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讲道一年后我学到的功课

Article
2017-12-07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I’ve Learned After One Year of Preaching God’s Word

翻译:韩冰

 

编者:本文是《讲道33年后我学到的功课》的姊妹篇。

我热爱学习和书籍、神学和教义、教会历史和解决困难的问题。这些都是教会的健康所必须的。但它们都不能替代上帝那透过圣灵默示所赐下的知识。

“我们一无所知,直到圣灵亲自教导我们,这位圣灵向我们的心灵而非耳朵说话。”在担任了42年牧职之后,查尔斯•司布真在他最后一篇对牧师学院会议的讲道中说了这句话。他认识到什么是“蒙神的教训”(约6:45)。

我还有41年才能到达那个里程碑,但是通过去年一年传讲神的话语,我更加明白司布真那句话的意思。上帝的话语打开了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诗篇119:18),牧养祂的羊让我能看见上帝属灵真理的传达。

尤为明显的是,在我第一年的服事中,有三个功课出现了。

1.我高估地方教会的价值时,其实是低估了它。

我总是过分高估教会。我和妻子寻求一起加入第一间教会时,让我们想加入那间教会的一个原因是他们信实地实践了矫正性的教会纪律。

然而,可能许多人会说,相较于福音派的景况,我太看重地方教会了。他们会说我高估了教会。因为对于许多福音派来说,教会并不是一个分别出来,能让会众像以色列人那样“除掉”他们中间的恶的地方。它更像是一个社区的杂货铺,卖商品给客人,提供舒适的咖啡馆以便让人们谈论他们的人生旅程。这里不再是上帝荣耀显现的殿宇,不再是存放祂诫命的地方,而更像是亚略巴古,人们聚在一起“只将新闻说说听听”(使徒行传17:21)。

所以,通过一年的传讲以弗所书让我认识到我并非高估了教会而是低估了它,令我颇感意外。至高神让我发现自己的认识是多么不牢靠。

之前,我对教会成员的认识大部分来自经文马太福音18章、哥林多前书5章和哥林多后书2章。我的认识很大程度上是关于纪律的逻辑含义。现在,我对教会成员的认识开始着眼于上帝宏伟的计划,即上帝在创立世界之前就创造、救赎了一群人(弗1),这群人得以与上帝和好,现在也彼此和好(弗2),上帝的智慧彰显于天(弗3),圣徒联络成长在地(弗4),而效法基督并在圣灵引导下的舍己之爱(弗5)也彰显在与魔鬼的争战中以及在祷告中忍耐到底(弗6)。

上帝把超乎我一年前想象的更高的价值赋予了祂的教会。

2.好的牧师必须也是好的园丁。

在这一年之前,我和我的妻子一直住在公寓里。现在我们住在教会的牧师住宅中,所以我们第一次有了院子。我们决定种一些花和一些名字很奇怪的植物,再零散地种一些草。

刚种上草种的时候,我们天天浇许多次水。但是几周过去,什么都没长出来。我们不知道怎么了。难道我们需要更多施肥吗?还是我们需要测试一下土地的酸碱度呢?

后来,雨水变得频繁起来。突然有一天,种子发芽了,花也发芽了。前一天还什么都没有,后一天它们就都长出来了。

好园丁为他所种的欢欣,为收获最小的果实快活。所以,牧师也一定是这样。撒种不会马上结果实,这是一个过程,需要付出时间和耐心。而问题是,当最小的芽破土而出时,我们是欢喜快乐还是抱怨它还没长大?

属灵的果子长得很慢。教会也不是在我们讲以弗所书4章的那一刻变得活泼、联合又成熟。但是我们能看见小小的应许之芽:这里有意见,那里有祷告;这里有恩赐,那里有讨论。让我们为这些时刻赞美上帝!

3.上帝的子民需要认识释经学先生

为什么很多人看了可怕的书、听了脱离圣经的讲道却认为这些都是符合圣经的?我猜测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不懂得如何“查考圣经,要知道所听的是否与圣经相符”。(使徒行传17:11)

释经需要学习。我认为我们作为牧师很容易就错误地以为会众懂得如何读经。我们接受过释经学的训练所以忘记了不是人人都有这一基础。许多人读经不是寻找作者的意图,而是寻找特殊的、个人的启示,因为神秘主义是供养我们文化的空气。

释经式讲道帮助人们阅读圣经,但是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我们可以在主日学、晚堂交通祷告会、一对一门训或是小组学习中教导上帝的子民如何阅读上帝的话语。无论用什么方式,它必须成为门徒训练的首要任务。

这三个功课是值得的。我不是个老手,但是上帝也教导菜鸟。生命中有些时期比别的时期好,别的时期可能不如看上去那么好。但是即使天气干燥,葡萄树不结果,“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