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公共祷告不只是你的个人灵修

Article
2017-12-27

原文标题与链接:Corporate Prayer Is More than Your Personal Quiet Time

翻译:张晶

 

祷告是个人性的,正如耶稣教导我们要“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太6:6)。不过,祷告也是公共性的,正如《诗篇》为神的子民聚集时该如何唱赞美诗和祷告提供了指引。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公共祷告呢?它为什么重要呢?

最近我和一位朋友聊天,他觉得教会不再吸引他,于是便停止聚会了。“既然我不能从中得到任何东西,那我为什么还要来呢?这,”他指着广袤无垠的户外说,“才是我的教会!”

我的这位朋友会说基督教只是他自己和耶稣的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最好的情况是,你所信的是一个失去活力的基督教;最糟的情况是,你能确定你所信的是基督教吗?

现今西方世界把个人主义偶像化的倾向愈演愈烈,这让神学家大卫·威尔斯痛心不已,

“我们已经渐渐相信找寻自我的真实性比其他一切事情更重要……当这些想法已经潜移默化地影响教会时,我们的灵性已变得极端私人化和个人主义,我们对委身的概念怀揣敌意,在道德伦理方面也极其冷漠。正因如此,我们失去了对神的渴慕、对他话语的品鉴力以及对依靠耶稣的感知力。我们的神已变得太过渺小,也常常消失在我们内心的各种成见里。”[1]

如果我们要迎战人生中的重大问题,我们需要一位伟大的神。那么我们要如何恢复对神的伟大的认识呢?我们可以从铭记这一点开始做起,即作为基督徒,我们是一个家庭的一部分,也是同一个身体的肢体:“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林前12:12)。

没错,我们是独立的个体;然而在基督里,我们不只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也是合一的整体!

要主动,不要被动

如果你要接住一个棒球,你需要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各司其职。如果你的手臂不动,你就会被打得鼻青脸肿。

同样地,如果教会是一个身体,肢体每部分都要积极主动地各按各职(弗4:16)。当会众听讲道的时候,他们不是在享受款待,而是在接受装备(弗4:12;帖前5:21;徒17:11)。当会众唱赞美诗时,他们不只是在表达自己,他们是在彼此对唱(弗5:19)。当奉献盘传递的时候,他们不只是在给予,他们是在支持福音事工以致于可以服侍整个教会甚至其他教会(林前9:14;16:1-2;林后9:7)。作为教会,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是集体地做。

以此类推,当一个教会祷告的时候,她也是在集体地祷告。当某人带领会众祷告的时候,我们不是袖手旁观,而是他们一起祷告。公共祷告不是300个人各自在灵修,而是300个人一起在祷告。

落到实处

这里有两条帮助我们教会大家庭操练公共祷告的建议:

首先,可以鼓励带领人在祷告的时候用“我们”这个人称代词来代替“”。当他祷告的时候,他不是在做属灵的表演秀,而是在代表教会祷告。他作为教会大家庭的代表,借着祈求、认罪或感谢来亲近神。

其次,可以鼓励会众在祷告结束时说“阿们”。保罗在教导公共祷告的时候问道:“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话,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呢?”(林前14:16b)。说“阿们”不是一个形式,而是在表达:“我认同刚才所祷告的内容,那也是我的祷告。”如果你不认同,就不要说阿们!

以身作则地教导

约翰·斯托得曾写道:

“我记得几年前匿名访问一个教会,我坐在最后一排……教牧公祷的环节到了,由于牧师当时在休假,是一位平信徒弟兄在带领。他祷告说希望牧师假期愉快。这说得不错,牧师应该有愉快的假期。然后,他为教会里一位即将生产的姐妹祷告,希望她可以平安地生产。这也是不错的。接着,他为一位生病的姐妹祷告。在这之后,公祷环节就结束了,整个过程只持续了20秒。我对自己说,这是一间乡村教会,她的神也只有这片乡村这么大。这间教会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丝毫兴趣,他们不曾想到贫穷的人、受欺压的人、难民、暴力泛滥之地以及世界福音化等议题。”[2]

那些带领教会祷告的人是在向神祷告,同时也是在教导会众如何祷告,无论结果好坏。

牧师们,你们的公祷教导给会众的是怎样的一位神?是一位只有乡村那么大的神吗?还是《圣经》里那位让我们心存敬畏以及倍感激励的神?带领公祷的人应该仔细思考他们祷告的方式、主题和内容。

在祷告的方式上,你是否向神表现出应有的敬畏,同时也在勇敢的信心中安息?你的祷告是真诚温暖的,还是冰冷机械化的?是词藻华丽的,还是像私下祷告那样言语平实的?我们学习祷告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和别人一同祷告。

你祷告的主题又是怎么样的呢?换言之,你怎么知道要为哪些类目祷告呢?《圣经》中的祷告给予我们指导。可以把在主祷文所涉及的主题作为范例:当我们祷告时,我们应该要祷告神的名被尊崇(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神在我们及周围人的生命中掌权(愿你的国降临)、从神而来的恩典使我们信靠神(愿你的旨意成全)、我们的需要(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赦罪(免我们的债……)。卡森的《保罗的祷告》以及马太•亨利的《祷告之法》是两本很不错的书,教导了如何按照《圣经》的主题来祷告。用《圣经》来规范我们祷告的主题可以促使我们走出自己祷告容易落入的窠臼。如果我们拥有一位伟大的神,让我们的祷告也宏大起来。

最后,我们来看祷告的内容。《圣经》不仅应该为我们祷告的主题设立议题(比如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祷告,提前2:2),也应该在我们为特定主题祷告的时候塑造我们所祷告的具体内容(比如智慧,公义,谦卑,雅1:5,诗72:2,可10:45)。当你为某件影响到教会成员的不公义事件祷告时,你的公祷是教导如何为不公义祷告的典范吗?不管在这件事上是否有值得庆祝或哀伤的理由,你的祷告有教导会众如何按照《圣经》来祷告吗?

我们必须抵制私人化基督教所带来的有害影响,因为我们知道作为一个教会整体来祷告意味着什么。在公共祷告时,我们明白神不是满足我们各种需要的仆人,而是一位让我们感到敬畏战兢,并且激励我们更多祷告的神,因为他既命令我们要祷告,又充满慈爱地乐意听我们的祷告。

[1] 大卫·威尔斯。

[2] 约翰·斯托得(Ten Great Preachers, p.117, Bill Turpie, ed.)。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