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成功神学的土壤 : 健康教会九标志

II. 纯正教义

成功神学的土壤

Article
2014-12-04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Soil of the Prosperity Gospel
翻译:季方

感恩节之后两天,保罗·克劳奇离世去见造他的主了。他与妻子珍妮丝在1973年创办三一广播网(TBN),随后将它建成为一个庞大的媒体王国,拥有84个卫星频道,超过1万8千家电视与有线电视分支机构、一家游乐场等等。三一广播网向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洲进行不间断广播,其中大量鼓吹成功神学的内容使得保罗夫妇成为极其富有的人。这种信息显然吸引了许多人,成功神学究竟是如何在我们这个时代扎根的呢?

成功神学以不同种包装形式出现——信心、积极认罪等等——但它的核心内容始终是人的语言和信心可以塑造现实。我们被赋予了能力让生活成真,但是我们中极少数人意识到这个特权。我们无法获得自己期望的金融安全、健康和成功是因为我们没有把它唤醒,并抓住它。这个主张背后隐藏的理念是一个更伟大的人类,相信人类从根本上是好的,并且最终是强大的。

毋庸多看,这个信息在美国和全世界应者云集——约尔·欧斯汀(Joel Osteen)、杜祁福(Creflo Dollar)、乔依丝·迈尔(Joyce Meyer)、T.D.杰克斯(T.D. Jakes)、辛班尼(Benny Hinn)——这张成功神学的名人录可以洋洋洒洒写下去,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三一广播网作节目。这些人用自己的电视节目、书籍、播客、光碟和退休会,向饥饿的消费者们兜售,如何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潜能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如何“脱离”梦想和愿望破碎的绝望(正如欧斯汀新书所教导的那样)。

取悦人的本能倾向和被文化认同的欲望,提供一个快速但有害的替代品,是相当诱人和令人陶醉的,而且对此种说法的鼓吹者而言,这也是相当有利可图的,因为证明信仰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播撒财物的种子,也就是说,送礼物给成功神学的传道人,或是买东西给他们。于是,成功神学鼓吹者们拥有的数目庞大的高级汽车,豪宅和意大利西装,虽然招致对他们奢侈生活的批评,但他们仍旧面带微笑地反驳说,他们的生活和银行账户恰恰证实了他们的信息是正确的。

一个如此贬低和庸俗基督教信仰的错谬,是如何走到今天,迎合这么多人的呢?

古老的种子,现代的土壤

成功神学是古老种子在现代土壤中所结的苦果。这个种子和亚当夏娃一样古老,也和人类本身一样久远。自从伊甸园堕落以后,人类就不断为自己制造上帝,把生活中美好的事物当做偶像,试图驯化又真又活的神,使他在我们致富和强盛的企图中助我们一臂之力。

与此同时,这片滋生成功神学的沃土有着几项现代性的特点。

现代主义

历史学家对“现代主义”这一术语的周期性与涵义存在争论,但大多数人认为,现代性这一课题的中心是,人类的努力从根本上增强了我们对生活各个方面的掌控。在科学领域如此:无论是好是坏,新技术与工具的运用极大提升了人类驾驭自然的能力。在政治领域如此:受启蒙运动影响的开国元勋们宣布这是“时代新秩序”,托马斯·潘恩在《常识》中宣称“我们有能力开始重新建设世界。”在技术领域也是如此:随身携带的电子设备带给人的便利,是几十年前的人们难以想象的。

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些发展带来的后果良莠并存。科学在带来疾病治疗的同时,产生了优生学(堕胎)。政治革命在带来民主的同时,也引发极权与破坏。科技带来互联网,却也滋生出无所不在的网络色情,更不要说人类极尽所能设计出来的其他各样彼此屠杀恐吓的机制。

后现代主义

二十世纪的恐怖噩梦引起了对傲慢的现代主义的反击,由此产生的信心与存在危机被称为“后现代主义”。如果现代主义断言,运用我们的能力迎接困难,人类集体的力量终究可以不断完善自身以臻完美,那么后现代主义则怀疑所有引导我们寻找出路的“元叙事”,重又将个人独自抛回凌乱无序的世界。

正如许多评论家指出的,后现代并不如它的倡导者所说的那么“后”。如果摒弃现代的宏景,它还是汲取了其中描绘的个人。我们不再相信,人的因素作为一个普遍特征,只要运用得当就能产生一致,并将我们引向基本真理。但文化上,我们仍然依附现代主义对外在权威和传统的不信任。我们可能对集体共同的进步感到绝望,但我们仍深深致力于谋求个人权力,希望从限制中得到解放,获得个人发展。于是成功神学找到一群现成的观众。

