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六:牧师的妻子,发誓,牧师和管理工作

Article
2016-09-29

【编注:九标志问答是新开辟的专栏,我们翻译一些九标志同工——主要是国会山浸信会的长老们——对读者来信的答复。希望这些回答能够对你有帮助。本文由唐宇弟兄翻译。】

亲爱的九标志:

当我们考虑到带职服事的牧师或平信徒长老的角色时,提多书2:5是否也限制了那些妻子有工作的人呢?一个人若得着长老的职分,而他的家庭却需要通过妻子的兼职工作来获取收入,(虽然他的妻子也竭力地管理家庭),这是否合乎圣经真理呢?长老的家庭是否应该尽可能的让妻子做全职妻子呢?

我问这个问题是只是想在考虑到未来长老角色时希望能完全顺服神的旨意。

艾略特,来自南卡

艾略特,

我们教会的长老之间最近讨论了类似的问题。下面是我在这个问题上对圣经的理解:

  • 长老的职分属于长老,而不属于他的妻子。因此,没有一个特别的责任是单单加给她,而教会中其他的妻子不需要承担的,至少在理论上我们应当这样教导。
  • 我不认为提多书2:5(“料理家务”)是在教导女人必须只在家里做家务。如果是这样,那么箴言31章中描写的女性就不再是美德的榜样了。根据箴言31章,她想得田地就买来,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16节)她作细麻布衣裳出卖,又将腰带卖与商家。(24节)我设想她可能坐在门前的摇椅里,怀中抱着孩子来做她的地产投资和市场交易,但是这样的一幕场景对我来说既不可能又武断。
  • 我认为多2:5、箴31:1、提前5:14这样的经文教导女人应该以家庭为基本方向去管理家务。正如神授予女性子宫,神也赋予她家庭事务。要注意箴31的妇人买田地和卖腰带都是为了家庭的缘故。然而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想,这一家跟那一家的实践应该会不一样。
  • 我认为,应当感谢现代经济和基督教事工的发展,我们今天能够期望长老带职侍奉的同时还看到他们的妻子全职在家服事,对于古代或者现代的很多其他地方来说,这其实是一种奢侈。你认为今天巴基斯坦的教会或者康士坦丁之前的欧洲教会能够负担得起一个或者多个牧师足够的收入、使他们能全时间投入牧养中,而且他们的妻子完全不帮忙就可以养活家庭吗?
  • 我从来没有听过人们抱怨他的妻子志愿参加教会活动或其它社区活动。如果我们说她可以参与这些无薪的志愿活动,却不能从事受薪的工作,这听起来很自相矛盾。

如果(牧师的)妻子工作是为了能开更好的车,但是她的孩子们却需要被被送到全托班让别人照料,我会对此有顾虑;如果因为妻子有独立于丈夫的事业雄心而使丈夫在某种程度上被忽略,我会对此有顾虑。每一个妻子,无论是牧师的妻子还是平信徒的妻子,都需要保证他的丈夫和孩子受到照顾。这种照顾家庭的工作是神所赋予的恩赐,唯有她才能给予他们。对于许多妻子而言,这可能意味着全职照顾家庭。对于另一些妻子而言,这可能意味着在她们可以从事外面的工作——如果这不妨害她照顾家庭的主要责任,而且还能辅助到的话。

 


 

亲爱的九标志,

耶稣有教导过禁止立教会之约的誓言吗?

我们这有一个家庭正在考虑加入我们教会,但是却犹豫要不要同意我们的成员之约。因为他们认为耶稣在太5:34-37教导不可起誓。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你能帮助我想出一个好的回应吗?

