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九标志问答22:如何思考聘牧问题?;如何对待沉迷于性犯罪的人;宣告成员制“重启”?

Article
2018-06-05

如何思考教会的聘牧问题?

如何对待沉迷于性犯罪的人?

可以宣告成员制“重启”吗?

 

亲爱的朋友:

我正寻求有助于聘请主任牧师的智慧。我们想了解聘请牧师这个过程应当是怎样的,以及如何选择主任牧师等诸如此类的问题。感谢您的帮助。

——克里斯

 

克里斯:

请看看我们于2011年出版的名为《牧师的离开和留下(Pastoral Moves)》的九标志期刊吧(英文,未翻译),或许与你有益。

在该期刊中,狄马可写了一篇题为《聘牧委员会错在哪里?(What’s Wrong With Search Committees)》的文章。没错,他不出意料地在这篇文章中罗列了九个问题:

  1. 聘牧委员会设立的初衷就是错误的。
  1. 他们受到来自外部宗派领导们的不当影响[1]
  1. 他们容易受到被错误引导的聘牧委员会成员的影响。
  1. 委员会成员可能会错误地怀疑现任或前任牧师的智慧。
  1. 他们可能会有“选美”的心态。
  1. 他们可能不愿意承担风险,并优先考虑个人经验而非个人恩赐和性情。
  1. 他们可能容易过度依赖于简历,也就是说,对牧师职分有过分专业化的设想。
  1. 他们就聘牧事宜各自暗中行事并且对其他教会有所隐瞒。
  1. 他们可能过多关注于(候选人的)资历证书。

但是如果你仍准备发起聘牧委员会,那就请委员会的每一位成员读一读克里斯·布劳恩(Chris Braun)的杰作——《当神的话语带领你寻找牧师:基于圣经的聘牧原则与实务指引(When the Word Leads Your Pastoral Search: Biblical Principles and Practices to Guide Your Search)》吧。我对该书的评论是这样的(点击此处获得)。

马可随后又写了一篇题为《长老们对在哪儿——寻找牧师之第二部分(What’s Right About Elders, Part 2 of 2 on Finding a Pastor)》的姐妹篇,阐释为什么应当请长老们来带领整个聘牧过程。他给出了三个理由:

  1. 长老们最有能力和资格评估一位弟兄的讲道和教导。
  1. 长老们最有能力和资格评估一位弟兄的性情。
  1. 长老们被赋予兴起其他长老的职责。

此外马可为寻找牧师总结了以下三点:

  1. 让现任牧师参与其中。
  1. 寻求其他值得信赖的牧师的推荐。
  1. 提出关于这位弟兄性情、神学观、以及事奉理念方面的尖锐问题。

文中还有一份可以用来询问牧师候选人的问题清单(点击此处获得英文版)。

在这期九标志期刊中,丹尼斯·纽柯克(Dennis Newkirk)牧师基于多年经验在《如何判断错误的候选人(how you know if you have the wrong candidate)》一文中提供了富有智慧的见解。真可谓一语中的。另外,你也可以看看舒马特长老(Matt Schmucker)的《如何为下一任牧师预备教会(How to Prepare the Church for the Next Guy)》

以下是我就聘请牧师相关问题总结出的基础性建议:

  1. 选择合适的人选来负责聘牧事宜,而对于合适的人选我主要指的是长老们。如果贵教会没有长老,那么就选择教会中公认属灵生命成熟的人,而非熟知如何代表不同小团体利益的人(这是一种隐秘的宗派主义)来负责聘牧事宜。
  1. 尽量确保负责聘牧事宜的人士(长老们、聘牧委员会)对福音、基于圣经的教会、以及牧师基于圣经有哪些职份具有共识。第一次关于聘牧事宜的会议应当这样开始:“朋友们,首先我们要来看看圣经对什么是教会和什么是牧师是怎么说的。”。
  1. 在聘牧过程中,应当将圣经关于对牧师的定义及其职责的教导放在首位。
  1. 更多地依赖于值得信任的关系和联络人,而不是简历和专业聘牧中介机构。
  1. 经常问自己,在本教会内是否有明显的候选人来继任这一职份?总的来说,我认为从内部聘请牧师要比从外部聘请更好,尤其是如果现任牧师一直以来都在以门训方式兴起替任牧师的话。
  1. 配合前述第2点,请在整个过程中不断教导全会众什么是(基于圣经的)教会以及牧师基于圣经的职份描述是怎样的。
  1. 邀请全会众对长老们作出的推荐进行表决,因为最终要对教会在福音上的忠心负责的是会众(请见加1:6-9)。

