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实用主义何时慎重稳妥?

Article
2016-03-29

原文链接:When is Pragmatism prudent?

翻译:侯淑婧

 

作为笃信圣经的基督徒,我们坚持认为,我们的一切所行都必须基于圣经。然而,我敢肯定你当下所做的决定中,有百分之九十九都并非直接出自圣经的应用,它们本质上反而偏向实用主义。你用什么颜色来粉刷教堂?你要和乔吃饭,还是和提姆吃饭?当你经过门口的时候,你用什么言语才是对你妻子最好的服侍?

那会让我们变得虚伪吗?并不会。我们每个人从创造主所领受的伟大恩赐之一,就是我们的头脑,我们终有一天也要为此向神交账。“实用主义”可以指作一种反超自然主义的哲学,但它也可以用作“智慧的判断”的另一种说法,这也是在圣经中非常推崇的。一旦判断失误就可能会使得基于圣经的行动仍然无法达到服侍神的目的。

如果我们断然决定,合乎圣经的一定不会是实用的,本质上就是在否认在基督徒生活中智慧所应有的作用。而那也不是神所命定的样式。祂将一切关乎生命敬虔的事都通过祂的话语赐给我们。但是做成这些事,就常常需要历练过多次圣化的判断,或者说是符合圣经的实用主义。

那么,我们可以怎样很好的使用实用主义呢?我认为有两种方式:(1) 当我们追求实用的时候,我们应当确保它是合乎圣经的;(2)当圣经要我们做出智慧的判断、还有要求我们直接信靠顺服的时候,我们要正确地分辨。

如何使用主合乎圣

首先,我们要怎样让实用主义合乎圣经呢?

直到实用主义取代了神已经给人的命令指示,它才成了一个问题。正如我的一个朋友所说,我们做决定常常就好像面对一块白板,要完全靠我们自己绝妙的判断来制定方案。但如果我们清楚明白圣经,就会知道白板上已经写满了内容,尤其是谈到如何带领一间地方教会。神已经指示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和应该如何去做。

那么,我们要怎样确保自己没有忽视神已经写下的命令指示呢?下面有一些给你的建议。

1.依照圣经检验你的目

首先,要依照圣经来检验你的目标。错误的实用主义想法往往开始于我们用一个不错的、甚或是合乎圣经的目标,挤掉另外一个同样合乎圣经的目标。

比如说,作为一位负责青少年的牧者,你对于青少年听到并相信福音有着合乎圣经的负担。因此,你建立起青少年事工,为要提供“一站式门训服侍”————从传福音到圣经教导,到团契关系,再到辅导。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目标,也合乎圣经。但问题是,圣经中启示出另外一个被你忽视的目标:以弗所书6章指出,家庭、而非青少年事工,理应是首先给孩子提供门训的一方。所以,你建立起的青少年事工本质上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系统,使得那些家庭逃避神给他们的责任。

如果你可以更仔细地思考青少年事工合乎圣经的目标,是辅助一个家庭来门训孩子,你就会用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来做计划。进而,你那些很好的实用主义想法将朝向一个更好的目标。

让我们的实用主义更加合乎圣经的方法之一,就是仔细思考我们是否把自己的目标建立于圣经的目标基础之上。

2.研究圣如何具体地讲述教会要如何行事——无是明确是暗指

其次,要研究圣经如何具体地讲述教会要如何行事——无论是明确说明还是暗指。

如果圣经明确表明,以形意舞取代讲道是罪恶的(“你们不要…”),我就希望我们不要在这一点上再有过多的争论。但问题就出在,一部分基督徒将此看作明确的圣经教导,而另一部分人并不很清楚圣经究竟如何规定每周聚会的内容。

那么,我们怎么确定圣经如何清楚地说明关于事工策略的问题呢?我们要怎么知道神已经在白板上写下的内容?显然我们要认真地做圣经学徒。除此之外,我们也要充分利用来自其他基督徒不同的声音,作为圣经的明晰度这一方面的压力测试。

