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新自由派的隐秘进攻

Article
2016-02-28

原文标题与链接: The Neo-Liberal Stealth Offensive

翻译:王清彦

 

 

地上最危险的福音之敌,并非站在门外叫嚣威胁和谩骂的狂乱无神论者,而是那些培养着温文尔雅、友善、虔诚的品行,但却打着与时俱进的幌子,逐渐削弱信仰根基的教会领袖。

任何基督徒不应想象着宗教异端总是招摇过市,或者认为每个在神学上恶作之徒会朴实淳厚地安排自己的日程。敌人更喜欢悄悄地种下稗子,原因很明显。因此,圣经清楚地警告我们要防备偷着进入教会的假教师(犹大书4),披着羊皮潜入羊群的狼(马太福音7:15)和把自己装作光明的天使的撒旦的仆从(哥林多后书11:13-15)。

神学自由派特别仰赖隐秘进攻。一个灵命健康的教会一般不易受到自大张扬的怀疑论的影响,怀疑论是自由派拒绝圣经权威的基础。因此,自由派必须秘密地生根,并逐渐地获取力量和影响。整个自由派日程的成败取决于一场耐着性子的公共关系之战。

这恰恰就是新自由派在当代福音派运动中得到立足点的经营方式。让我们思想一下福音派是如何在短短几十年内发生改变的。

传统福音派

历史上的福音派有两个清晰的独特之处。其一是对圣经的启示和权威的委身,其二即深信福音信息是清晰和不可妥协的。

特别是,福音派将福音理解为一个宣告,即宣告基督做了什么来拯救罪人,救赎亚当的堕落种族,并将信徒引入他永恒的国度。福音不是委托罪人自救、救赎人类、恢复人的尊严、保护文化多样性、保护环境、消除贫穷、为自己建立一个国或者捍卫任何现时可能流行的“救赎”的社会观。事实上,福音清楚地教导说罪人只能通过在基督里的信心并且唯有藉他恩典的工被称义——而不是因为他们为自己赚得的任何功德。

宗教改革澄清和阐明了这相同的两个原则——唯独圣经和唯独信心。事实上,它们有时被称作宗教改革形式和实质的原则。但它们不是某个人在十六世纪凭空梦想得出的新想法。它们现在是而且一直是符合圣经的基督教的主要原则。在漫长的教会历史进程中,这些真理经常被模糊和混淆,或者跟错误的教导混杂在一起(并且有时被后者淹没)。然而,自基督和使徒的时代以来,这些真理从未被完全地压制无声。事实上,它们就是新约教义的支柱。

历史上的福音派重视这个事实。从宗教改革的发端直到二十世纪中叶,少有福音派人士想过质疑圣经或者修改福音。

当代福音派

然而随着以慕道友为中心运动的出现,福音派开始被一个新种的企业家精神的领袖所影响,后者忽略和边缘化了那些核心教义。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是公然地否认主要的符合圣经的真理;但对于不同于他们自己的方法论的东西,他们既没有有力地强调也没有保卫。

结果是可预见的:教会如今充斥着从前与教会无关的人,他们仍然没有受教,甚至可能没有归信。许多按着以慕道友为中心的宗教的蜜糖食谱喂养的孩子已经长大,并带着肤浅被贴上了“福音派”的标签。他们中的大多数不能讲出这个词最初的意义,他们抛弃了他们的父辈可能坚持过的残存的福音派界限和教义的独特之处。但是他们仍然不失时机地称自己为福音派,并且许多人停留在这个可见的运动的边缘,公开谴责教会没有跟上他们一代的步调。毕竟,这正是他们从自己的父辈学到的。

这是自由派得以全马力迸发的沃土,也实际正是已经发生着的。福音派正欣然地追随着一波推动新自由派日程的趋势。除非余下的忠信的人开始认识到并且抵抗新自由派的战略,否则福音派教会和机构将可能屈从并归于自由派之列,就像一个世纪前大部分的主流宗派一样。

福音派必须抵抗的四股自由派趋势

为了帮助你抵住洪流,请认清如下四大趋势,是当今的一批新自由派领袖正在推进并从中获益的:

