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九标志问答24:死去的婴儿会怎样;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

Article
2018-07-02

死去的婴儿会怎样

对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要不要指名道姓地将假教师分别出来

亲爱的九标志,

最近,你们发表了一篇文章,回答“对基督清楚有意识的信心是得救的必要条件么?”这一问题。在你们的答复中说到:清楚地信靠基督是必要的,听到福音是必要的。这是否意味着死去的孩童婴儿不能得救?那孩童具有清楚的、有意识的信仰吗?如果有,是否只能有人传福音给他们才行?

——来自克罗地亚的丹尼尔

丹尼尔,

你提出了一个可想象到的,更多是在情感上令人忧虑的问题。据我所知,大多数我转而寻求答案的当代声音都认为,死去的小孩或婴儿确实会去天堂,包括约翰·派博约翰·麦克阿瑟(还可参看这里)、史鲍尔、以及小阿尔伯特·莫赫勒和丹尼尔.阿金。他们每个人都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论证。更早的资源,比如威斯敏斯特信条或是多特信经,主张被拣选的婴儿可以得救。蒂姆·查理斯(Tim Challies)在此对几种观点做了很好的梳理。

可以肯定的是,不难想象某个人如何就任一方观点进行一场神学上的论证(结合圣经和逻辑学)。要么指向全人类的堕落和犯罪,要么指向神的怜悯、婴儿无法认信的事实、以及因此似乎不以同样的方式被定罪。两方的论证都很有条理。

但这个问题并不是简单地提出一个神学上待解决的难题。我认为,这要求极大的教牧关怀。并且,我认为,有些教牧关怀意味着要直言圣经说了什么和没说什么。

就像我们在情感上非常想要说“是的,他们都上天堂”,但这可能正是为什么圣经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清楚说明。安德鲁·威尔森(Andrew Wilson)也指出了这一点。威尔森观察到:

几年前,我和两个朋友一起参加了一个大会,回答青少年们提出的问题。有人问了这个问题,我的一个朋友提出了一个思想实验。“想象一下,”他说,“圣经当中的一段话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答案。假设这段文字毫无疑问地证实了所有在某年龄之前,比如说,5岁之前死亡的孩子将会得救。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些病态的邪教将会在孩子5岁之前杀了他们,以便送他们进天堂。邪教能基于比这更少的依据建立起来。”

我们还能想到其他原因,解释为什么圣经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也许基督徒医生就不会那么努力地挽救一个生病婴儿的生命。也许基督徒就不会那么积极地反对堕胎。也许基督徒就不会那么关心传福音给有智力障碍的人。也许孩子们都上天堂的认知,会削弱一些父母要从小管教孩子的责任。无论你是否认同这些可能是圣经沉默的理由,关键是,圣经没有清楚说明一些事,是为了我们的益处。神本可以是显明的,但祂不是。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对苦苦挣扎、陷入困境的父母可不管不顾,仅仅是耸耸肩,说句“谁知道呢”?

完全不是!我们可以并且应该去仰望神的善良、信实和慈爱。狄马可这样回答:

与其看那些关于特定经文的逻辑论证,我更愿瞩目于神是谁。看祂在基督里为我们做了什么。祂不如你公义吗?不,祂为了公义舍了自己的儿子。祂不如你慈爱吗?因祂发怜悯,祂舍了自己的儿子。所以,我鼓励你们作为父母,要做的是相信这位已经舍了自己儿子的神。祂会做正确的事。并且,当你站在祂面前——与祂同在——你会发现祂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所以我认为,我们没有被呼召知道和相信一个特定的答案,一个圣经并没有明确启示给我们的答案。我认为我们被呼召信靠神,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祂也是非常值得信靠的。

安德鲁·威尔森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因此,我开始相信知道这些就足够了,而且当被问及这样的问题时,可以说:我们能够相信神的性情——祂如此地爱我们,以至于祂来为我们舍己。我们可以坚信,祂的判断总是正确的,祂的本性总是良善的,祂的怜悯总是宽广的,祂对人得救的渴望比我们的更大。

丹尼尔,我可以说我对这个答案由衷地满意。答案是关于认识和信靠神,相信祂在圣经中向我们清楚启示了的。如果你或我对待所有死去的孩子能比神做得更好,那么我就不是特别感兴趣去敬拜这样的神了。圣经使我确信,神远胜你我,这是一件好事。

希望有所帮助。

 


亲爱的九标志,

随着美国种族紧张局势的加剧,许多教会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不仅可以与社区对话、寻找牧师,还有机会参与社会活动。一个特别的例子是,一些教会选择了公民不服从以传达某些信息。虽然圣经对于服从权柄有非常清楚教导,即使是对以邪恶方式行使职能的政府(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罗马)。那圣经是否对公民不服从留有任何空间呢?

