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美国国民信仰不是福音

Article
2019-09-19

原文标题与链接:American Civil Religion and the Gospel Aren’t the Same Thing

翻译:张梦婷

 

约翰·福斯特·杜勒斯(1888-1959)在1953-1959年期间担任德怀特·大卫·艾森豪威尔的国务卿。在其任期内,美国和苏联之间的冷战不断升级,两方都尝试去理解对方的动机和目标,并同时想要在国际舞台上赢得更重要的地位。杜勒斯是美国历史上任期最长的国务卿之一,他影响力巨大,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之一。艾森豪威尔总统在1956年的日记中写道:“福斯特·杜勒斯在外交领域的能力无人能及。”同时期大部分的美国人也会同意这一点——1953年的民调显示只有百分之四的美国人对于杜勒斯看法消极。全世界都在1959年为其的逝世哀悼。对其感情充沛的悼词使得前国务卿迪安·艾奇逊感叹“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在任上殉职。”

作为国务卿,杜勒斯坚信自己带着神的旨意和使命。他相信神拣选他担任这一职务是为了复兴美国自由的精神。他也认为神拣选美国来完成一项特殊的使命:“我们的建国元勋们有很强的使命感。”他在1947年说到,“如果我们放弃我们在世界上的使命,那我们自由的社会很快就会退化成对他国指手画脚的行为。”

杜勒斯对于神圣使命的确信是源自于他在19世纪后期纽约州北部所接受的长老会教导。从二战早期一直到他生命的终结,杜勒斯都坚信美国是属灵的国家,因此,美国最终会战胜其他邪恶力量。不仅如此,他也相信美国的教会在这一过程中有着关键的作用。

杜勒斯相信基督教信仰是有活力的,而不仅仅是一系列给个人去思考的教条,基督教不是与世隔绝的。他认为教会是对自由有效的保护,因为教会彰显道德律法、爱和弟兄情谊。教会是世界的光,驱散关于无神论和共产主义的哲学。

但是在杜勒斯事业的后期,尤其是他去世之后,他的形象开始变坏。人们厌倦了他道德主义、自以为义的清教徒形象。他的很多演讲将听起来很高尚的理想主义与对战争的鼓吹混为一谈。他创造的一些词汇(类似于“外交边缘政策”和“大规模的报复”)毫无必要地煽动了美国的仇敌并且惹怒了他们的盟友。在二十世纪末期,杜勒斯的名声在美国民众中糟糕透顶。1987年的一个调查显示,他位列美国有史以来最差的五个国务卿之一。

杜勒斯去世几年后,他的女儿Lillias Dulles Hinshaw评价了她父亲对于使命的看法。她个人是一位被按立的长老会神职人员,她说杜勒斯从他父母继承而来的神学思想既有好处也有缺点:“我认为它的好处在于你感觉你被赋予了一项任务去执行。当然,它的缺点就在于你会错误地认为自己是神的代言人。”

杜勒斯作为外交官的事业对美国的基督徒发出一个警告,因为他常常分不清“完成自己的任务”和“替天行道”的区别。举例来说,杜勒斯常常将耶稣的大使命与美国传播民主的精神混为一谈。在1953年,他在其纽约老家的教会150周年庆典上讲道。讲到大使命,他说到:“美国人……应当利用每一个机会向全世界宣言自由的福音和好消息。”

为了推进这一思想,杜勒斯用不切实际的词汇来描述美国。这件事体现出了他常常不能从一个健康的角度认识神的呼召。相反,他将弥赛亚的角色赋予了这个国家。

杜勒斯的外交事业在现代社会被定义为一个简化了的摩尼教事件。Stephen Kinzer在一本2014年的关于杜勒斯兄弟的传记中把美国参与越战这件事完全归咎于他们身上。我虽认为这有些不公平,但杜勒斯在1964年导致北部湾事件的行为确实体现了对国家使命的坚持如何先引发傲慢,后带来耻辱。

我们在杜勒斯身上能学到什么

这一切和美国基督徒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杜勒斯的神学思想是偏自由的,但是他对于基督徒在世界中扮演角色的很多看法是与保守福音派一致的。他完全相信道德律法、耶稣关于道德的教导以及教会在国际事务中不可或缺的正面作用。杜勒斯是个真诚的爱国者,他有着崇高的品格;他以自己理解的方式忠心侍奉神。他是一个深情的丈夫,一个尽职的父亲——他献身于他的教会及国家。

但他也混淆了美国使命和福音。他错误地把美国看做是世界的希望。

教会的职责

教会在公众事务中有着祭司和先知性的角色。当教会代表公民领袖代求、遵守法律、求他人的益处时,教会承担着祭司性的角色。教会成为神和国家之间的中介。但是,有时教会必须发声来警告国家。当国家的法律不公时、社会堕落时、或者领导人逃避真理时,无论代价如何,教会必须传讲真理。

从好的方面来讲,国民信仰可以让任何国家的人感谢祖国。它可以让人们更加认真地对待国家历史上的辉煌和失败。更进一步说,国民信仰也可以提供鲜活的例子,让人们看到对国家忠心的历届领导人,他们在国家行正路时与它同行,在国家行歧路时呼吁它归正。

但是,当国民信仰没有被神的话语检验时,很容易会走偏。它会把国家当做神,把国家当做救世主和世界的希望。基督徒们不要被国民信仰的颂歌带偏,它们会给人一种对于理想、财富和权力的错误安全感。这在很多地方都是真的,但在美国尤甚。

当我们被试探,信靠美国国民信仰而非福音时,让我们留意先知耶利米的话:“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耶和华啊,没有能比你的!你本为大,有大能大力的名。万国的王啊,谁不敬畏你?敬畏你本是合宜的;因为在列国的智慧人中,虽有政权的尊荣,也不能比你。”(耶7:4,10:6-7)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