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植堂的孤单

Article
2020-02-26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Loneliness of Church Planting

翻译:郑悦

 

在过去十年左右,人们对在城市植堂越来越感兴趣。年轻人带着建立“城市教会”的愿景进入大城市。他们希望生活在过去几十年许多福音派教会试图逃离的社区中。

90年代时,我记得第一次读辛杰米的《疾风烈火》,一本关于布鲁克林会幕教会更新的书。我对他故事中所描述的1980年代纽约市的陌生世界着迷。但是,辛杰米并未给出关于这座城市的愿景。他只是在转播前线的故事。

关于纽约市教会的著名书籍,例如《新风》或《十字架和弹簧刀》,并没有重新引起人们对搬到这座城市的兴趣。 他们并没有鼓励勇敢的年轻牧师把生活投资到那里。相反,他们讲了一个遥远的地方的异国故事,这些故事充其量激发了青少年小组到那里进行短宣。 而且,如果你碰巧要搬到这座城市,你可能会收到更多关于性解放城市的警告,而不是关于神可能成就美善之事带来的鼓励。 “你考虑过自己的孩子吗?” 你会听到这样的质问,“你想让他们在那种环境中成长吗?”

 一个不同的时代

但时代在变。事情变了。可以肯定的是,我和我的妻子仍然收到了这些警告和侧目,但这并不能代表我的经历。 现在,新任命的牧师们成群结队地来到这座城市。现在,在城市环境中的教会甚至已经很普遍地以“城市”为名。 现在,许多教会都突出明确面向城市的使命宣言。

对城市植堂的重新强调甚至在一些福音派信徒中引起了厌倦。疲倦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像前几代人一样认为城市是邪恶的,而是因为他们误以为城市植堂的重点是“精英”,而不是内陆中西部的农村和郊区社区。

尽管我理解这种担忧,但我并不认同。在纽约,我们需要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建立一千个教会。这并不夸张。对城市,特别是对在纽约市植堂的重新关注,才刚刚开始见到一些影响。我们可能都知道一些教会来到城市,在城市成长并看到成果的奇妙故事。但是我们不仅仅需要众多教会中的些许成功案例。目前,在曼哈顿,只有2-4%的人口声称自己是福音派或“传统”基督徒。要获得接近8%到10%的成长,我们不仅需要聆听三到四则关于纽约教会成长的美好故事; 我们需要600个。

一个担忧

然而,更令人担忧的地方,实际上却是吸引更多牧师到这座城市的原因。 一些人批评“为了城市”的构想在当今很流行,因为它的意思是“为了城市中的白人文化精英”。 我对这个担忧有更多共鸣。

即使如此,我认为还有一个更基本的问题。可以称之为一种牧者的预感或一种属灵上的感觉,对于在纽约这样的地方牧会的许多人来说,我们对这座城市着迷。 毕竟,牧养精英是指“与精英交往”。 牧养在百老汇、谷歌或推特或时装界、纽约时报和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工作的人可能意味着我们将与在百老汇、谷歌或推特或时装界、纽约时报和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工作的人建立联系。 我们都不曾明确地表示过这一点,但是我们常常没有意识到驱动我们去做很多事情的内心渴望。

我们应该告诉未来的城市植堂者什么

但是应该告诉植堂者的是,长期植堂、复兴和牧养教会是如此毫无吸引力、带来羞辱、使人困惑,疲惫和孤独,尤其是在城市中。 与“文化精英”相比,我可能会与更多无家可归的邻居交谈。我会在花更多时间打电话和等待医务人员,帮助在教会门口不省人事的人们,而不是在谷歌总部进行演讲。

办公空间,如果你负担得起的话,通常是临时的而且不舒适。通常要在要在Instagram和Pinterest上接触大批人群和白墙画廊活动。

城市的瞬息万变令人叹为观止,加上教会已经在敌对环境中,这使得“教会增长”变得尤为困难。我的一位密友刚刚向我解释说,他今年带领75人参加了他们的会员课程。这听起来像是个好消息,因为我们一直在祷告他的教会不必因财务状况而关门。然而,形势瞬息万变,他的周日上午聚会出席率与去年相比没有变化。

这种瞬息万变意味着植堂者和教会复兴者常常在奇怪的孤独中挣扎。你结交的大多数朋友将在几年内离开。我和一位牧师及其妻子共进晚餐,他们解释说,在过去的18个月中,他们失去了所有亲密的朋友。牧师和他们的妻子经常有必须重新建立关系的经历。那可能会极其疲累。

就个人而言,我一生中第一次经历了抑郁症,我的同伴也有共同的经历。如果你知道抑郁症的动态,本来就已经困难的事工挑战会恶化抑郁症的情况。

住房也很昂贵。曼哈顿一到两居室公寓的租金从每月3,300美元到4,000美元不等。然而,我所知道的大多数牧师服侍的教会并没有支持牧师日常开支、偶尔休假及储蓄所需的薪水。许多牧师陷入个人债务的情况。这对家庭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

在他们搬家之前,许多牧师和他们的妻子并不知道我们对舒适的期望有多深,但是他们很快就在他们新的两居室,600-700平方英尺的公寓中学习到了,没有后院,更不用说,几乎没有的家庭支持。 结果,牧师通常和纽约的其他人一样瞬息万变,而瞬息万变的牧师并不是教会复兴的好办法。

对这座城市的陶醉与以圣经真理来爱这座城市不同,从长远来看,它不会维持你的生活。

城市需要什么

我写这本书不是为将来的牧师打退堂鼓。相反,我渴望看到一整代牧师知道并计算成本,他们的妻子知道将要付出和必须付出的代价。

这一点当然不只适用于纽约市。

我所在的城市,也许还有你的城市,需要的是那些知道失败的感觉以及如何应对失败并以此坚持不懈的牧师。我们需要有坚实祷告生活的牧师,他们能够意识到自己可能比他们想像的更加缺乏安全感。

在许多教会中,成功意味着有一位牧师,他知道如何在周日遭受拒绝、批评和失败,但在周一又回来祷告并准备接下来一个周日的讲道。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对失败健忘而去信靠神的牧师。我们需要的牧师,他们必须是懂得如何读懂自己的内心和圣经,也要懂得阅读《纽约时报》。我们需要可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并祷告,以使他们变得更好的牧师。我们需要热情好客的牧师,愿意倾听邻居的声音。我们需要为会众祷告、为邻居祷告、为天国来临祷告的牧师。也许那时神会祝福我们并带来复兴。最好的牧师所作的最好且最有成果的工作是充满祷告的、谦卑的、悔改的、受教的、并且在基督里有安全感。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牧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