特拉维斯,来自德州

特拉维斯,

我能想到的有四点。首先,耶稣不是禁止所有我们可能称之为誓言的事情——比如约定、发誓、或者合同。(当然,我也理解这些事情之间有着微妙的差别。)要不然,你就无法买车、结婚、找工作、成为一个国家的公民、在法庭上作见证(耶稣自己也这么做),或者建立一间地方教会了。除非你想要你生命中除了亲缘关系以外的所有关系,都由短期的考虑和临时的智慧所推动,否则你就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约束性承诺(誓言,发誓,合同,约定等)。

第二,耶稣是在禁止犹太人通过一些术语来摆脱自己承诺的做法,例如,“我是指着天发誓,不是指着神发誓,所以,这个誓言没有约束力。”这种诡辩在他那个时代非常普遍,相当于是谎言。

第三,我们所有与神的互动都是以约为基础的,一些是单边的,一些是双边的。

第四,别犯傻了,赶紧加入教会!

 


 

亲爱的九标志,

我进入牧师工作已经四年了,我在聘牧委员会面试的时候使用的就是狄马可的4P(“讲道、祷告、个人关系、耐心”)。这也是我所做的。但是现在我们教会的一些主要领袖想让我成为一个更有商业头脑的领袖。他们希望我关注管理流程和发展策略。我在这些方面没有恩赐,所以尽管我希望有所提高,但我现在却只能做这么多。而且我发现我已经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在学习和祷告上了。

我应该怎么办?如果我建议将行政细节委托出去,好使我自己可以专注于话语和祷告的事工,是不是这样的思想太狭隘了?当我们考虑到行政性领导的时候牧师的角色是什么?

吉姆,来自北卡

吉姆,

我感觉我没有完全了解情况。如果这些领袖没来由的想要你在工作描述中添加“行政管理”的要求,我会觉得很惊讶。我不得不假设在你的教会中,一些事情可能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要的样子发生。而他们想要你做的可能是合理的并且在你的能力之内(例如,行政人员没有及时付薪);可能是合理的但是不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例如,教会成员在数量上增长);或者是不合理的(例如,开展娱乐导向的事工)。

如果他们想要的属于第一类,那么是的,你需要找到解决办法,可以是你做,也可以是别人做。汤姆·史瑞纳(Tom Schreiner)观察了保罗关于长老资质的清单后,建议说“监督不仅仅是教师也应是领袖。”史瑞纳还指出对长老的要求是必须要能“管理”自己的家,这个词的来源与提前5:17翻译为“管理”的动词同为一词。经文告诉我们,一个人能否管理好自己的家的主要考验是:他的孩子是不是顺服的。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假设他是将人对管理家务的理解限制为他孩子的顺服与否。在第一世纪的中东文化中,管理家务包含着“管理奴隶,产业,生意,甚至与顾客和客户保持良好的关系。”(Towner , NICNT, 254)如果一个人将他的孩子照顾的很好,但是在他家庭的其它方面却是一片混乱,很难想象保罗打算要这样的人做长老侍奉。所以说,照管好自己的家的要求不意味着一个人要能够管理世界500强的公司,但是很可能他需要在做管理决定上要有一定的能力。

如果领袖们的建议是第二类或者第三类,那么你可以做的就是继续坦诚直率的与他们交流并且教导他们。巧的是,我这周见到一位牧师也是以4P原则来侍奉的,但是教会并没有很快的增长,而长老们劝他离开。他和长老们陷入僵局已经有两年了。几个月前他做了让步。他是我的朋友,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他的教会或者听过他的讲道。或许他不能够改变什么,而长老们的主要问题是对牧师有不切实际甚至可能不敬虔的期望,也或者他的讲道不是很好,又或者他太过严厉。基于他与他所在的地方,我认为长老们的期望有问题。问题是,我无法确认在他的情况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同样我也无法确认你那边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重要的是你找到有好的判断力并且你信任的人,并且他们是愿意和你讲真话的人。你现在可能没有,这又让我们回到你已经知道的:一个牧师的主要责任是在这个时代中培养他可以信任的其他领袖。同时,持续不断的讲道、祷告、倾注在个人关系里面,然后耐心等候!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