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书评:《简约教会》

Review
2014-12-02

原文标题与链接:Book Review: Simple Church
原书作者:Eric Geiger, Thom S. Rainer
中文译者:彭葉碧梅
正体中文版由天道书楼2009年出版,ISBN:9789622087729

“简约就是潮流、简约最有效、人们喜爱简约。”

这三句总结性的结论是Thom Rainer和Eric Geiger用在他们最近有关教会增长的新书《简约教会》开头的话。这两位作者在写这本书之前,对美国现有的教会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他们总结说在教会增长和教会的简约之间有高度的相关性。他们认为,那些高速增长的、也就是过去三年中每年以5%的速度增长的教会,大多都是简约教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些很少增长、停滞的教会,大多都是复杂教会。

什么是简约教会?

什么是简约教会?这是二位作者Rainer和Geiger作出的定义:

一个简约教会是围绕着一个直接而又具有战略意义的流程设计的教会,这流程带领信徒生命经历属灵成长的数个阶段。教会和教会的带领团队对这流程非常清楚(流程具有透明性),并且积极推动执行这一流程。这流程得到有步骤的开展(是一个教会内的运动),并在教会事工的每一个层面得到体现(与教会实践一致)。教会放弃一切与该流程无关的事工(有重点)。

(英文版67-68页。注:由于译者没有中文版,所以引文均为原书直译。)

Rainer和Geiger解释说即便有些节目非常优秀,那些有很多不同节目和活动的教会仍然大多不是增长的教会。这是因为这些教会没有一个清楚的门训信徒的流程。他们不知道怎样将信徒的生命从一个阶段带领到另一个阶段,并且他们的这些节目都流于形式因为他们的精力被那么多事务给分散了。

简约教会则不同,这些教会有清楚的流程,流程有清楚的目标。教会和带领团队围绕着流程高度合一,当每个信徒从这个事工过渡到那个事工时,他们都需要有更大的委身和更成熟的生命。这些教会取消那些与教会战略无关的事工,即便是那些给人们带来益处的事工也毫不犹豫地拿掉。

支持这一结论的统计数据

Rainer和Geige的结论并非空穴来风,也不是来自草率的观察(虽然他们做了很多观察)。他们做了非常深入的调研来支持自己的结论,他们是这样说的:

高速增长的教会比那些对比教会更加简约,这种区别是非常大的。随机出现这种教会的概率只有千分之一,统计学家称这样的情形是“处于0.001程度”……发现某件事情处于0.001程度(即结论正确的可能性是99.9%)是很少见的,如果你是一个统计学家,你会说这种情形是统计上“高度显著”的。

(英文版13-14页)

在整本书中,作者向读者提供了基于调研而得出的统计数据和图表,支持他们的每一个观点。

明确、流动、调控、有重点

明确、流动、调控、有重点是对简约教会的整体描述,整本书都被整合在这四个标题之下。这本书是如此的强调这四点,以至于我不用翻书就能把这四个要点写下来。

明确,是指教会有一个明确的定义门徒应当怎样造就的宣告。例如,教会声称他们“爱神、爱彼此、服事众人”,或是“联结、成长、服事”。关键不在于这个宣告写的有多好,而是宣告的有多清晰。整个流程应当是可见的、可教导的、可执行的。

流动,指的是所有节目和事工都为信徒成长流程的某一个阶段所设计,信徒能够从一个事工“流动”到另一个。例如,一个使命宣告为“爱神、爱彼此、服事众人”的教会有一个周末主日崇拜,帮助信徒爱神;有小组事工,帮助信徒爱彼此;还有服事事工帮助信徒服事众人。每一个阶段都挑战和鼓励信徒进入下一个阶段。

调控,指的是说教会的资源都为这个流程服务,包括雇用教牧同工和确保他们的恩赐与服事与这流程相关。

有重点,指的是取消那些与这流程无关的事工,并限制增加新的事工。然而,要做到这一点流程必须能够清楚的被解释和教导。

收获

《简约教会》有一些很好的观点。很明显,清晰而统一的流程好过繁复、彼此竞争又没有清晰目标或战略的事工。Rainer和Geiger说得很对:教会不应该只是用节目填充自己的行事历,但却没有好的节目来帮助信徒生命成长。“事工是为人而存在,人不是为事工而存在的。”他们这样说。“如果事奉的目标是为了让某些事工可以继续,这教会就必定出问题。事工的目标必须是为了人的成长,事工只是工具。”(英文版43页)

除此之外,作者也对事工的建立给出很多优秀的意见,例如如何小心的将教会简约化,如何谨慎的取消不必要的事工,等等。我特别喜欢作者建议的新成员面谈这一环节,他们这样说:

似乎比起加入教会,人们对购买隐形眼镜的委身程度更大。大部分教会只要求新成员填写一张资料卡,或一式三份的资料挡,便宣布大功告成了,教会对此毫无其他要求。申请一张百货公司的优惠卡还比这要多花点时间。简约教会却要求成员参加成员课程……他们与新成员对话,新的成员因此对教会有更多的委身和联结。

(英文版158-159页,中文版182页)

尽管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这样的建议还是非常有益处的。

值得读吗?

