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女性在教会里必须沉默吗?(哥林多前书14:34)

Article
2020-04-22

  多年来,对哥林多前书14:34-35的诠释一直备受争议。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这段文字给现代平权主义情感带来的冲突。保罗写道,

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因为不准她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她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中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译者注:“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在英文圣经及和合本修订本中,是第33节后半段,和合本中放进第34节。)

这段经文要怎么解释呢?保罗真的说女性在敬拜中必须保持沉默吗?多年来有些人就是这样解读的,但我认为这是对经文的误读。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它会和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5中的表述产生一种无法调和的矛盾,那段经文指出,女人在教会中“祷告和讲道(编者注:prophesying,也作“说预言”)”。保罗并没有斥责她们在教会中祷告和说预言。相反,他告诉她们怎样以正确的方式去做——允许她们发言,但同时尊重男性领导职分。

女性在聚会中说预言符合使徒保罗说的新约属灵恩赐的特征,就是约珥书2章中所预言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徒2:17)。谁将要说预言?儿子女儿。

因此,如果把34节完全当成是在所有敬拜事奉中对女性发言的绝对禁令,那你采用的解释就使得14章和11章互相矛盾。而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神不能背乎自己。

上述矛盾导致一些译者提出,14章34到35节并非保罗所写。他们认为必定是有抄写员在保罗之后出现,把这些经文塞进保罗的信里。此观点的唯一问题是,我们拥有的每一份哥林多前书的希腊手稿都包含了这些经文。有些手稿中,这些经文出现在40节之后。但这并不能证明34和35节不是保罗的原意。这只是证明一些抄写员想要保持保罗论述讲道的连续性,因此把这两节挪到了最后。他们这样做是不对,但如果我们把它们从文本中完全剔除,就比他们做得更糟。

是的,这些经文就是保罗的原意。那是否意味着与11章有矛盾?像海斯(Richard Hays)这样的释经家认为,11章和14章之间的确存在明显矛盾。海斯写道,

关于女性公共领导权的议题,有充分的神学理由来坚持说,我们应当遵循保罗关于基督徒敬拜的观点,为了建立会众,圣灵的恩赐是赐给教会的所有成员,男女都一样。个别试图让女性沉默的新约经文(如林前14:34-35,及提前2:11-15)不应凌驾于这个观点。[1]

海斯不仅假定圣经本身存在矛盾,而且认为要由读者来决定哪些经文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对海斯来说,哥林多前书11章的平权主义,显然比哥林多前书14章34到35节中女性的从属地位更加可取。因此,他接受前者,将后者当作一个错误而拒绝。

毫无疑问,海斯的方法的确破坏了圣经的启示和权威性,必须为严谨的基督徒所拒绝。他的方法也未能在上下文中解读这些经文。保罗命令女性在特定情形下保持沉默——判断预言的时候。记住保罗刚刚在29节和32节说的:

至于作先知讲道的,只好两三个人,或是三个人,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

先知不仅要说预言,还要判断其他人的预言是否真实。为什么?因为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一位先知必须顺服于其他先知们的判断。

但这就给领导权原则带来了一个潜在问题。如果丈夫说预言,他妻子也是先知,会怎么样呢?在判断预言的时候,这位丈夫需要顺服于他的妻子吗?夫妻们在集体敬拜中是否要暂且搁置男性领导职分?保罗对此的回答显然是否定的

保罗不希望在集体敬拜中发生任何事,来破坏他在哥林多前书11:2-16中小心规劝他们遵守的领导权原则。因此,他告诫女性在这种情况下要避免判断预言。他并没有要求女性保持绝对的沉默。事实上,他已经表明她们实际上在祷告和说预言。然而他的确命令她们在判断预言的时候保持沉默。而女性这样做是出于对男性领导职分的尊重。

注意,34节的解释表明领导权的确是个问题:“妇女……总要顺服……”这里的“顺服”在希腊文中和32节的“顺服”用的是同一个字。一个女人不能在顺服她丈夫的同时,期待他顺服于她对他预言的判断。为了避免这种冲突,保罗说,尽管女性可以说预言,她们却不能参与对预言的判断。[2] 这种情况下,判断预言等同于教导,而这是保罗在提摩太前书2:12中绝对禁止的。

