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兴起牧者是教会的工作

Article
2015-12-29

原文标题与链接:Raising Up Pastors Is the Church’s Work

翻译:陆骋

 

教会的责任

九标志事工(以下简称九标志):为何你认为兴起下一代的牧者是地方教会的责任?

狄马可:首先,我们从圣经中看到这一点。使徒行传里,保罗和巴拿巴是被教会差派出去的。保罗劝勉以弗所的牧师提摩太,要将福音的真理交托那能忠心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耶稣给予教会他国度的钥匙,并且应许教会将要得胜(太16:18-20)。他从没有将教会的得胜系于财政健康、教义纯正的神学院(当然我希望这些神学院拥有健康的财务并且教义上忠心)。

我不是反对神学院,即使它们在十八、十九世纪前并不存在与更正教当中。我的意思是,在圣经里,地方教会(一群可见的人组成的共同体,世人见证他们的悔改,他们的恩赐也被使用)才是合宜的地方,郑重宣告神在人生命中赐下恩典和呼召。兴起领袖是教会使命的一部分。

九标志:以装备牧者为目标,哪些资源是地方教会所拥有,而神学院无法提供的?

狄马可:对一个人的生命360度全方位的了解。友谊。与作为教授所认识的课堂上62个学生当中一员相比,有更多不同的人与其生命相联。教会是这样一个地方,神透过讲道、领主餐或被惩戒的会众彰显他福音的清晰。神学院没有这样的能力和使命。
并且,在地方教会中,你有一系列整全的生活处境,去影响一个正在不断思考求索的人。所以他能够看见长老和领袖的榜样,正如希伯来书13:7说的那样。他能向这些人学习,而领袖们也能认识他。所以这就形成了很自然的、生命影响生命的经历。

九标志:牧师和教会如果不去装备未来的牧者,他们是不负责任的吗?

狄马可:基本上我会说“是”。要带着恩典的眼光看这个问题,并认识到有些教会太小了,或者其本身没有被很好装备。但是基本上,是的,你应该意识到,兴起未来的牧者是主放在你面前的契机;并且你应该渴求这样的事工并为此祷告。

九标志:当你谈到教会对人们拥有360度全方位视角的重要性,你是基于某种特定的事工理念。对于事奉及基督徒的成长,你的基本前设是什么?为什么不仅仅是教我希腊文和讲道学,然后把我推向讲台,就像神学院能够做的那样?

狄马可:很棒的问题。我会假设事奉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宣讲。讲道对于事奉来说必不可少,这毋庸置疑。但讲道是在一个人们彼此了解的共同体这样的处境中发生。地理意义上,他们是在同一个地方;他们定期聚集;并且因此他们彼此了解。

在新约中可以有这样的推论,牧师的权柄连于教牧关系。在希伯来书13章,教会里的肢体在被教导要顺服那些领袖(17节)之前,要留心看领袖们的生命(7节)。

了解彼此的重要性同样可见于主耶稣在约翰福音13章所说的我们的见证:我们彼此相爱,世人就认出我们是他的门徒了。

我绝对没有要贬低讲道具有的核心意义。但如果我们只是讲道,却没有事奉中与他人相联的关系或处境,即地方教会,那我不知道如何施行教会成员制,如何执行教会纪律,如何进行门徒训练;我们也不会成为非常好的见证。

保罗在加拉太书所谈到的圣灵的果子都是与他人关系中所表达出来的。在教会这样的实体中存在关系性的处境,绝对完美地辨别出谁具有恩赐成为牧者,并且挑战这样的肢体,兴起他们。所以,如果我可以亲身听你教主日学一会儿,这会使我更了解你成为牧师的一些能力。观察你如何门训其他人,观察你如何舍己,观察你在某个教会肢体生病时拜访他并与他一起学习圣经,所有这些都会让我更多了解你,并且推荐你成为一个牧者。而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你仅仅是我所教的课上的某个学生,我可能永远无法了解这些。

神学院的作用

九标志:你刚才说的内容对于思考多堂崇拜及多堂点教会的本质会很有趣。那么神学院应当起的最佳作用是什么呢?

狄马可:在原文研究,系统神学,及教会涉及的许多议题的历史方面,普通的会众很难有足够的专业知识。神学院是神给我们的宝贵恩赐,使我们在这些方面有特定的、内容丰富的知识装备和训练。
所以我的意思根本不是说神学院不好或者没有价值。只是神学院的目的常常被人误解。我甚至可以说它们普遍被人们误用。当某个年轻人显出教牧方面的恩赐,许多教会只是送他们去神学院,盼着使他成为一个牧师。而且,那个年轻人恰好也在神学院接受我之前所提到的那些装备,神在这一点上帮助神学院。神学院被设立并非用来制造牧者。教会才是。

九标志:在当代城市的处境中,对于一个拥有事奉呼召的年轻人来说,神学院是“必需的”,“可取的选项”,还是其它?

狄马可:当然不是“必需的”。并且神学院也未必是“可取的选项”。所以我只能说它属于“其它”范畴。有时候神学院是可取的选择。

我们从本教会输送了一些弟兄到别的教会做牧师,他们并没有神学院里的学位,但是他们认识主,明白他的话语,并且有敬虔的家庭和生命作为见证,也在世界中拥有智慧。

我认为神学院的教育也许可以让这些弟兄们从中受益。但也有其它实际的问题需要考量:他的年纪,面临的事奉机会,诸如此类。所以我会说需要视每个人的情况而定。

总的来说,如果你年纪较轻,那么可以去神学院。比起一个32岁的弟兄,我更愿意对22岁的弟兄说:“去神学院,拿个道学硕士吧。”但是即使如此,最好也是在你特定的处境中与会众相处更久些,建立更深的关系,花更多的时间在他们中间服侍。

国会山浸信会实习生项目

九标志:与其它的教牧实习项目相比,国会山浸信会的实习生项目非常独特。你甚至不会给他们讲道和教导的机会!你试图通过这个实习生项目达成什么目标?什么是你不打算做的?

狄马可:我要实现的是称为教会论方面的“新兵训练营”:向这些年轻牧者们展示教会史上信徒们是如何思考圣经对于“教会“的教导。

在当今的北美教会,我们非常倾向于实用主义导向。我们时刻想要看得见的、即刻的成功。然而当我们开始与历世历代不同地域的圣徒对话时,对于何为教会的思考带给我们极其重要的价值,而实践这样的原则并不会让教会得到即刻的、外显的成功。

所以我们想要从根本上影响牧者们对于教会的认识,并以神的话语教导他们,神关心那些他们也许并不关注的事。过去的信徒清楚认识关于教会的真理;而当今的教会,可能从上一世纪开始,就得了严重的健忘症。

我们不打算做的是什么?我们不打算单枪匹马变出牧者来。如你所说,我们并不会在实习期间给这些弟兄们机会讲道(尽管我们会提供给那些在本教会不仅限于实习期间,而是更久的会员们这样的机会)。

相反,我们让他们阅读所有关于教会论的资料,并让他们写许多读书报告或论文,与他们头脑风暴。而且,我们让他们更多了解国会山浸信会:让他们列席旁听长老会议,以及有5个月的教会成员经历。

九标志:我是否可以总结说,你尝试给予有心志的牧者们一个“教会中心”或者“会众塑造”的基督徒生活的视角?也就是说你的目标是要将这样的世界观或图景变成他们的思维方式?

狄马可:确实如此。而且我们不但要透过阅读和讨论在认知上达到这个目标,而且也透过实践经历层面,比如他们加入我们教会做几个月的教会成员。

 

点击这里阅读访谈的第二部分:“牧者如何兴起牧者?”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