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不仅仅是诗歌敬拜环节

Article
2017-09-13

原文标题与链接:Beyond the Worship Set

翻译:陆骋

 

对许多人而言,包含教会主日崇拜主要部分的“音乐”环节有点像我祖母书架顶端的玻璃雕塑:你不能碰它。

诗歌敬拜环节有点成为福音派教会的固有模式,无论是由唱诗班和管弦乐队,还是由八重唱的独立民谣乐队伴奏。如果你正逢开始欢迎环节和讲道之间的某刻踏入教会,那你正巧赶上差不多20-30分钟的诗歌部分。

所以,到底诗歌敬拜环节是指什么?它应该放在教会崇拜中吗?

简单来说,诗歌敬拜环节是精心挑选的敬拜诗歌或圣诗所组成的连续集合。它反映出深思熟虑和创造性。它可不仅仅是挑选一些流行歌曲然后匆匆准备一番,好像杰克逊·波洛克的作画风格(译注:杰克逊·波洛克是美国画家,他的作画风格比较随意)。

就像正餐前有开胃小食、前菜或餐后甜点,诗歌敬拜环节也伴随着一个动态架构或者主线。这个环节可以是由宣召或邀请诗歌作为开始。这首诗歌设立了特定主题,并且邀请参与敬拜的人赞美神。接着,又有两首诗歌在旋律和歌词上进一步展开主题。这是“开胃菜”部分。如果第一首诗歌聚焦于神的属性,那这两首诗歌就使教会思想自己的罪和基督的救赎。最后一首诗歌是神学和音乐上的高峰。它可以结合对复活的颂扬,或者呼召信徒以信心并跟随基督作为回应,或者仅仅是赞美的宣告。鲍勃·考夫林(Bob Kauflin)在他的书《敬拜至关重要》(Worship Matters)里支持这样深思熟虑的主题性发展,他还列出了一系列有帮助的可尝试的诗歌敬拜框架。

总的来说,我认为如果诗歌敬拜环节运用得当的话,是很好的主意。在我从前的教会,我是负责敬拜带领的,我每周花大量的时间制定和准备音乐敬拜环节。我的盼望是这个过程会帮助信徒运用他们的头脑和心灵,在有力的赞美中回应神,我也相信神祝福了这样的努力服侍。

诗歌敬拜环节之所以能成为荣耀神的途径,是因为深思熟虑编排诗歌的次序帮助我们透过展现群体敬拜的方式来“造就教会”(林前14:26)。它使得诗歌统一于某个核心概念,这促进会众对此的认识。如果使用得当,诗歌敬拜环节预备会众面对讲道涉及的具体问题和优先性。如同叙事中的开始、中间和结尾,诗歌敬拜环节能抓住我们的想象力,帮助我们透过诗歌顺序所表现出的隐含故事来亲近神。

诗歌敬拜环节:潜在的陷阱与解决之道

所以我不想说诗歌敬拜环节完全是个糟糕的想法。但是我仍然想把祖母书架上的这个玻璃雕塑拿下来,看看它是否能被改进。

为什么?尽管诗歌敬拜环节有许多值得称赞的地方,但它并不是毫无危险的。有三个潜在的陷阱值得一提。我会以某些方式辨别每个陷阱,并且超越敬拜环节本身来思考。

1. 诗歌敬拜环节可能使主日崇拜的顺序看上去割裂

首先,诗歌敬拜环节会使主日崇拜看上去割裂。如何牧者或其他领袖不小心,诗歌敬拜环节会潜移默化地传递一个信息:主日崇拜基本上分为两个部分,唱诗和讲道。敬拜主领负责前半部分,然后把时间交接给牧师讲道。

我担心许多福音派人士把公共敬拜割裂为两部分:诗歌敬拜部分,服侍对象是那些更喜欢以情感经历神的人,而讲道是为那些理性的、用左半边大脑思考的人准备的。最糟糕的情况是,这种错误的二分法使得大家一直持这样普遍的误解,即诗歌部分的敬拜就是教会的敬拜,以至于产生这样的说法:“今天的敬拜(也就是诗歌)真的很棒,但讲道有点枯燥”,好像讲道不是崇拜一样。