比如说,虽然不是一个基要主义者,在听了九标志采访鲍勃琼斯大学的牧师兼教授马可·米尼克(Mark Minnick)关于“基要主义与分离”这一主题的内容之后,我受益匪浅。之前并没有了解过基要主义,我非常惊讶米尼克博士如何谨慎地从以弗所书5:7(“不要与他们同伙”)为他的“分离教义”提出论据:一种合乎圣经的禁止,包括以任何方式与在福音上妥协的人为伍。我承认自己并没有完全被他的论点说服。但听一位弟兄如此用圣经来立证,在带领教会的对外合作方面也非常帮助我思考。

因而,去找出那些基督徒朋友或者作者——他们比你更多看到圣经中约束性的规则,他们看到更多或是或非的原则、而不认为是灰色地带,那些你认为纯粹实用性的决定、他们却基于圣经来立证。他们会作为压力测试帮助你明白自己对圣经准确性的认识,这将使得你的实用主义更合乎圣经。

3.从圣中明确的内容开始,再到不甚明确的内容

第三,要从圣经中明确的内容开始,再到不甚明确的内容。有时,我们面对着一个待处理的决定,却没有看到圣经中相应的命令,最后就下定论说圣经中没有涉及到与此相关的内容。这是非常愚蠢的。圣经没有直接触及你要做的决定的相关内容,并不代表它对此沉默。

就一位年轻男子考虑如何处理恋爱关系的例子来说。约会并不意味着他可以马上确定对方是将来的配偶,也不意味着他就可以立即求婚。那么,除了保证他和自己的女朋友不发生婚前性行为以外,圣经有没有在别的什么方面需要他们引起主意的内容呢?作为一个牧师,我已经无数次地谈及类似话题!圣经中关于婚姻的清楚教导是,婚姻是每段恋爱关系应该期待要抵达的终点。而且,同样肯定的是圣经中那些对婚姻关系中的双方的明确指引(性别角色、基督的预表、沟通等等),对谈恋爱有很多借鉴意义。

当你纠结于一个非常具体的选择,而圣经中没有相应的明确的教导,那么重要的就是,要记得圣经中对于最接近你所在处境的明确教导。

辨明命令和判断之的界线

然而,很好地运用实用主义不仅仅只限于使它变得更合乎圣经。我们也必须避免将圣经过于绝对化。换言之,我们一定要找到介于圣经的直接命令和被圣化的判断中间的那条线。

例如,希伯来书10:25告诉我们不要停止聚会。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把一个在军队中的弟兄逐出教会,因为他的工作造成他几个月不能参加基督徒的团契?那不就是那段经文清楚的含义吗?能否对这个刁钻的问题说“不”,就取决于基于被圣化的判断所进行的某种程度的实用主义分析。

然而不被限制的实用主义也会越走越偏。

我们又如何分别直接出于圣经的应用止于哪里、从人来的判断又始于哪里呢?下面我将给你三条建议。

1.留心上下文——包括体裁

首先,要留心上下文————包括体裁。无数年轻的夫妻愚蠢地争闹到半夜,就是为了死守住保罗在以弗所书4:26的命令——“不可含怒到日落”!有时,你确实只需要在合适的地方停下来,好好睡上一觉,然后在经过休息的头脑可以冷静下来之后,再来开始你们的讨论。

保罗在以弗所书第四章提出这一箴言式的论述,它在广义上是正确的,但确实需要经过适当的判断再去应用。那就显然和一个绝对的命令有所区别,例如“不可奸淫”(出20“14)。

2.仔判断圣范性的例子

其次,仔细判断圣经中规范性的例子。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圣经回应某种情况的方式————尤其是关于我们如何进行教会生活 ————不是通过直接的命令而是通过例子说明。

