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牧养追求独立的千禧一代

Article
2018-07-11

原文标题与链接: A Pastoral Response to Millennial Autonomy

翻译:陈昊

 

几周前,我和一位正在创业的教会成员一起交流,他给我分享了一项当前生意人普遍面临的挑战:留住千禧代。

千禧代看重职场上的自主性。这不是说他们不想团队工作,而是说他们希望在决定做什么、何时做、与谁一起做时保留自主。他们想要一个工作娱乐二合一的地方,希望自己每周殷勤劳动之处也能带给他们意义和目标。最重要的,他们希望工作应当以关系为中心,老板不光是老板,还是朋友。如果这些要求得不到满足,千禧代就不容易留得住。

这种自主性可能会给别人带来一些问题,更会在个体之内制造一种张力,即不断增长的对从属于比自己更大者的渴望。正如大卫·威尔士所说,“自我无意承受之重”。

那么,教会如何关怀这一世代的人?毕竟,关于如何在每一个世代服侍众人,教会已经接受了装备,来面对这种挑战。我们只需要简单地学习圣经的教导,而且并不需要学习什么新的战略。

实行有意义的成员制

企业家Kevin O’Rourke说千禧一代视工作为热情超过义务,钱没有意义重要。他们希望自己的工作和消费都基于合理的理由。那么,除了耶稣正在这世界所做的,还有什么理由比这更大?当然没有了。不过,基督徒太经常忽略教会成员制与神的国度以及与耶稣在世界的工作之间的关系。很可惜,成员制常被认为不过是名册上一个呆板的名字而已。是不是教会成员,都对其基督徒生活没有丝毫影响。

有谁想使自己成为这种组织的一员呢?这有什么意义呢?

但耶稣定意让成员制成为教会中的大事,他赐给教会整体传福音的权柄,使他们以福音子民的方式生活。这个呼召不是一个人单独能完成的,例如,如果一位弟兄或姐妹陷入罪中,其他教会成员会觉得应该启动教会惩戒程序(太18:15),因此他们会找到犯罪的人,在爱中说诚实话。

教会成员应该有一种愿望——甚至义务——在这个世界和别人一同,分享他们的财物、聚会、分享福音以及行善。这些内容往往是教会之约的一部分,因为藉着这些行动,教会不仅可以向世界见证福音救恩的真理,也在教会等候基督再来的过程中保护和坚固教会。教会通过成员责任——很多人对这种责任会有出色的回应——帮助基督徒,包括或可能尤其是千禧一代。所以……

不要使成员制成为一个可选项

在千禧一代的成长中,生活的每个方面都面对数不清的选项,不过正如心理学家史瓦兹(Barry Schwartz)所说,选择越多,行动越少。这就是为何一对夫妇无法决定去哪里吃饭,最终只能呆在家里的原因。

我想,这或许是很多人宁愿继续出席聚会而不愿意做委身的成员的原因。我们的教会是为消费者而不是为委身的基督门徒设计的。想来就来,想拿就拿。

这种服侍哲学可能会吸引一些千禧一代,他们甚至也会留一阵子。但圣经很清楚地表明,如果你说自己是跟随耶稣,却仍然自己做主(常表现为作匿名的基督徒),就是自相矛盾。如果我们无法委身于神的百姓,不能爱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那可能我们从根本上并没有跟随耶稣(约13:35)。

换句话说,给人提供诸多选择,让他们和教会保持薄弱的联系,而不鼓励他们委身,这不会帮助人更加属灵——当然也不能帮助他们以合宜的方式回应神圣权威。如果一个人不能在地方教会顺服其他的肢体,那我们就不要欺骗他们说他们属于基督的身体。他们应该意识到自己在基督身体之外,而顺服基督诸多命令的方式之一就是加入教会,并顺服教会的权柄。因此……

使成为会员具有排他性

试图对千禧一代的自主性作教牧上的回应,这听起来很反常。千禧一代难道不是看重宽容和包容吗?但如果要有意义地委身于教会,部分是取决于能够分清谁是谁不是。要知道在教会之内,同时伴随着独特的权柄和责任,而这些是教会之外的人所没有的。

教会必须作出清楚的区分。教会可以藉着忠心执行纪律,比如禁止犯罪却不悔改的成员领圣餐,来进行区别。在林前5:2-8,保罗告诉哥林多人将放荡的弟兄从他们中间逐出。保罗在这里暗示,教会要阻止这样的人来领圣餐。

当然还有其他区分方式。例如,我们可以只是针对成员开会,并列一个只有成员的通讯录。无论我们如何做,对于那些委身的人来说,排他性是使成员制有意义的一种方式。在两相之间作出区别可以帮助基督徒知道根据祂的命令,他们委身于谁,和谁一起活出信仰。因此……

教导基督权柄的益处

千禧一代对权柄有着不一样的假设,他们有时称自己的父母为最好的啦啦队或朋友,但不是他们的权柄。但在基督的福音中,不是非此即彼的。耶稣的福音是关于那位配受敬拜的君王的,万膝都要跪拜,称祂为主,祂有权柄舍了自己的生命,也有权柄取回来(约10:18)。祂也是罪人之友。祂要来统治自己的国度,那些国度之民将要在祂的主权之下享受永远的和平和喜乐。这个好消息应该对无论千禧一代还是每个人的心灵诉说。

教会要经历耶稣谦卑的统治。牧者应该为每位教会成员属灵的好处而守望,因为他们都是在权下的人。教会成员应该为了自己的益处谦卑地顺服权柄(来13:17)。耶稣的权柄使一间美好的教会权柄成为祝福和喜乐的源泉。在服侍中,我们不需要害怕拥抱这权柄,尤其是在教导中。

结论

当然,以上所述各个方面都有被滥用的风险。我们需要知道教会本身也在基督的权下,我们不能在圣经未及之处捆绑人的良心。有的人因着属灵光景的不同,在回应委身的呼召时,会有不同的反应。因此,就算他们因为某些我们认为不成熟的原因仍在观望,我们也有责任耐心且爱心地忍耐。或许最终藉着神的恩典,他们会留下来,或者也可能会在其他地方扎根成长。

归根结底,教会给予千禧一代价值感和亲密关系的喜乐,但与多数人想当然认为的不同,这种喜乐是藉着委身、排他性,甚至是运用得当的权柄来实现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