愿这对你有所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我教会的会众比较年轻,所以基于这样的群体特质,我们长老经常会处理有关于淫乱的罪,尤其是婚前性行为。一些成员好像进入了恶性循环。当受到(我们的)挑战时,他们一开始对他们的罪表示忧伤并且有离弃这罪的渴望。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内战胜这罪,但是经过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后他们又会重蹈覆辙,落入到同样的罪中。我们就会再次挑战他们,并且我们希望并祈求不用再一次发生这样的谈话,但是他们还是一次又一次地落入淫乱的罪中。如果有人貌似(无法自拔地)落入了这种境地,那么教会的长老们是否需要在某一个时点告诉他们:他们(对这罪)的忧伤和(想要离弃罪的)愿望是“不足的”或者“并不是真实的”,并且长老们可以因此而实施正式的教会纪律(惩戒)?

——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克里斯汀

 

朋友:

知道何时应当在罪的循环中推进正式的教会纪律是长老们面临的最困难问题之一(离婚和再婚的问题也名列前茅)。这里有许多相互竞争的原则可以发挥作用,这应该促使你像所罗门那样求神赐你“辨别是非”的智慧(王上3:9)。

依着神的意思的忧愁还是世俗的忧愁?总的来说,(这个问题的)挑战是知道如何辨别保罗所说的世俗的忧愁和依着神的意思的忧愁(请见林后7:8-11)。这两种忧愁可能都是“严肃认真”的,但是一种是更加横向的而另一种是更加纵向的。一种对于悔改是三心二意的,而另一种对悔改则是全心全意且非常热心的,后者就好像有“砍下右手丢掉”或“剜出右眼丢掉”的心情(请参阅杰瑞德·威尔森(Jared Wilson)所著文章,其中罗列了真诚悔改的心的12个特点)。

但是必须坦诚的是,你和与你同工的长老们并不能像圣灵那样鉴察人心。然而,耶稣确实说了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树(太12:33),所以依着神的意思、来自圣灵的忧愁也可以通过它的果子显明。

忍耐还是紧迫?当你思想辨别依着神的意思的忧愁和世俗的忧愁时,你必须同时尽力保持圣经分别对忍耐和迫切这两个呼召之间的平衡。一方面,保罗说:“要警戒不守规矩的人,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也要向众人忍耐。”(帖前5:14)。我很想承认的是由于各种环境因素,有些人在本质上就比其他人更软弱一些。牧师必须不断问自己:“这个人的行为是出于专横的悖逆还是出于软弱?”同时,犹大呼吁我们要带着紧迫感行事,请注意,这里犹大并不是将怜悯与紧迫感对立,而是说:“有些人存疑心,你们要怜悯他们;有些人你们要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有些人你们要存惧怕的心怜悯他们,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犹1:22-23)。对于淫乱的罪尤其应当存着带有惧怕的怜悯之心。

是否会伤及其他成员或非成员?使你产生紧迫感的部分因素应该是这其中是否涉及其他人,以及这些人是成员还是非成员。换句话说,总的来讲我对诸如某人与色情刊物有关的罪的抗争会更有忍耐之心。(不过插句题外话:你应该总是问人们他们一直以来在看什么类型的色情刊物,并且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的第一个回答就会告诉你他读的最糟糕的色情读物。虽然我不会将儿童色情刊物作为一种可能选项提供给对方,但为了不将之主动引入而作为一种可能性,我会另寻它法来挖出他们甚至在认罪时也想隐瞒的事情,要知道与儿童色情刊物相关的罪是你不能用忍耐之心对待的罪。)但是如果你在处理诸如一个男性有一种其自称为“在教会的不同女性中寻觅配偶”或“与教会中不同女性约会”的行为模式然而实际上他与这些女性正在发生性关系的问题的话,那么你应该因为他是“狼”而将其分辨出来(提后3:6-7)。另外,保罗不仅仅是担心陷入罪中之人所带来的直接伤害,他同样也担心容忍罪所带来的间接伤害:“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吗?”(林前5:6)。一项罪越是被公众所熟知,那么对这项罪采取行动的紧迫感就应越强烈。