保罗接着教导说:

她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中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如果一个女人对某个预言有疑问,那么她应把所有的讨论都留到和丈夫的私下谈话中。她不应在敬拜事奉中质疑或反对。为什么?因为她以任何可能会颠覆男性领导职分的方式“说话”都是可耻的。这里“可耻的”一词另外只有在哥林多前书11:6中出现过一次,保罗在那里再一次提到对男性领导职分的潜在破坏。

再说一次,保罗并非完全反对女性发言。他承认她们在会中大声祷告大声说预言(林前11:5)。他只是不希望她们在会中判断预言,因为那将破坏领导权原则。

如果这个解释是正确的,那我们自己的会众敬拜时,至少应留意两个含义。

首先,如果我们阻止保罗明确允许的事情,就越过了圣经的例子——他允许女性在敬拜事奉中祷告,分享神的启示。我恰好是一个圣灵恩赐终止论者(cessationist),也就是说,我不相信在今天的基督教会中还有说预言的经历。尽管如此,通过圣经,神的启示在我们的敬拜事奉中仍然很重要。今天,大声诵读圣经中神的启示,在功能上相当于在保罗时代预言神的启示。基于圣经来说,让女性在神子民的聚会中读经和祷告完全符合保罗的教导。这两件事都可以用一种尊重领导权原则的方式来进行(参看林前11:2-16)。这在地方教会中有很多应用方式。在我自己的教会,就意味着我们每周的祷告会和特别事奉(复活节圣诞节)中有姊妹祷告及读经。但正式的每周崇拜中,这些事奉由教会里的弟兄来主导和带领。

其次,在集体敬拜中让女性教导或行使权威会破坏领导权。在保罗的术语中,“教导”包括解释和应用一个已经赐下的启示。判断预言将包括评估和纠正,这就相当于教导的功能。这就是保罗为何不希望女性在聚会中判断预言的原因。这么做相当于允许她们教导和行使权威——而这是他在提摩太前书2:12中明确禁止的:“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

保罗还有最后一项值得注意的:

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的吗?岂是单临到你们吗?

记住,保罗的命令一开始就是呼吁“在众教会中”(34节)应当怎样行事。为什么这是一个相关的考虑呢?神的话语不是任何一个教会所独有的领域。神的话语不是从哥林多来的,也不是单单临到那里。神的话在众教会中广泛传开。哥林多人需要注意神的圣灵如何在所有的教会中运行作工。如果所有的教会都从圣灵听到一件事,而哥林多教会却在做另一件事,这就很好说明了哥林多教会是局外人,而非其他教会。别人都在留意男性领导职分。哥林多人也当如此。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1:16中所写的,“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

保罗想要强调的是,他关于男性领导职分的教导不是只适用于一部分人,而不适用于另一部分人。绝非如此,这是神创造计划的一部分,也是每个教会必须遵循的模式。36节证实,神的话语并不是哥林多教会所独有的。神的话临到他们,也临到众教会。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哥林多教会应像其他教会一样尊重男性领导职分。

圣经的教导可能会引起争论,但绝非自相矛盾。保罗并不禁止女性在会中祷告或说预言。相反,他希望她们以一种尊重男性领导职分的方式来进行(林前11:2-16)。此外,这意味着女性可以说预言,但她们不能判断预言(林前14:35-36)。这个教导反映了保罗对女性在教会事奉中非常实际的考虑,以及她们如何以尊重男性领导职分的方式去做。每个教会——甚至我们自己的教会,都应该有同样的考虑。

[1] 海斯,哥林多前书,释义(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John Knox出版社,1997),249。

[2] 卡森(D. A Carson),“教会中的沉默哥林多前书14:33b-36中女性的角色,”恢复基于圣经的男子气和女子气:对福音女权主义的回应(伊利诺伊州惠顿,Crossway出版社,1991),140-53。


译:咸燕美;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ust Women Be Silent in Churches? (1 Corinthians 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