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九标志问答五:不给儿童施洗、小组事工、再问与情欲争战的长老

Article
2016-09-02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我已经拜读了国会山浸信会对儿童洗礼的立场文件并且完全赞同这篇文章里的观点,而我现在的问题是作为一个牧师我们该如何回应给孩子施洗的要求。很多时候我发现很难向家长(有的时候是孩子本人)解释为什么要延迟他们的洗礼(假设他们的信主是真实的)。对牧师怎样帮助教会中希望自己的孩子尽快受洗的家长,您有什么建议呢?你如何避免打击一个想要追求基督的孩子呢?有什么好的资源是您用来教导父母和家长的吗?

谢谢,

Drew,来自北卡

亲爱的Drew,

很好的问题,我现在就正在面临这样的问题,我自己的女儿,尤其是两个大的女儿,他们已经信靠了基督,这是我和其中一个女儿的对话:

女儿:爸爸,我是个基督徒吗?

我:如果你已经为自己的罪悔改,并且信靠基督,那你就是一个基督徒。

女儿:那我是基督徒。

我:那我真为你赞美神。请继续地信靠基督吧,亲爱的。

女儿:那我可以受洗了吗?

我:将来会的,亲爱的。但现在的话,你还年轻,你需要继续地学习和长进。当你年龄更大之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我希望你是用你自己的心来拥抱基督和跟随基督,而不是因为你的爸爸是基督的门徒。我很高兴你和我一起跟随基督,这是你一生中需要做的最重要的决定,没有什么别的决定彼此更重要了。

注意一些重要的点。首先,我并没有正式地确认她是不是一个基督徒这个问题,我给她一些定义(信心和悔改),然后我给了她一个条件从句(如果……那么)。第二,我为她相信自己是一个基督徒而赞美神,但是我并没有用我的父母权柄来告诉她“你是一个基督徒了。”我并不认为神给父母宣告儿女基督徒身份的权柄,确认一个人的基督信仰认信这一权柄是被交托给地方教会的(马太福音16:19,18:18,20)。

那么对孩子们的家长,我们该如何与他们对话呢?我们的长老们会讲到下面这些重要的点:

  1. 我们并不是说孩子不能得救,神可以拯救任何年龄的人。
  2. 问题在于,一间教会有没有能力来确认一个孩子的信心是不是真诚的。
  3. 让我再解释一下上面这点。洗礼要求两方面都做出公开的宣告,而不仅仅是单方面地宣告:受洗者和施洗者(教会)。施洗者,当他给一个人施洗的时候,其实也是在作出一个宣告:“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现在我们可以宣告,这个人的认信是真实的,他应当作为一个基督徒受洗归入圣父、圣子与圣灵。”当一个孩子还在父母的权柄之下时,神给他一个愿望是讨自己父母的喜悦,教会就很难分辨他的认信是真的还是假的(即便他的认信是真诚的)。这是为什么如果一个孩子在非基督教家庭长大,自己来教会要受洗,我们会更好地分辨也可能会给他施洗——即便他比教会中其他要受洗的孩子更年轻。
  4. 我们从教会的历史上也看到,大部分只给信徒施洗的教会在历史上都是等到孩子成年时才给他施洗的。给儿童施洗是最近一个世纪才开始有的新做法。
  5. 我们这个国家到处都充斥着挂名的基督徒,以及大量受过洗礼但是在大学时又离弃信仰的年轻人。这些问题之所以产生,部分的原因就是教会匆忙地给孩子施洗,这给了他们虚假的信仰确据。
  6. 我希望在我的孩子们快要成年时才让他们公开地、以洗礼的方式宣告认信。我个人也认为这是一件值得喜乐的事。

在这个话题上还有很多可以说的,但是上面所说的可以引导你想到更多。让我总结一下,使用条件性的从句、为你所看到的果子而喜乐、鼓励孩子与父母继续坚持信靠,并且小心地避免过早地施洗。


亲爱的九标志,

一间教会首要的门训事工应该发生在哪里?在一对一的门训关系中,还是在小组里面?牧师应该催促会众加入小组,还是建立一对一的门训关系?我知道这两者都是极好的,但是我想知道根据圣经,哪种更重要?