愿意质疑悔改和“七十个七次”:对于你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保罗针对需要被逐出教会的妄称悔改的人确实有一个范围。虽然哥林多前书第5章所述情况并不与你所描述的问题相符,但是在这一章中我们遇到了称自己为“弟兄” (林前5:11),但却持续在罪中不悔改的人。有趣的是,保罗并没有让哥林多教会单单警戒这个人;相反地,他告诫教会要赶紧采取行动终止此人的成员身份并将其逐出教会(林前5:2,5,12)。与此同时,我们应该将保罗的例子与耶稣的“原谅七十个七次”的教导结合起来,这里耶稣说的原谅“七十个七次”实际上是指原谅无数次(太18:22)。

我的底线:一间教会永远不应将其判定确实在真实悔改的人逐出教会,并且你应当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地饶恕他/她。但是,你的确应该确立一个针对需要被逐出教会、错误地妄称自己悔改的人的范围(虽然这个范围很可能极少地被运用),这些人的“对不起,我做错了”是不可信的。在一些情况下(如前说述,这些情况很可能极为少见)你可以不再相信一个人所说的话,因为他们不断落入欺骗他人的境况中。并且他们不会接受来自于你的关于如何避免落入这种境况的教导。对于年轻的男性或女性来说,要避免婚前性行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很容易的:他们可以向长老们或属灵上成熟的朋友寻求可靠的行为方式,以此来避免和异性独处于车内或屋子里或其他狭小密闭的空间。所以我会问这样的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是否希望与他人一同行在光明中,并且首先听取他们关于寻找不落入前述境况的方法的建议?如果他们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为什么还要相信他们对罪的悔改和忧伤(是真实的)呢?

关于这个问题,我在《教会纪律》这本书中有更多的讨论。

我向神祷告让他赐你智慧。来自神的智慧才是你最需要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非常需要谨慎地分辨。

 


 

亲爱的九标志:

我听说有些教会正在“删除”所有的成员,这样他们就能从头开始建立成员制了。在“重启”成员制的各个案例里,成员的规模和参加教会的人员具有很大差异是通常的原因。您怎么看待“重启”成员制这样的操作?

——来自肯塔基州的埃蒙德

 

埃蒙德:

我有很多朋友宣告过“电子邮件重启”,意思就是他们向通讯录里的每个人发送电子邮件并告知这些人由于有太多未答复的邮件,他们要删除所有电子邮件并从头开始;所以如果这些人仍需要他们回复邮件,则必须重新向他们发送需要回复的邮件。

对于宣告电子邮件破产我并没有疑问。但对于向成员宣告“教会成员制”要重启我确实心存疑问。我是这样思考的:

“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着呢?找着了,就欢欢喜喜地扛在肩上……”(路15:4-5)

你所牧养的羊不是电子邮件。他们无限宝贵,因此我们必须按照他们每一只的名字一个一个地找寻他们。每一只你所牧养的羊都是永恒的,并且,教会在某一时点确认他们已经得到救恩并把他们纳入成员制的事实意味着教会和长老们有责任直接对他们(的属灵情况)进行跟踪并将之记录下来。

所以如果贵教会的成员制处于混乱状态(这表明贵教会目前不能对成员通讯录上的所有成员负责),那么我认为贵教会的长老们应当本着诚实善良的原则更努力地跟踪每一位成员(的属灵情况)。

我想用耶稣的话语提醒任何正在考虑宣告成员制“重启”的人:

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约10:12-13)

长老们不是耶稣。他们无法像耶稣那样,“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10:28)以及“我也护卫了他们……没有一个灭亡的……”(约17:12)。但是作为好牧人(即指耶稣基督)的仆人,长老仍应当努力像好牧人那样去做:不失落一只天父托付给他的羊。这就是为什么保罗劝勉以弗所教会的长老们:“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

如果我明明对你说:“我看顾我所有的孩子”,但是却让我四个孩子中的一个走散了而且没有去找她,你会怎么想呢?你肯定会说我并没有真正地在看顾他们。同样地,当我想着要照看整个羊群时,这意味着我要需要寻找一些方法或机制来对每一只羔羊负责,即便是长老不直接地参与其中。

这是否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工作?当然了,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反过来问,不然你认为身为长老还需要干什么?难道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需要他们做吗?看顾自己的羊群不正是最重要的、需要长老去做的工作吗?

我对你的问题表示非常感恩,因为它同样也提醒了我我自己的职责。与你一样,我也是那“将来交账的人”(来13:17),坦率地说,这会引起对神的惧怕之心。求主赐给我们怜悯和帮助。

 


[1] 不当影响(undue influence)是英美法系下的法律专有词汇,指一种影响、压力或控制力,使得一方当事人由此而不能自由、独立地就自己的行为作出选择。——解释摘自《元照英美法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