然而在我们安排崇拜流程时,我们必须绞尽脑汁传达这样的观念,即唱诗和讲道(及其它要素,见第二点)是合神心意的“敬拜”,它们对所有信徒来说也是必需的。

以下是一些避免这危险的建议。首先,如果你教会的崇拜流程通常是“30分钟唱诗,30分钟讲道”的模式,那就定期改变主日敬拜的流程。可以考虑在诗歌环节中穿插祷告、诵读经文或者默想。偶尔尝试把讲道放在更接近敬拜开始的时候,把大部分诗歌放到讲道之后。

让某个非敬拜主领或者讲道的人,更合宜的是让长老来带领整个敬拜。把这个人成为“召集人”、“主持”或者“崇拜主领”(我们教会通常用这个称谓)或其他任何你觉得不错的称呼。但要确保他不是诗歌带领或者讲道人。如果这个人负责欢迎和通知,诗歌的介绍,主持奉献礼,带领祷告等等,那他可以使整个敬拜流程更统一。

为主日崇拜定一个紧扣讲道经文的主题。确保诗歌、祷告甚至开场词都与此主题相关。当会众意识到整个敬拜都是关于“神的信实”和“在苦难中认识基督”,这会帮助人们避免这样的感受,即整个主日敬拜不过是演唱部分加上一个没有关联的演讲。

2.诗歌敬拜环节可能使教会轻看其它非音乐的要素。

诗歌敬拜环节的另一个危险是它可能使教会轻看其它非音乐的要素。保罗告诉提摩太:“你要以宣读、劝勉、教导为念”(提前4:13)。他教导年轻的牧者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提前2:1)。他期待哥林多教会的肢体“每逢七日的头一日”将奉献留出来(林前16:2),鉴于此,许多人推论说奉献是新约教会公共崇拜不可分割的部分。耶稣命令他的跟随者为新的门徒施洗(太28:19),而他也赐下主餐,以至于他们可以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林前11:26)。教会在公共敬拜中所作的远不止唱诗和讲道。

诗歌敬拜环节的危险在于会让其它合乎圣经的敬拜要素淡化成背景。如果会众期待(或者甚至要求?)有反复排练过的、富有创造性的诗歌敬拜的经历,那会导致其它圣经教导的敬拜要素的表达被排斥。当然,我并非认为有人刻意淡化合乎圣经的敬拜要素。我只是想特别提出一个我观察到的模式:当教会看重诗歌敬拜到一个地步,付出大部分时间精力在这上面,其它的敬拜要素就会变得薄弱和敷衍了事。

牧师和其他敬拜主领如何在带领诗歌时避免这种倾向出现?

如果你使用诗歌敬拜环节,要抵制这样的想法—环节必须仅仅包含音乐,以达到最大的影响力。诗歌敬拜并不是演唱会。将公祷和诵读经文穿插于诗歌之间。

在崇拜中促进一种敬虔的、扎实的祷告文化。如果你在公共敬拜中投入大量时间祷告,那么你不必惊讶于会众也将祷告作为个人属灵生活中的优先。

我们如何加强公祷?在祷告中充满圣经的真理:“我们难道不是从圣经中获知认罪与悔过的语言吗?我们难道不是从圣经中获知在祷告中相信和宣告的神的应许吗?难道我们不是从圣经中借着祷告中的祈求来获知神的旨意、神的命令以及神对他子民的期待吗?既然如此,公祷应该重复和反映整本圣经的语言。”

音乐排练时间和价值观也是息息相关的。如果你的教会看重精心设计的音乐,那你的乐队或诗班会花很多时间在排练上。为什么不多花些时间精力来预备公祷呢?

最后,在你的敬拜中促进敬虔的经文诵读的文化。如果我们相信神的道“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来4:12),那就让剑出鞘,锋芒毕露吧!诵读圣经,以至于至高的真理在你会众的耳中回荡。可以考虑训练一些会众更好地诵读经文:满带深意、强调、庄严和喜乐。我们也分发Tim Challies有关如何公开诵读经文的好文给每位在教会中诵读经文的人。

3.诗歌敬拜环节可能培养一种娱乐的文化

第三,诗歌敬拜环节可能培养一种娱乐的文化。当然,这样的危险很有讽刺性,因为诗歌敬拜环节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把一组歌曲连成具有神学内容的统一主线。但我担心,当会众经历整个环节的颂唱后,产生的并非是对圣经主旨的感恩,而是一系列激动人心的歌曲组成的演唱会历程。

