留下印象,似乎所有成年基督徒都将去担任全职基督教牧师。

威伯福斯的美好见证

要走一条忠实的中间道路是很困难的。因此,我承认我以前倾向于更安全的无糖的(避免参与)政治生活。

然而,最近一位教会成员向我推荐了一本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的励志传记。几周后,我在当地政府工作的父亲告诉我,他也在读这本美妙的传记,且爱不释手。但我被这本700页的大部头吓住了,拒绝了他们要借给我这本书的提议。

但这两次谈话激起了我的兴趣。我开始研读这位废除奴隶贸易制度的基督教政治家的著作,我爱上了他那坚持不懈的祷告:但愿我能成为阻止这种邪恶行径的工具。我还发现,威伯福斯在其他无数的社会改革中也发挥了影响,包括那改善了我沃斯利家族的祖先在兰开夏纺织厂生活境况的立法。我越去品读威伯福斯,他的忠心就越显得美妙,也让我越来越想看到基督徒装备自己以应对日益艰难的法律、教育和政治事业。然而,对威伯福斯的这种日益增长的钦佩之情使我发现,在一些基督徒和福音机构中,有一种倾向是放弃旧的适度原则——只给我一勺就好。当我们把威伯福斯不仅视作一个模范的基督教政治家,并且视作每个基督徒应做之事以及每个基督徒在公共领域应该期待之事的典范时,基本的基督教就变成了把基督教生活应用到文化中,并且把我们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反对自由派的伦理和保守派的不公正上。我们教导学生,如果他们足够地相信并努力学习,他们也能改变世界。这就像太过推崇威伯福斯的道德传奇。这让我想知道,我们中的一些人是否对美妙的社会改革者上瘾到了危险的地步?这真的是耶稣要我们所有人做的吗?

三个迹象表明你过于热衷社会政治

虽然我们没有时间对这种狼吞虎咽式地消化威伯福斯的所有潜在优缺点进行分析,也没有时间分析一个人到底应该吃掉多少勺,但我想强调我在今天观察到的三种危险迹象:

1. 不尊重神赋予的制度

是主耶稣掌管着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和唐宁街10号的每一平方英寸吗?是的。耶稣的话是否强调了特朗普总统和首相特雷莎·梅应该会在一系列问题上改变立场?当然。但他们的失败是否会终止我们对他们的尊重呢?不。圣经是清楚的。基督徒必须服从民间政府,因为是神建立了它。它的领袖是应该被放在祷告中并被服从的。

无论我们对当前的政治气候多么失望,我们都不要嘲笑神赋予的权柄。事实上,今天的基督徒无论是在公开的法庭上还是在私人的电脑屏幕后,都是周围最甜美(和最咸)的人(太5:13-16)。他们是最有能力传达基督的统治和再临之荣耀震撼人。当今时代的权威没有未来,但是它们现存的意义却有一席之地。

2. 相较于地方教会,更期待公共领域改变文化

我不知道威伯福斯在克拉彭的圣三一学院是如何参与演出的,不管他是演奏贝斯还是在迎宾队。但显然,他醒着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处理社会问题。考虑到他的职业性质,我不认为这是有罪的,我也很不愿意开始定量地谈论基督徒应该如何度过他们的时间。

然而,当信徒们开始关心他们世俗的地方政府机构,而不是他们永恒的地方教会机构时,我就会担心他们因此更关心的是如何成为一个文化战士,而不是一个教会成员。基督徒对基督统治最具说服力的政治见证在他们的地方教会。因为正是在这里,非基督徒能够看到并听到基督的爱与正义。

此外,当耶稣的大使命与文化变革相关联(当使门徒通过福音的宣告和洗礼进入地方教会的呼召,被错误地等同于从事世俗职业的基督徒向所有的受造物传播福音的文化时),许多充满活力的年轻信徒动摇了他们在地方教会的委身。

3. 期待当下的政治胜利

电影《奇异恩典》以国会给予威伯福斯长时间的起立鼓掌结束。随着演职员表的滚动,在威斯敏斯特教堂外(他埋葬的地方)的风笛游行证实了我们已经知道的事情:威伯福斯赢了。我们要为这甜美的胜利赞美神。我希望并祷告,随着更多的人(尤其是立法者)转变信仰,我们将看到社会公正的增加。

然而,基督徒不应该想当然认为世俗胜利一定会发生。的确,正如我刚刚传讲的传道书,我深信我们在日光之下会有许多不义的事(传5:8)。

此外,我们必须记住,基督的十字架还没有普遍地消除所有堕落的影响。基督当然开创了另一个公平正义的城邦,但是我们,作为天堂的前哨站,仍然生活在一个痛苦的世界里。基督徒应该期待看到基督的教会这一美妙国度的成长(可4:30-31),并可能直到最后呈指数增长的痛苦。但是,我们没有任何明确的理由期待政治领域会逐渐受到教会的影响。我们的政治影响力将会起起落落,作为每一个时代的基督徒,我们都被呼召忠心地持守。也许我们会看到威伯福斯甜美的果实;也许我们会看到烧在坡旅甲(Polycarp)身上的刺耳火焰。

寻找平衡

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事实证明,你可以拥有很多的好东西。比如糖,比如威廉·威伯福斯的道德传奇。所以讲一些成功的基督教社会倡导者的故事,绝对可以。但是你也可以讲述那些“不成功者”的故事,并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不成功的英雄通过他们的忠心讨神的喜悦。

想想希伯来书11章中的英雄。这些英雄也曾寻求“制伏了敌国,行了公义,得了应许”(来11:33)。但是在这条路上,他们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被刀杀(36节)。他们怎么能做到呢?因为他们的心立定在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来11:16)虽然他们未得着所应许的,但他们知道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来11:39-40)。

在这里为他们所做的美事赞美神。但他们所作美事并不是因为对现在存有盼望,而是盼望于那尚未来到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