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九标志问答十二:训练圣经教师;参加信与不信的婚礼;对于“重洗”的看法;我的牧师从来不诵读自己布道的讲章

Article
2017-11-16

亲爱的九标志:

最近,我们得知教会中有人担忧我们作为牧师在小组教导者的选择这件事上过于随意,有点像“好男孩”关系网(意即只要关系好就可以一直被重视——译注)一样。事实当然并非如此,作为牧者,我和其他牧师对于谁可能会和谁不会是一个有效的小组领袖/教师是有所了解的。

然而,我担心我们的方法的确看起来是武断的。并且,随着我们的教会越来越大,我们不像以前那么了解谁能够教导而谁不能。因此,我们感到,设立某种未来的小组教师必须通过的程序来帮助我们选择教师是有益的;我们需要更加正式的架构和流程来识别、评估和培训教师。你可以帮助我把这个想法细化么?你们的教会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呢?

我的第二个问题也与教导有关:圣经学习的老师和小组领袖与众长老对教义的看法需要有多一致呢?对一些并非与救恩直接相关、但可能会引起分裂的问题——比如说时代论和以色列的问题——需要有多一致呢?

——D牧师,乔治亚州

D牧师:

好吧,我所在的教会有约1000名成员,识别和训练教师的架构性流程极少。所以我并不认为你需要一个固定的培训项目。主要来说,我们所提供的是许多教导的机会:

  • 每周日晚上会由不同的人讲道15分钟。在大多数时候,这位教导的弟兄是个平信徒。
  • 我们总是有六到七个成人主日学课程系列同时进行(基要真理、新约/旧约概论、基督徒生活;等等)。每个系列的课程持续6、7、或者13周,并且每堂课都会有一个资深教师和一个新教师。每当一门课程结束后,一位新的资深老师和另一个新老师就会开始新的课程。(你可以在这里查看15个月的全部课表;在这里查看所有课程的讲义)。
  • 接下来,我们有各种小组的教师,并且我们总是安排一位资深教师和一位新教师一起带领小组。

说了这么多,有许多许多通过教导检验和训练人的机会。我并不是说你必须采用我们的组织方式,但是我建议你想办法创造更多公开教导的机会。

设立反馈的机制也很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将资深教师和新教师配对的原因。我们还每周提供针对所有感兴趣的主日学教师或者晚上聚会讲道者的“服事评估”。符合圣经的,鼓励人的并且有益地批评人的反馈对于训练过程是非常重要的。

最后,我们也愿意冒险。我们不会给一个生活不检点、或是正在一些严重或明显的罪中的人教导机会,但我们对于经验的要求是比较低的。第一次讲道的人总要在某个地方讲他们的第一次的!我们尽力慷慨地给予教导的机会。我经常听到狄马可(Mark Dever)说,保守福音派可能在给予年轻人犯错的机会方面过于保守了一些。

我举一个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例子。邓洁明牧师(Jamie)是负责给所有主日学课程分配教师的全职牧师。最近,我给杰米写邮件,和他说应该给乔恩(Jon)帮助教导成人主日学的机会。我与乔恩见过几次面。他的属灵状况看起来不错,而且他告诉我他希望更多地参与教会事工。另外,我有理由认为他会是一个有能力的教师。邓洁明牧师写邮件问我为什么我认为乔恩会是一个好的教师,但是这封信淹没在其他信中,我从未回复。后来有一天,我见到了邓洁明,告诉他我会很快回复他的邮件。他说他已经安排了乔恩讲下一季度的课程。太好了!我可以少写一封邮件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邓洁明牧师不需要认识乔恩。他只需要信任我,而我推荐了乔恩。而且,因为我们教会有很多教导的机会,对于邓牧师来说,让乔恩担任一门13周课程的新教师并不困难。

在对教义理解的一致性这个问题上,每个加入教会的人都必须签署信仰告白。所以,任何教师的教导都不能违反信仰告白,并且任何教师都不应该坚持让他人相信信仰告白中没有明确写出的内容,如果教师接受时代论,就属于这种情况。我们的信仰告白没有提及时代论。因此,我们期待主日学的教师不要运用他们的平台来推广(关于时代论的)某种特定观点。现在当我教导的过程中,我有时也会提及我自己对于某些事情的信念,但是如果我的观点是我个人的,或者在信仰告白中没有明确说明,我会如实告知学员。

我希望以上内容回答了你关于被批评偏待人的问题。如果你创造很多教导的机会,并且你给人们犯错的机会,我想这些批评最终都会消失。

 


 

亲爱的九标志:

我有一个朋友自称信主,但是现在与一个穆斯林男性订婚了。她在一个以访客为中心的教会稳定聚会,并且我从未能确信她是一个真信徒,因此我很难决定是否要参加她的婚礼。我应该将这场婚礼当作两个不信者之间的婚礼来参加,还是我应该让她遵守对信仰的宣称,而不去参加她的婚礼呢?

