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数算年龄歧视

Article
2015-05-31

原文标题与链接:Counting Ageism

翻译:张金星

 

我刚记事儿时,埃尔希·丹妮逊(Elsie Dennison)小姐是我的主日学老师。时光荏苒,我对她仍能记忆犹新。她75岁,有点驼背,她那棕色头发我现在怀疑是不是完全是真的。她就站在我们在沿海缅因州的小浸信会教堂的教室里。我们人不多,三四个孩子而已。然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神奇的味道。丹妮逊小姐爱我们,她用教会的法兰绒图板,认认真真地教导我们福音。在那小教室里,童叟老幼一起在耶稣基督之名里彼此相连。

可如今,这种忘年交式的跨代福音联合却受到挑战,一些基督徒过分强调与同龄人的友谊,失去了跨代团契的机会。这种隔阂,即所谓的年龄歧视,削弱了福音的力量。

年龄歧视的种类

早期基督教领袖居普良曾经说过:“谁分裂基督的教会,他就不能披戴基督。”[1]当涉及代沟差异时,这种行为会通过两种方式显露雏形。

首先,老一代人从年轻人中分离出来。我们都听过教会里面发生这种事:年轻人不被信任,而教会的年长会友们控制着教会事务。虽然许多年长的基督徒非常喜爱年轻的信徒,但是却并不那么信任他们,他们还是觉得自己亲力亲为更可靠。这就造成了基督身体的分裂。[2]

其次,年轻人从长者中间分离出来,这种情况今天更为普遍。[3] 当年轻人没有被教导去尊敬老年人,其行为就是“敞开大门的骄傲和愚蠢”,神学家大卫·韦尔斯(David Wells)如此说。这种姿态使其错失那些追求爱又尊重长者的人们所积累的祝福。[4]年轻人年龄歧视的最强形式是阴沉着脸不喜欢老人。尽管许多教养良好的年轻人避免这种精神并且敬爱老人,在我这代人来说,年轻人反权威的年龄歧视却显得尤其突出。

有些教会成文或不成文地实践着年轻人主导的年龄歧视。考虑处境化,用人的自然倾向和背景向失丧者伸出双臂当然非常好,然而当会众实践某种音乐、讲道以及服装等风格时,似乎老一代人是被排除在外的。虽然这些会众并没有故意排挤老年人,但长者们似乎愿意离他们远点儿,结果神失去了原本理所当然归他的荣耀。[5]

圣经中关于年龄问题的见证

圣经就此问题的教导使我们与自然倾向抗争,就是想要首先考虑基于相同背景去结交他人。对那些在我们当中有时忽略老年人的肢体,新约的作者们引导我们去爱所有的信徒,无论我们彼此有多大差异。[6]约翰福音15:12-13记载了基督临别时向门徒说的话,为这种思想奠定基础:“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 [7]

保罗在提多书2:2-6强调了这一原则。在此,他教导说一个各年龄连成一体的教会能够使会众在彼此的鼓励与坚固下改变生命。他写道:

又劝老年妇人举止行动要恭敬,不说谗言,不给酒作奴仆,用善道教训人,好指教少年妇人爱丈夫,爱儿女,谨守、贞洁,料理家务,待人有恩,顺服自己的丈夫,免得神的道理被毁谤。(提多书2:2-6)

这是很美的一段话。年龄各异的基督徒们不仅仅是在教堂里同坐一排,我们跨越各自的差异,并在成熟的信心中彼此建造。[8]

然而不止如此。当不同年龄的基督徒聚集在一起时,一些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我们彰显福音也宣告我们真实的身份。这就是基督在约翰福音17:23所应许的:“我在他们里面,你在我里面,使他们完完全全地合而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来,也知道你爱他们如同爱我一样。”约翰在这里教导像我这样有年龄歧视倾向的人,合一的教会传讲福音时有一种力量,是我们仅靠个人永远无法明白的。只有当世人观看聚集的教会时,他们才能整全地明白福音。

另外,我们这么做展示了教会的真实本质。我们不是一个社交俱乐部或宗教团体,一群人支付费用又开会。我们是天国的一瞥,是那将要降临之国今世的预表。我们如今的合一向世人展现出爱得以完全并且神被高举的一幕。

调整我们的视角

摇滚乐还是流行轻音乐?扎领带还是穿牛仔?赞美诗还是投幻灯片?在这些问题上明智的选择会影响我们与非信徒朋友相处的能力。神透过其子民的多样性被荣耀,他也同样使用我们的自然喜好拓展他的国度。然而从上述的经文中清楚地看到,会众合一见证了福音有独特功效的大能。神学家弗朗西斯·薛华也明白这一点,他(Francis Schaeffer)挑战教会:“除非世界看到基督徒们真正的合一的现实,否则我们不能指望全世界相信父差遣子,耶稣所宣称的是真实的,基督教信仰是真实的。”

那么,我们可以扪心自问:我是促进福音合一的器皿吗?我们爱基督的人都不愿阻挡福音——但是这种情况是不是会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或者教会中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又如何改变呢?就我极为贫乏的经验来说,我给不出一个完美的建议来。然而肯定的是,当我们致力于会众合一并为此辛勤耕耘时,不仅不会损失分毫,而且只会收获良多。这样的努力不仅会使我们加强传福音的事工,而且能坚固我们教会本身。

结语

丹妮逊小姐几年前安息主怀了。她如今在天家敬拜。作为我们的主日学老师,她教我们这些孩子信仰基础的真理:福音并非通过我们的聪明辞令或精心策划而被尊崇,而是透过在地方教会里宣扬基督,将老幼聚集在一起,把福音的画面切实活出来,注入会众的生命中。

 

尾注:

1. 引自麦葛福(Alister McGrath)著《基督教神学读者》464页;原文出处在居普良(Cyprian of Carthage)的《论公教会合一》(de catholicae ecclesiae unitate)5-7页;在《基督教作家总集:拉丁部分》(Corpus Christianorum: Series Latina)卷3, M. Bevenot主编 (Turnholt: Brepols, 1972年出版),252.117-254.176.

2. 这问题就像当年保罗针对这样的不满,而带着期望劝勉提摩太时那样古老:“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轻。”(提前4:12)

3. 这样行事为人的年轻人忽视了圣经的教导:“白发是荣耀的冠冕,在公义的道上,必能得着。”(箴16:31)。因此,老年人值得敬重。

4. 大卫·韦尔斯(David Wells)著《真理无立足之地》,100页。

5. 在此我想说为着传福音的缘故利用诸如年龄爱好等共同性是很好的。这似乎是吸引非基督徒来教会求告基督的主要原因之一。然而,一旦非信徒归向基督,我们难道不该教导他们教会是一个不分信徒背景的地方且福音要我们人人平等又在基督里合一吗?

6. 保罗在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里详述了关于基督教会作为一个身体的教义。我们来读哥林多前书12:12:“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腊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这段经文足以帮我们理解基督徒的合一。再来看加拉太书3:27:“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这段经文并非教导我们基督的福音抹杀我们的个性及与众不同的背景,但是身体的合一是指我们彼此相待时好像那些隔阂事实上完全不存在一样。

7. 学者D.A.卡森谈到这种改变的爱时说:“神的爱改变我们,好使我们影响他人也藉此改变。我们爱因为他先爱了我们;我们原谅因为我们站在被原谅的地位上。”《神的爱,这困难的教义》,82页。

8. 保罗在提摩太前书5:1-2节中辞锋犀利地写到:“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少年人如同弟兄;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少年妇女如同姐妹;总要清清洁洁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