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书评:约翰派博《让万国都欢呼》

Article
2016-02-01

原文标题与链接:Book Review: Let the Nations Be Glad!, by John Piper

翻译:叶珊珊

 

 

作为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对上帝在全球做些什么总是异常好奇,但与此同时我却几乎对“宣教的世界”一无所知。过去的五年里,我在南亚的一间地方教会跨文化服侍,是这跨文化的侍奉彻底打开了我对“宣教”的眼界。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能见证神如何透过基督信实地祝福万邦,见证神如何使用那些忠心良善的仆人完成祂的旨意,实在振奋人心!从另一层面而言,我也被那些令人沮丧的事实不断警醒,亲眼见证如此多的宣教禾场痴迷于“人数”、依赖于实用主义,从根本上忽视了地方教会。所有这些外显的证据岂不都在诉说着我们的宣教侍奉是多么根深蒂固得以人为中心?且不说少数例外,导致其发生的缘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些“高举圣经”的教会所差派的跨文化宣教者,远远少于那些已然在弱化圣经教导的教会。以至于在宣教禾场上我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那些改革宗的教会都去哪里了?”

约翰·派博的这本《让万国都欢呼》于1993年首次出版,至少对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本书涵盖了两方面非常精彩的论述,它对以人为中心的错误宣教理念给出了最佳的解药,其次它对促进改革宗团体能有一颗普世宣教的心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派博在此书的序言中极富情感的陈述:“我心所热望的就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教会、宣教机构和社会事工都能以神为中心,高举基督,被圣灵充满,扎根在神的话语中,开展全球性的宣教,赢得失丧的灵魂,并不断追求公义。”(9)在这本书的每一页、每一句话中你都能强烈感受到派博对宣教如此的热情。

概览

派博本人考虑问题的特点就是一切都以神为出发点来思量,故此,派博认为,宣教乃是透过敬拜、祷告和患难以彰显神至高无上的荣耀。当他以神为出发点思考宣教问题时,他不仅在圣经经文本身下足了功夫,同时也深入研究了那一群顺服神宣教的呼召,将救主的好消息传到外邦使万国都欢欣的弟兄姐妹。

宣教是为了敬拜

派博在本书开篇便提到了“敬拜”这一主题,许多读者对派博的观念已非常熟悉,他十分强调我们作为受造者最终极的目标乃是荣耀神并以神为乐。在宣教的事工上,我们更应该将这基础理念融入其中,使宣教事工成为我们对神的敬拜。他在书中说到:“因为人不敬拜神,才需要有宣教。因此,敬拜应该是宣教的最终目标。”(17)

威廉•凯里、大卫•布雷纳德和约翰•道森等许许多多在各个时代、不同地方忠心宣教的仆人都对“敬拜乃是宣教的终极目标”深信不疑。

通过祷告认识神在宣教中的至高无上

本书第二章的主题是“通过祷告认识神在宣教中的至高无上”,这一认识足以改变我们每个个体乃至教会整体的祷告生活。派博说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一场争战,在这场属灵的战争中,祷告是我们必不可少的武器。批判当代基督徒没有谨慎自守的生活,抑或是如J.I.巴刻旁敲侧击地责备道:“我们这一代是闲散的宗教主义”,派博在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导致祷告在信徒生命中失灵的原因:

导致祷告在信徒手中失常的首要原因恐怕是因为我们把战时的步话机当作普通的家用对讲机来用了。只有当你认识到生活是一场争战的时候,你才能认识到祷告的真正用途。祷告是为了完成战争的宣教使命…… 但是数以百万的基督徒都做了些什么呢?我们已不再相信我们正处于争战当中。我们没有紧迫感、不再留心注意、丧失了警惕性、没有战略计划。我们还在享受随手得来的平安和繁荣。我们又拿步话机做了什么呢?我们只是草草地把它装配在家里、小屋中、船上、汽车上。我们并没有用它唤来火力同致命的敌人争战,而是用它给自己的小屋带来更多的舒适生活。(49)

