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主祷文的公共层面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主祷文的公共层面

Article
2015-06-30

原文标题与链接:Corporate Aspects of the Lord’s Prayer

翻译:张巍巍

 

当耶稣退去祷告时,他经常带着门徒中的一小群人。在他变相之前,“他带着彼得、约翰、雅各上山去祷告”(路9:28)。在客西马尼园,他带着门徒和他一起警醒和祷告(太26:36-38)。正是这一天,耶稣呼召他的门徒离开小群体去祷告,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那里就有他在他们中间(太18:20)。

因为耶稣命令我们一起祷告,我们应在我们的家中祷告。室友应该一起祷告,如果可以的话每天,但也至少每周一次。父母应和他们的孩子一起祷告,在吃饭、睡觉和全天。丈夫和妻子应该为家庭的日常需要一起祷告。

基督徒也应该在小组中祷告。家庭查经和团契小组有时会考虑在教会生活中最近的发展。聪明的基督徒从来不满足于一周只有一次崇拜。周间他们总是为祷告而聚会。第一代使徒去圣殿中祷告。使徒保罗在他建立的所有教会都举行家庭聚会。甚至在逼迫之下,基督徒在像墓穴这样的地方见面祷告。整个中世纪的男女社交都是因祷告而安排的。在宗教改革期间,牧师因着圣经教导和祷告聚会,许多清教徒组成家庭小组。总之,基督徒总是在和他的弟兄姊妹们日常见面时祷告。如果祷告会对他们有益,像彼得、吕底亚、明谷的伯尔纳(1090-1153)、慈温利(1484-1531),祷告会也对你有益。使教会成为团契的原因之一,事实上是信徒们在一起祷告。

因为主祷文是家庭祷告,我们不仅彼此一起祷告,也为彼此祷告。最后的三句请愿,我们不是为我们自己祷告,而是首先为整个教会祷告。

我们日用的饮食

当我们说,“赐给我们日用的饮食,”我们是为我们的日常供应祷告。我们正要求神满足我们弟兄姐妹的物质需要。这是教会公告经常提到在医院中的人,或者宣教的需要,搬家需要帮助的原因。这也是小组中花时间分享个人祷告事项的原因。当耶稣教导我们祷告时,他教导我们为家庭需要祷告。

为某个弟兄或姐妹祷告是灵命成熟的标记。想象一个很苛求的小男孩。他每天要他的父母喂他早餐,找衣服,系鞋带,带他去公园,给他零食,为他做一百件事。一天,小男孩有一个请求,不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他的小妹妹。他说,“爸爸,你可以帮助我妹妹吗?她爬到梳妆台上,下不来了。”小男孩的父亲被他儿子为另一个家庭成员担心所感动。同样,我们的天父想要我们为弟兄姐妹日常供应请求。

我们每一天的饶恕

我们也为我们的日常饶恕祷告,就是当我们说“免我们的债”时所做的。一些罪是私人的罪。个人心中的隐秘的罪。然而每个基督徒需要认自己个人的罪,其他的罪是集体性的,由国家、城市、教会或家庭所犯的罪。尤其它们不是某个人的错误,而通常是每个人的错误。因此神要我们为此负责,不仅为我们个人的罪,而且为我们群体的罪。这就是旧约中许多伟人——比如,但以理(但9:4-19)和以斯拉(拉9:5-15)——为整个民族认罪的原因。

当我们用主祷文祷告时,我们不仅认我们个人的罪,尤其认教会集体的罪。我们教会普遍的罪是什么呢?骄傲?嫉妒?假冒伪善?偏见?贪婪?这类罪要求一同悔改。一般情况下,教会本身认罪,圣灵才会带来复兴的力量。

不要让我们陷入试探

最后,当我们说,“不要让我们遇到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我们为神每一天保守我们祷告。作为一个牧师,我经常为我们的会众献上这种祷告:“主,今天我们中的一些人受试探犯罪。求你拦阻我们堕落!为我们远避试探开出路!从罪和撒旦的捆绑中拯救我们!”

日常供应,每日的饶恕,每日的保护——这些事情是在我们的家庭祷告中所祈求的。我们为这些事彼此祷告,加强我们家庭的联结。正如居普良解释:

这位在万物之先的和平的教师与合一的主将不是只听单独和个人的祷告,就是单独为自己的祷告。因为我们不会说“我在天上的父”,也不会说“赐给我日用的饮食;”也不是每个人要求只是赦免他自己的债;也不是请求单单他自己不要陷入试探,拯救脱离凶恶。我们的祷告是公开的和公共的;当我们祷告,我们不是为一个人,而是为所有神的子民,因为我们是同一肢体。

这篇文章被允许引用,摘自《当你祷告:让主祷文成为你自己的祷告》(2000; repr. Phillipsburg, NJ: P&R, 2006), pp. 43-45.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