尽管我不反对公共崇拜中的创造性和情感表达,然而我相信过于强调来自音乐的情感回应也有可能导致圣经的真理被忽视,而不是被光照。歌罗西书3:16节的一个含义是,当我们歌唱时,如果基督没有丰丰富富存在我们心里,那么我们需要改变歌唱的方式。

正如Neil Postman在《娱乐至死》中辩到,娱乐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流话题。教会必须认清这个事实,但不应该屈从于它。我们的主日崇拜不必像演唱会或者电视秀,即使这样的主流定义着后现代人类的潮流。相反,我们有机会在崇拜中展现完全不同的信息,是从神的自我启示出发的。我们的敬拜—无论是现代还是传统,高派教会还是低派教会,都应该避免以人为中心的经历主义,信靠超越的神。

所以,如果一组诗歌敬拜环节能够帮助人们崇拜、珍爱并认识更多我们圣洁的创造主,那么无论如何请使用它。但是如果在你的教会中,诗歌敬拜环节倾向于将更多焦点放在乐队的技巧过于救赎主的伟大, 那么这需要作出改变。

那么我们该如何抵御这种让诗歌敬拜环节渐渐带离教会趋向娱乐化的道路呢?

尽你一切可能让你的会众能听到其他人的歌唱。这是最基本的圣经原则,保罗劝勉信徒要“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弗5:19)。但是,这对培养基于歌词的投入和享受的氛围大有帮助。

培养在公共敬拜中对他人的关注,以及你自身唱诗时如何展现音量和表达,实际上都会鼓励其他人,帮助众人抵御自我中心。实际上,这包括调低乐队伴奏的音量,引导司琴专注于悦耳、简单的伴奏,而不是复杂、过于艺术性的表演。

提供一个框架,透过诗歌帮助解释敬拜的主题。比如,与其在崇拜开始时使用灯光效果和混响吉他伴奏(感觉很像演唱会),不如以宣召或简短的祷告作为崇拜的开始。

在音乐开始前,崇拜主领给予几句简短的介绍或教导,作为诗歌的过渡。这种对将要唱的诗歌的解释是极有价值的,不但是对信徒,也对那些可能不知道接下来要听到何种音乐的慕道友来说也是如此(见林前14:24,里面谈到了使敬拜让不信的人也可以明白)。是的,在唱诗前有这样的简短分享会有一些奇怪。但即使在崇拜中这样的“缓冲”也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与会众的想法产生互动,并且抑制娱乐文化的蔓延。

另外,让大灯都开启。黑暗、烟雾机和聚光灯都让人误以为焦点是在乐手身上。相反,明亮的灯光以及合宜的舞台—可能的话甚至可以让司琴在舞台侧方—传递着这样的信息,真正重要的不是诗班或者敬拜团队,而是诗歌的内容以及整个会众的参与。

把静默当做朋友,而不是敌人。如果在诗歌及祷告中间或者在奉献与讲道中间有片刻安静,这并非糟糕之事。毕竟,这是基督徒敬拜的聚集,不是什么电视剧。实际上,在环节转换中允许有静默,可以更新人们精神上的敏感度,也使教会默想敬拜中接下来的流程。此外,也可以在祷告和默想中加入设计好的安静时刻。和成百上千其他信徒坐在一个大厅里,只是在主面前静默,在这样喧闹、令人分心的时代是相当逆文化的。

工具箱里更多的选项

综上,我并非要把诗歌敬拜环节描绘成一个怪物。它是有用的工具。但是鉴于以上三个原因,我不认为这是我们工具箱里唯一的选项。如果我们真的要使用诗歌敬拜环节,我们应该要确保崇拜流程的统一,而不是割裂,以至于它突出其它敬拜的要素,而不是贬损,并且要帮助人们在神面前敬畏,而不是追求娱乐的经历。

当我们设计敬拜流程时,在读经、唱诗、祷告、听道和圣礼中,涉及到形式与工具时其实有相当大的自由度。我祷告当牧师和敬拜主领愿意不局限于诗歌敬拜环节来思考时,神给我们智慧带领教会献上对他合宜的敬拜作为献祭。我祷告我们的教会被神的灵充满,在那位为我们献上自己的神的儿子里面有更多喜乐,成为敬拜他的人。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