——乔(Joe),费城

乔,

很可能你应该采取第二种做法。通常来说,我不会参加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和一个不信者之间的婚礼。所以,在你的情况下,我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你的朋友沟通。用圣经关于信徒与不信者结婚的教导(林前7:39;林后6:14)警告她。然后,我会根据谈话的情况决定是否参加婚礼。如果她承认自己并不是真信徒,我可能会参加。如果她坚称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她只是想要结婚,因为她等得太累了(或者任何其他的原因),我会强调我对她的关心,然后向她解释为什么我无法参加她的婚礼。

 


 

亲爱的九标志:

在近三十年中,我曾先后在几个不同的浸信会中作为成员。在这三十年中,我看到了许多次“重洗”。受洗者通常提出、并且被教会领袖认可的典型理由是:“第一次受洗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或者“那时我不理解受洗意味着什么”。这使我感到困扰,因为我们本质上是在对承诺/圣礼的那位作出者/保守者/保障者说,“第一次或者第二次没有意义,所以我们得请您再帮一次忙。”你对此有什么看法么?

——格雷格(Greg)

格雷格:

耶稣给属他的教会两项圣礼:洗礼来让我们进入基督里,以及象征圣约的主餐来把家人聚集在餐桌旁。信徒应该受洗一次;主餐应该时常领受。

如果一个人认为,当他/她第一次受洗的时候实际上还不是基督徒,那么他/她需要受洗。我的经历就是如此。我七八岁时在洗礼用的水中“浸湿”了,但我想那时候我还不是基督徒。因此,我在30岁时受洗了。

但是,如果如你所说,一个人只是希望洗礼更加“有意义”,因为第一次受洗时他们不够重视,我会对他们说,“赞美主,因为只需要芥菜种那么大的信心就可以进入天国。如果你第一次受洗的时候有信心,你受洗了,那么你就没有什么好为此忧虑的了。继续往前走吧!”而且,请记住洗礼是一个两方作出的声明:受洗者和施洗的教会都在发声。因此,即使他们在受洗的那天分心了,他们和教会还是都通过洗礼的行为发出了声明。声明已经作出了。他们不需要再多做什么了。

但是,有时候人们会说,他们“不确定”第一次受洗的时候自己是否是基督徒。这种情况下我会问他们,“当你受洗的时候,你是否理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你的罪而死呢?”如果他们说“是的”,我会建议他们不要再次受洗。从那时候起一直到现在,很自然地,他们在基督里对于神的知识已经有了长进,甚至于有时候他们会怀疑当时受洗的时候自己是否是基督徒。这并不令人惊奇,但并不构成第二次“受洗”充分的理由。如果他们坚持感到不确定,我会重复基本的原则——“你只应受洗一次,并且唯独信徒才能受洗”——然后让他们凭良心来决定。

除了不符合圣经外,我还可以想见第二次或者第三次受洗会有几个害处。首先,这样做可能会鼓励一种律法主义,在这种律法主义中,我通过一个额外附加的标准来评估我的第一次受洗:“洗礼是给信心强大的人的!”第二,这样做可能会促进不健康的内省,甚至试探人们怀疑信仰。第三,这样做可能会在教会的其他信徒中引起疑惑:“天哪,当我看到某某第一次洗礼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一个信徒。但我想可能不是这样的。嗯……也许我当时也不是?”我们唯独因信得救。当你受洗的时候你有信心么?太好了!那就足够了。当然,从那时起到现在,你已经有所成长。圣灵是强大的。而且你会继续成长。赞美主,祂让纵使软弱的,分心的基督徒也可以得救,并且受洗。

(如果你想获得针对这个话题的有帮助的文章,你可以阅读福音联盟的这篇文章。)

 


 

亲爱的九标志:

过去几年中,我注意到,我们的主任牧师不向会众逐字诵读他讲道的经文。与此不同,他的做法是,在一个很长的引言/故事后,他在布道时用自己的语言总结一些经文(偶尔他也的确会诵读一些经文或者一节经文的一部分,但不会完整地诵读他讲道所基于的整段经文)。我曾和他明确地交流了这个问题,但他不清楚我指的是什么。在我看来,不诵读经文似乎传递了对于神的话语缺乏信心。我感到很痛苦,因为我的妻子和我都很爱我们的教会,但与此同时,我感到我不得不寻找其他的教会,寻找借着向会众大声诵读神的话语彰显神话语之全然信实的教会。你有什么建议么?

——安格尔(Angel),芝加哥

安格尔:

我很难给你具体的建议,因为我从未听过你牧师的布道。并且,我曾听过我的牧师宣讲圣经中非常长的章节(五六章,甚至是整卷书!),而且这种情况下,他并不诵读所有的经文。话虽如此,我能体会你的感受。如果一个人在宣讲几章,甚至更短的经文时,也不诵读这些经文,这看起来的确很奇怪。这种情况下会存在许多危险,但是让我先说其中的三种。

首先,宣讲经文而不诵读圣经原文会教导会众看重传道人的智慧,而非圣经的智慧。他在训练教会倚靠他对圣经的解读。

同样的,第二,他也错过了教导会众爱圣经,自己理解圣经的机会。把第一点和第二点总结起来说,这样的传道人实际上将教会婴儿化了。他促使他们成为阅读圣经方面的文盲。

第三,他无法保护自己或者教会远离异端。圣灵在每一个信徒里面,因此如果一个人诵读了一段经文,然后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来宣讲这段经文,信徒们的心中会有一个声音说:“这听起来不对劲。”但是当他训练他们习惯于不看经文时,他们能这样发现的机会就减少了。把这一点和前两点结合起来,长期发展的方向并不乐观。

底线是,安格尔,我无法告诉你应该做什么,因为我没有听过你牧师的讲道。有可能你对他批评过度了。虽然这样说,你所描述的总体情况是有问题的,而且从长期来看,布道的时候总是不诵读经文是无法建立一个健康的教会的。关于是否要留在这个教会中,我会三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