在这些情况下,需要判断哪些情况是初世纪所特有的,哪些又是对我们今天的人是规范性的,这会很有挑战。例如,我坚决主张,合乎圣经的架构是教会要有多个长老——因为这是我在新约圣经看到的样子。然而我不会坚决要求,要为我们教会一千多号人烤一个超级大的饼来用于主餐,即使哥林多前书10:17看起来好像有这样的意思,在哥林多教会只用一个饼。

我们怎么可以明白这所有的事情呢?因为耶稣应许,祂的圣灵会引导使徒“进入真理”(约16:13),我们必须相信除了从他们的教导中受教以外,也可以从他们的所行受教。下面有一些问题可以帮助你如何应用圣经中的例子。

第一,这个例子在整本圣经中如何前后连贯?例如,地方教会中多人带领的概念出现在整本新约当中,这就使我们有信心像初代教会那样应用到我们的教会中去。

第二,你所看到的例子有没有影响待处理的事情的本质?例如,有些基督徒一信主就受洗了。但我认为受洗的速度并不是洗礼的必备要素。持续数天或者数周关于一个信徒如何理解福音的对话也不会改变洗礼本身的意义。并且,事实上那段时间可以使我们避免为一个实际上并未信主的人施洗,这就让洗礼失去了它本身的意义。另一方面,完全可以从圣经中的例子来讨论能否给婴儿施洗的问题——因为受洗之人能否在当下公开表明信仰,的确会改变洗礼的本质。

第三,你是否在圣经中看到明确的反例?就以前面提到的哥林多前书10:17中“一个饼”为例,有人可能会说,“一个饼”是主餐的基本要素,因为它象征着我们在基督里的合一。但我们也看到在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后耶路撒冷的教会一起擘饼(徒2:42),那就不可能是三千多基督徒擘开同一个饼。因此,可以认为保罗用“一个饼”的语言表达,并不是对所有教会规定性的要求。

全面性争,而非一次性

合乎圣经的实用主义的最后一个要素就是耐心。要锁定在赢得整场战争的胜利,而不仅仅单个小的战役得胜而已。纵然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耐心务实地达到目标也是智慧的做法。

例如,你可能已经很确信正确地实行教会纪律是教会存在的一个基本组成部分,而你所在的教会并没有那么做。结果,你看到九标志网站上一篇题为“为什么不马上执行教会纪律?”,就开始产生困惑。

难道九标志在鼓动我们去违背圣经教导吗?那篇文章的重点是,教会纪律的目标是保持地方教会的圣洁,但如果在过程中我们反而拆毁了教会,那就得不偿失了。就好像杀鸡取卵。最好的办法是耐心地教导教会纪律,直到全教会可以预备好达到这一步,那么你最终收获的将是一个圣洁且活生生的教会。

可以肯定的是,有人会滥用这一原则,结果就完全丢弃圣经,只剩下纯粹的实用主义。也有时候一条非常明确且重要的原则足够值得分裂一间教会。但总体来讲,我们需要谨记要把目光放得长远。

下面是一些指导原则,在面对哪些情况的时候,务实的耐心会比太坚持原则的“一根筋”要更有智慧。

  • 如果一条原则更多是出于圣经中的例子,而不是清楚的圣经命令,那就应该更多倾向务实的耐心。
  • 如果一条原则和福音的延伸含义相关,而不是直接触及福音核心问题,那就应该更多倾向务实的耐心。
  • 如果一个人很清楚地要追求更大的忠心,就可以更加相信操练耐心是智慧而非偷懒的做法。

我们当中一些人对自我的判断太过自信,在追求“自己眼中的智慧”时忽略了圣经。另有一些人逃避自己应该仔细分辨的责任,一味偏向既定的“规则”,因为他们担心自己分辨会导致不合圣经的实用主义。通常情况下,我们必须知道自己容易犯什么错误,再来和其他弟兄姐妹一起制定忠心且有智慧的方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