1. 他们不顾一切地追随时代思潮

神学自由派一直是时代思潮的勤奋学生。一个世纪前,他们被称为“现代派”,因为彼时他们假借后启蒙运动价值观来推动自由派进程。他们坚持认为,如果教会拒绝随着时代而改变,那么基督教本身将变得无关紧要。

“随着时代而变化”当然意味着删减福音的信息。复杂的现代思想不会接受圣经中的奇迹和其它神迹内容。现代派坚持认为,那也没什么,因为不管怎样,圣经信息的真正核心是道德和伦理的内容。此外,他们说,可行的德操是教会应该专注的。他们认为,牧师还在强调那些听上去原始并逆现代人之耳的难于领受的教义特征,例如神的愤怒,宝血的救赎,还有特别是永罚,是极致愚蠢的。他们郑重警告说,持有这种信念并且拒绝顺应现代思想的教会将可能失去未来的世代,情况到了紧要关头。

(毫无疑问,他们绝然地错了,拥抱现代主义思想的教会和宗派严重地衰落,而且有些都灭亡了。而忠心于福音派信仰的教会得以兴旺。)

如今,新自由派主张教会需要根据后现代主义的挑战进行一场完全的改造。世界再一次改变了它的观点,而自由派仍在抱怨,教会落后,跟不上时代的脚步,愈加无关紧要。不过请注意:虽然新自由派的托辞背离了他们十九世纪的同志所青睐的现代主义,但是,他们所用的论据主线以及他们的神学进程却完全相同。后现代自由派不懈挑战的教义与现代派所弃绝的是相同的,尤其是神对罪的憎恶、刑罚代替的救赎,以及关于地狱的教义。

世界总是蔑视符合圣经的真理的某些方面,这并不是秘密。假如教会保持与时俱进是一个正当合理的目标,那么时不时地审核和修正福音信息可能是有意义的。但是教会被禁止去讨好时代思潮,福音是这样一块绊脚石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福音不能被改造来顺应文化的喜好或者更迭的世界观。相反地,福音要与之对抗。

若是教会领袖忧虑要紧随时风胜于教义纯正,专注方法胜于信息,着迷政治正确性胜于真理,那么请提防他们。教会不是被呼召来模仿这世界,或者让基督教看上去炫酷、讨人喜欢,而是要忠实地宣告福音——包括世界通常嘲笑的部分:罪,义和审判(参约翰福音16:8)。耶稣明确地教导,若我们忠心于这项任务,圣灵将使人心认罪并将信徒引向基督。

变得时髦和流行的想法通向目前正推进新自由派进程的另一趋势:

2.他们不惜代价想得世界的赞赏。

当然,要讨人喜欢没有任何错。作为神的恩典和圣灵的果子的承受者,按着定义,我们应当具有个人魅力(参照加拉太书5:19-23)。我们也应当在世人面前做好的见证。事实上,一个人要具备担任长老的资格,“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提摩太前书3:7)。

这当然说的是一个人的品格:有恩慈、怜悯和诚实正直的好名声。这不是一剂药方,用来抚慰世俗的口味或者赞同地上的每种时尚。当我们需要剃掉真理的棱角或者折衷公义来获得世界的友谊时,承受基督的责备是个更好的选择。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雅各书4:4)。

但是自由派的共同点之一,就是痴迷于不惜任何代价获得世界的认可和赞赏。

至少四十多年前,我们见证了这种态度在福音派运动中的萌芽,尤其是在当代的教会领袖中间,他们通过邻里调查和民意测验来决定教会的风格和日程。

当教会屈从于那种对世俗认可的渴望,他们不可避免地使福音屈服于一个更加受欢迎的信息。首先,他们不必否认(甚或挑战)核心的福音真理,例如哥林多前书15:3-4中概述的历史事件。但是他们会在信息中做缩略、更改或者添加。这种装饰通常呼应时下发生的政治正确的议题——气候变化、世界饥饿、艾滋病危机或者任何其他的。这些东西会被再而三地强调和谈到,而基督的死和复活的历史事件、福音教义中的大主题以及圣经本身的实际文字却被大大地忽略,或者被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处理。