消费主义

高涨的个人主义受到多种因素的煽动,包括驱动现代资本主义的消费主义。只要有足够的钱,消费者就有主权,可以满足自己的欲望并改善生活。正如广告商告诉我们的一样。

消费主义的逻辑是不断增加需求,并且持续相信购买商品和服务能使我们更好——更性感、更健康、更快乐。如果有足够多的人点破这虚张声势,国内生产总值就会停滞,整个王国将灰飞烟灭。

消费主义不能容忍的是知足,就是为自己已有的感到满足,即使拥有的远非完美,但已经完全足够。但消费者文化却主张永不知足、无尽的奋斗,不止息的竞争和不安全感。

资本主义

虽然资本主义有诸多弊病,但它依旧制造了巨大的财富,提高了生活水平,这常被它的批评者所忽略。虽然它是个充满瑕疵的系统,但比现存的其他选项更有效。最易受资本主义诱惑,对其空洞承诺无抵御能力的就是蒸蒸日上、有抱负的中产阶级,包括外来移民和少数族裔。所以,这群人成为美国成功神学的主要受众也并非偶然。

资本主义不仅产生财富,也激发了人们对物质财富的追求。如果别人零债务,而且生活富裕,为什么我不能呢?如果她可以坐享优越生活,而不必从事毫无晋升机会的苦差,为什么我不能呢?

医疗进步

同样,医疗保健的进步也使得人们对自身的生活质量更有期待。人生“现世”的意义,在一个充满天花、肺结核、霍乱、缺乏可靠镇痛剂的世界中似乎更有意义。我们生活在一个罕有流行病的先进世界,如无意外或特别的苦难,我们可以合理地预期活到老年。

当然,痛苦和不幸,使人衰弱的疾病依旧常见,在天堂的这一边,我们肉身的苦楚在所难免。成功神学的鼓吹者们正是利用我们对纯洁的向往,利用人们对摆脱肉体和心灵困扰的盼望。他们告诉你,如果你有足够的信心,事情就能这样。

全球化

全球化也使成功神学的信息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当资本主义战胜竞争对手,传播与交通技术的不断改进和不断降低的成本,也为成功神学打开了更广阔的市场。

我们也许会为基督教在非洲、东南亚以及拉丁美洲的传播鼓掌,但当我们意识到其中众多高举基督教旗帜的却是成功神学时,就不禁让人战兢。一些著名的教会和知名的领袖在贫穷国家鼓吹成功神学,比如巴西普世神国度教会艾迪尔·马赛多,尼日利亚救恩教会伊諾克.阿博伊。与满有抱负,坐在平板电视前观看约尔·欧斯汀、杜祈福的美国中产阶级不同,许多巴西和尼日利亚的成功神学追随者,连指望给出可以收割他们个人祝福的几美元都负担不起。

浇灌种子:五旬节运动与灵恩运动

最后,如果说骄傲、贪婪和偶像崇拜这古老的成功神学种子,在现代社会找到了沃土,那五旬节和灵恩运动就是为之进行浇灌的。在对神迹奇事的饥渴中,早期的五旬节运动追求上帝在神圣医治和其他有形祝福中的同在与能力。在教导救恩和因信称义的同时,早期五旬节运动同样教导救赎带来的医治,这使他们轻忽了痛苦的奥秘和上帝的护理。他们教导,上帝希望所有忠信的基督徒健康,而且因为基督的死成就了这一切,信徒只需要简单的通过信心领受。如果医治没有发生,这就显明信徒还没有信心。这将能力从原本属于对人类拥有主权、超越万有的神那里,转移到那些希望成功和富有的人类手中。

这种神学与十九世纪末推崇的心理治疗和二十世纪的新思维运动,在一些主要方式上十分类似。尤其是E.W.肯扬结合了五旬节运动与新思维运动,在战后时期受到肯尼斯·哈金的推崇,并将它向近几十年来的各种运动中的领军人物大力推广。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五旬节和灵恩运动支持成功神学,相反,许多领袖和宗派都曾多次,甚至十分激进地希望与成功神学划清界线。但是他们的神学根基和感性滋养了成功神学。这些灵恩运动的教会总是奖励他们的属灵英雄,却极少检查他们的错谬。

怎样的遗产

保罗·克劳奇因慢性心脏病去世,享年79岁。报导称他和他的妻子拥有13幢豪宅、数架私人飞机,珍妮丝的狗们拥有10万美金的移动住所。保罗什么也没有带走。据推测,他把自己的王国和财富留给了珍妮丝和他的孩子。而对其他更多的人而言,他留下的就是异端邪说、欺骗和心碎。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