既然此书有强烈的观点,并且也有对教会生活的有用建议,我会推荐牧师或朋友阅读《简约教会》吗?大概不会。我有三个理由:

简约必然带来教会增长吗?

第一,根据此书的目的,它值得一读吗?表面上看来,此书有一个简单和明显的结论。对任何活动来说,有清晰的计划和战略是很有好处的。无论是管理一家财富五百强的企业,或是管理一个杂货店来说都是如此。然而,对教会而言作者的结论是否正确则另当别论。整本书都把“简约”当作是通往事奉成功的不二法门。该书的最后一段这样说:

化繁为简虽然困难,但相当值得。地狱的门会因此被推倒、撞凹和捣破。未来一代会更多接触到福音和神的美善,你的会众会走向让神的大能改变的历程。

听起来太美好了,但是作者确定成为简约教会就能将地狱的门推倒吗?成为简约教会就会让事奉“成功”吗?“成功”的定义是什么?我想简约可能成就某种“成功”,但是如何确保这种成功是圣经中所要的成功呢?

让人困惑的是,Rainer和Geiger在附录中否定了这点:

问:你们是否倡导简约教会能够使教会兴旺?

答:不是……我们不能宣称简约教会能导致任何事情发生,我们只是说,简约教会与堂会的增长有关,并且这种关系非常显著。

Rainer和Geiger并没有指出这种关系是什么,但是整本书的主调却是说简约导致兴旺。如果不是的话,何必让教会变得简约?难道作者是想说教会简约是因为她在增长?还是想说当教会增长时他们保持简约(因为他们只做自己做的好的事情),当教会停止增长是他们就变得复杂(因为他们想要加入新的事工好让教会增长)?研究数据怎么读都有可能,但如果Rainer和Geiger自己都搞不清楚,读这本书就没有多大意义。

让人担忧的省略

第二,书中有一些让人担忧的省略。在有关明确性的论述中,一个好的使命宣言不在乎圣经的真理而仅仅围绕着文字上的清晰。一个合乎圣经的门徒造就宣言可以写的很简约,但是不合圣经的也可以写的很简约。该书将“简约”高举的过分严重,对圣经的忠心则被忽视。

公平的来说,作者的确有说他们相信“正确的、合乎圣经的、正统的教义”是非常重要的(英文版14-15页),他们所援引的教会也都是福音派的教会。我不想批评过度,但是我仍然要问,组织和战略真的比对圣经的忠心还要重要吗?

当然,这本书是围绕着教会实践而写的,这没什么问题,但是圣经对教会怎么说该书却连碰也没碰。所以读者需要自己去研究圣经对教会有何要求。该书将“兴旺的教会”定义为数量上的增长,而这种定义充斥着整本书。

方法论

第三,也是最后,相信圣经对教会的教导是全备的基督徒都会质疑该书的方法论,因为该书的方法论是基于二位作者对简约教会所做的调研上。

虽然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社会学调研,二位作者一再一再的在书中阐述他们的调研并得出调研的结论。整本书都充斥着类似于“根据我们的研究”或是“我们的研究表明您应该”之类的句子,言下之意是说调研结果是论述的重要论据。但是我们应该让调研来推动教会生活吗?很明显,社会学调研应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的世界,但是这不应该控制我们治理教会的方法。

如果调研告诉我们做这个那个可以让教会增长,我们就应该做吗?

对我而言,这种方法论有一个前提,就是对教会带领而言圣经还不够,还需要额外添加的资料。我认为,如果我们足够仔细认真的去研究圣经,我们会发现教会的主并没有让他的牧人们在黑暗中摸索带领羊群的方法。

结论

《简约教会》不是一本很糟糕的书,你不会看到任何异端教导,但我只是觉得此书并不必要。它给教会领袖们一个错误的方向——统计调查。Rainer和Geiger用他们的统计研究做出了一些很好的结论,但是他们并没有指出神所交托给教会的真理——神永恒不变的话语。还是找一本这样的书来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