若多年用这种不变的饮食喂养任何教会,在有人更直接地攻击信仰时,他们将不具备任何防御手段。这恰恰就是今天正发生着的对代赎、基督信仰的排他性、圣经的权威和无误以及其他主要基督教真理的众多攻击。所有这些事情开始都是被低调处理,为的是使教会的信息听上去更加“积极”。如今,他们正受到全面的攻击。

这类的问题在加剧,自由派渴望世俗尊重在学术领域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这也带出了要当心的另外一个新自由派进程的特征:

3.他们的“信心”带有理性优越性的气息而来。

自由派将信心本身当作一个学术问题。他们的整个体系实质上是全盘否认单纯的、像小孩子的信仰。他们的世界观鼓励一种学术自大的气息,将人的因素放在至高的权威里,带着傲慢屈尊的态度对待圣经,并对基督所祝福的那种信心十分藐视。

因而,自由派一直都痴迷于学术名望。他们希望作为学者和知识分子得到世界的尊重——不管他们需要妥协什么都要得到。他们有时为这种动机辩护,主张说世俗学术的接纳对于基督教的见证是完全必要的。

当然这是一种异想天开的寻求。也是对圣经清楚的教导的否认。信徒不能忠实于圣经,而从这个时代的智者、文士和辩论家那里赢得普遍的嘉奖。世人恨耶稣,而耶稣明确表示,他的忠心信徒必不指望或寻求世界的荣耀(约翰福音15:18;路加福音6:22;参见雅各书4:4)。保罗自己在任何意义上都是一个真正的学者,提到世界的智慧是全然的愚拙:“人不可自欺。你们中间若有人在这世界自以为有智慧,倒不如变作愚拙,好成为有智慧的”(哥林多前书3:18-19)。

真正的基督教学术研究是关乎诚实正直,而不是嘉奖。自由派贪图后者,这解释了为什么自由派总是被吸引到那些时髦的和政治正确的思想,但是他们从圣经自称的权威开始,抵制基督教几乎所有坚固的真理。

小心防备这种趋势。下面还有一种:

4.他们蔑视教义的和圣经的准确性。

这听起来是矛盾的,但在将信心当作一个学术问题处理时,自由派更喜欢一个反智的、不可知的方式来处理圣经中具体的真理宣示。他们希望自己的教义朦胧和模糊。

在这些后现代时期,新自由派一直偏好的一个花招,就是在他们不喜欢某个特定的教义但又无力作坦诚和公开的否认时巧妙地躲闪。相反地,他们会说,“不过圣经在这一点上过于模糊。我们不能真正地肯定。这问题顶尖学者都在争论,我们是谁,能过于肯定地谈论它?”

因此,没有特别地否认(或肯定)任何东西,甚至没有用技巧把问题讨论化小,但他们的诡计实际把真理搁在了一边。怀疑论的目标因此就实现了,而且没有引起任何怀疑论的憎恨。

大把的这种后现代派、新自由派回避风味的调料,使得众多教会成员在处理不重要但可能有分歧的教义时注意认真和精确性。近来,显示出对教义顾虑的人,比起存心使得圣经教义研究看上模糊、困惑和有争议的新自由派,更可能在福音派当中被怀疑或者蔑视。

实际上——这是教会应当已经从圣经和教会历史中学习到的功课——如果没有共同持守纯正的教义,合一、和谐完全不能存于教会。

总结

只要这四种趋势以及其他与之类似的继续在福音派运动中发展,新自由派造成的威胁更广泛地逼近。面对“新兴部落”(Emergent Village)[i]和后现代化基督教的自由派之翼的瓦解,保守的福音派不应变得无动于衷或者得到过多的安慰。即便“新兴部落”真的彻底和完全地完蛋,又会有许多来自那场运动的前沿的人物和流行的思想混入主流的福音派,后者总是逐渐变得越来越不主流和越来越远离福音派。

我们必须留心历史的教训,并且坚立在圣经的真理之上——我们极度地需要变得比以前更加勇敢,以对抗这些新自由派的影响。

 

[1] “新兴部落”是一个由数个自由派领袖发起的组织。他们公开否认圣经的权威性与无误性。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