清教徒约翰•埃利奥特,殉道者吉姆•埃利奥特和孤儿事工的建立者乔治•穆勒都深深明白祷告在宣教中的基础性和重要性,这也是神为何如此重用这些在宣教事工中的祷告勇士的原因。

宣教中的患难彰显神的至高无上

在这个只有极少数教会以及教会成员明白“苦难神学”的大背景下,派博书中的第三章,针对“患难”这一主题的宣教神学显得尤为宝贵。他详细解释了基督的呼召——他呼召我们跟随他并且舍命,讲述了神如何透过“殉道者的血是教会成长的种子”来建立教会,他还透过向我们展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像亨利•马丁、理查德•武姆布兰德、查尔斯•西缅这些宣教士,还有让人感动至深的五位令人鼓舞的宣教士妻子,她们的丈夫吉姆•艾略特、纳特•圣特、埃德•麦卡利、皮特•弗莱明、罗杰•尤德里安将福音带给奥卡族的印第安人而最终殉道,这些宣教士用他们的生命谱写诉说着宣教和苦难之间的关系。

书中我们还会读到在苏丹、乌兹别克斯坦、莫桑比克和南太平洋岛屿等许多不同的国家地区,看到上帝如何透过祂子民的患难使得那地的人们都为福音欢欣!约翰•G•佩顿冒着会被食人族野人吃掉的危险去南太平洋岛屿传福音宣教,因他对自己在将来永恒中的身体复活深信不疑。

交锋:当代宣教问题

本书的第二部分向我们展示了派博是如何驾轻就熟地与当代宣教问题交锋。本章中针对“为何主耶稣基督是唯一通向得救的道路”的论述是我迄今为止所读到的关于当代宣教问题最清晰的解释。如果你或你的朋友对这一主题有所困惑,请务必阅读本章。

之后,派博就“族群论”给出了清晰而符合圣经的福音观,他认为福音要传向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他的观点也同时回应了以下问题:“那么宣教的任务是要扩大被赎者的数量,还是要扩大听到福音的人的群体的数量? ” 基于圣经的见证,派博就当代宣教所困扰的问题,即“宣教的任务是给多个人的个体,还是多个人的群体”,给出了更为深远的答复:

从圣经中我们找到的答案是:神在圣经中对宣教的呼召不能被定义为通过跨越文化界限使尽可能多的个体得救。相反,神对宣教的旨意是使得每个民族群体都能看到为基督所作的见证,并且为了他的名的缘故,他要从所有的国家民族中呼召出自己的选民。……我们的责任是按他的方式给宣教下定义然后服从。(233-234)

爱德华兹,神的荣耀与神的怜悯

派博的每一本书几乎都离不开他已故的导师约拿单•爱德华兹直接的参与指导。毫无疑问,这本书的三分之一都参考了爱德华兹的资料。尤其是在他探讨“普世宣教的动机一致性”的问题时,派博认为在宣教中对神的热忱与对人的怜悯是毫无冲突的,在我们这个注重“整全宣教”的世代(意思就是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策略),派博的观点对此做出了重要的铺垫。

力荐本书的缘由

至此,我诚挚地向大家全心力荐此书,尤其推荐给那些渴望成为一名“胸怀世界的基督徒”,无论你是教会中的差遣者,还是出征前线的宣教者,这都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看过太多推动教会宣教的现代理念,我更愿意倾听派博所讲述的神在他整全的救赎历史中对教会的心意,神是如何透过亚伯拉罕的后裔祝福万邦。在宣教的禾场中,我们太常看到宣教机构如同主角新娘般耀眼,而教会只是静侍一旁的伴娘。很有意思的是,在派博此书的索引中你找不到“教会”这个字,但是,这一点也没有削减这伟大庄严的呼召——彰显神在宣教中至高无上的荣耀。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