Donald,来自南卡

亲爱的Donald,

门训关系从传福音开始,我会说“首要”的福音工场到处都是。

如果我们要讨论的是教会成员中的门训关系,那我会说“首要”的门训场合是每周的讲道。在使徒行传中,圣经强调他们聚集聆听使徒的教训和使徒书信被朗读。每周的主日聚会是传道人能够对教会所作出的最广泛、最深刻的影响的时候。

如果你要我比较一对一的门训和小组,我想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哪个更重要。重要的是按照以弗所书4:15所说的“用爱心说诚实话”。而“用爱心说诚实话”的方式有很多种。据我所知,新约圣经的重点是放在建立一种教会文化上,在这种教会文化里,人们之间的关系可以成就圣经里的这句话:“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12:26),也可以像以弗所书4:29所说的“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并且如同犹大书21节所说的,把一些人“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所以一对一的关系是重要的。但我不想区分这样的关系是发生在午餐时,还是发生在小组里。关键是,他们要有这样的关系。

说到这里,我想坚持说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应当努力地认识教会中的其他成员,思想如何造就别人的益处,花时间与其他信徒相处,帮助其他人与罪争战,邀请别人进入自己的生命以帮助自己与罪争战。我会使用小组,也会使用一对一的门训关系,但是我不会说这种形式比那种形式更好,圣经没有给我们这样的限定。

希望上面所说的对你有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我读了你们上一期的问答中有关与情欲争战的长老的问题,现在我有一个跟进的问题。我看到你的回应是说一个长老的候选人不应该有任何情欲上的跌倒。你谈到说你认为一个长老候选人如果看色情网站或者影碟,即便他不是出于习惯也没有被这罪持续地捆绑,他都不应当被提名为长老。那么我的问题是,这样的一个原则是否可以应用到别的事情上,例如易怒、悲观、焦虑、惧怕人、不爱传福音,等等?

更进一步地说,作为牧师,我我们该和自己的成员或者门训对象分享自己的软弱要分享到什么地步?如果作为一个好榜样是如此的重要,那么我们是否允许分享自己的软弱和神的恩典呢?

Tim,来自密苏里州

亲爱的Tim,

你也是一个牧师,我想你可以从自己的牧会经验知道我们会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不同的罪。正如一顶棒球帽不能戴在所有人头上,不同的罪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去应对。不同的罪揭露不同的内心,背后的是不同的试探,对自己和他人也有不同的影响。性方面的犯罪是特别有害的、最具有欺骗性的,也很能捆绑人,所以需要认真地对待。即便是保罗,他也在哥林多前书6:18中强调性方面犯罪的可怕性。

你说的很对,对于一些的长老资格,我们不可能要求完美。例如,一个长老必须“节制”和“不好争竞”。那么如果有一个晚上,一个长老在发脾气,他和自己的妻子吵架,他是否应该辞去长老职分呢?再举个例子,如果有一个长老在路上遭遇堵车,他发了五秒钟脾气,对另一个驾驶员喊叫了一阵子,他是不是立即失去了长老资格呢?我不这么认为。保罗所关注的是,一个长老候选人在性格上是否节制自己和不好争竞?

好,那么如何看待“不打人”与“做一个妇人的丈夫”呢?我会说,如果一个人违背了这两条,他就失去了做长老的资格。如果一个长老打人,是的,我会说他应该停止做长老。如果他犯奸淫呢?他应该立即停止做长老。

如果你到现在为止都同意我所说的,那么你会认识到,对于一些的长老资格,我们看重的是品格,而对另一些长老资格,我们看重的是“犯罪记录”——他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在我的观念里,看色情网站或者电影属于第二类,这也是我在上一篇问答里所说的。当然,我要说,心里犯奸淫和实际上行出来又是不一样的,虽然耶稣告诉我们两者都是犯罪。而看色情电影是把内心的奸淫行出来,这使他没有在做一个妇人的丈夫。这是用另一个女人来满足自己的性欲。

很高兴你也问到和自己的会众分享软弱这件事,这也是一个我常常问自己的问题。有一些事,长老应该分享,有一些事长老应该和其他长老或者牧师分享。求神给我们智慧。一件事离现在越久远、话题越敏感,我越愿意与其他成员分享。里现在越近、话题越不敏感,我越愿意与其他长老分享。我还有一个隔周的小组,在那个小组里我和另两个长老分享所有我能分享的。我还要指出,一对一的分享是一回事,在一对一的分享里我能够评估对方的接受程度和反馈,而在讲道里引用是另一回事,因为我不知道听众会怎么反应。你需要小心不要绊倒人,即便你是为了不想给人一个完美的偶像。会众需要知道你是一个蒙恩的罪人。所以我们需要来自神的智慧,尤其是在平衡两个有张力的原则的时候。我认为在别的事上我们也需要平衡的智慧。还有很多可以说的,不过我想这篇回答已经太长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