——来自印第安纳州的乔什

乔什,

像这样的问题值得长篇大论的答复,涉及无数种说法。我在此要更谨慎地讨论公民不服从的问题。让我来谈谈公民不服从的原则。老实说,我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些教会,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参与公民不服从,或者出于什么原因。

总的来说,是的,我相信圣经为公民不服从提供了空间。我们看到彼得和约翰在使徒行传4:19-20中说了很多。

人的权柄从来不是绝对的。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固有的。相反,神为某些目的建立了各种各样的职务(如父母、王子、或牧师)。每个职务都有神的授权或许可,写明:“你必须做这个,而不是那个。”就像驾驶执照。你的驾照可能说你可以开汽车,但不允许你驾驶摩托车或大型卡车。所以你可能会爬进一个18轮巨型货车的驾驶室,说你有“驾照”,但是我要告诉你,你没有。

政府被许可(或被授权)做出判决和刑罚作恶的(例如,创9:5-6;罗13:1-7)。它没有权柄去施行不公正,或在神赋予它的管辖之外采取其他行动,就像你没有卡车驾照却要开卡车,或想随心所欲驾驶其他的。因此,每当政府行为不义或超出其管辖范围时,我认为你或我没有遵守它的道德义务。国家不能合法地要求神没有授权它所要求的东西。句号。

也就是说,任何关于是否参与公民不服从的实际决定都要更为复杂。到目前为止,我都是一直谈理论的层面。在现实生活中,任何不服从政府的决定都伴随着真实的代价和纠葛,而这些代价或纠葛可能会带来各种形式的伤害或邪恶。在整个道德的方程式中,这些伤害或邪恶加在一起,使公民不服从的行为显为错误。例如,假设我的公民不服从行为很可能什么也没做,但它实际上肯定会给我的家庭带来巨大的伤害。我可能会合理地决定,我对家庭的责任(见提前5:8)高于抗议不公正法律的机会。

对于一个教会来说,正式参与到公民不服从的活动中,肯定会带来了一系列的牵累。一方面,它涉及到神所授的一个权柄对抗另一个权柄。此外,它也会将教会的福音信息置于巨大的危险之中。如果教会的政治解决方案是错误的呢?事后诸葛亮的评估可能很容易。我们赞美那在纳粹德国签署了巴门宣言的教会,批评那些反对马丁·路德·金和平抗议的阿拉巴马州的牧师们,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当时的情境下,做这些评估通常是非常困难的。哦,请谨慎行事!

底线就是:在最后的审判日,君王耶稣将会审判每一个服从和不服从政府的行为。唯有他的判断是绝对的。当然,他会判定我们的一些服从为有罪。他也会赦免我们的一些不服从。但请记住,政府是“神的用人,是与你有益的”(罗13:4),“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2节)。在任何服从和不服从的行为之前,你必须总是问自己,你是否准备好在那日因违背耶稣所设立的权柄向祂交账?

如果是的话,你最好非常确定在最后的审判日他会站在你这边。因此,我个人的看法是,我们的公民不服从行为应该相对较少和罕见。

 


亲爱的九标志,

你建议牧师如何谈及本地区的假教师?在我们这个地区有个大教会,他们用不合乎圣经的方法论造成严重的损害。我们是一个卑微的小教会,影响力很小,但我们的人正受到那间教会的影响,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它的规模太大了。

因为涉及那间教会和他们的领袖,所以公开“表明立场”是不明智的吗?

——来自南卡罗来纳的特雷弗

特雷弗,

这要视情况而定。可能是不明智的,但也可能是正义和诚实的方式。想想保罗、约翰和彼得经常警告提防假教师,甚至指明特定的教派。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所说的“不合乎圣经的方法论”是什么意思?他们是有点儿慕道友导向?那我不鼓励你把他们分别出来。他们宣讲成功神学吗?那么,是的,你可能要将他们分别出来。这大分界线是福音本身。我认为我们应该操练对同为福音派(传讲福音)的教会报以极大的宽容。所以,你永远不会听到我们教会的长老批评我们地区其他福音派的教会,即使他们是肤浅的、实用主义的或是长老会的!(这是我跟我长老会的朋友开的一个玩笑。)但是,是的,我们会对否认福音的“表明立场”。

这引出了我的第二个问题:你所说的“表明立场”是指什么?你是说你会教导反对某件事,还是说你会把它当作教会纪律来对待?这是教会在某些事情上表明立场的两种方式。

让我们先从教导说起。我目前正在教授一门圣经神学的课程,就在上周,我指出魏肯生(Bruce Wilkinson)用雅比斯的祷告(代上4:10)作为他论点的证明经文是个不好的例子。我并没有涉及魏肯生本人,或他作为基督徒,或涉及他的整个事工。我指出了一个非常有限的事实——他不能将历代志上4:10看成规范性权威教条。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对我认为是错误使用文本的地方表明了立场,因为我知道魏肯生的书已经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对错误的教导表明立场是一回事;对一个犯错的教师或错误的教会表明立场是另一回事。我认为这两者都有适用的情况,但我认为,对整个事工表明立场的门槛要高得多。我对魏肯生或他的事工几乎一无所知。我只知道我不喜欢他教人们按着历代志上4:10祷告期待得着。这就是我所说的。

对你和这间附近的大教会,我的问题是,你能否仅针对教导上的问题,还是你要针对教师们?是拔掉几棵杂草,还是定罪整个花园?我的建议是尽可能地用前者的方式。

现在,让我们回到福音这大分界线。如果有人离开我们教会,加入一间否认福音的教会,我们通过执行教会惩戒“表明立场”。这是整个花园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一棵杂草。举个例子,一位女性离开我们教会,加入了一间否认三位一体的一位论(Unitarian)“教会”。我们通过将她逐出教会来“表明立场”。这意味着我们正式地说,“我们不能再确认这位女性是一位基督徒,因为她已经加入了一间否认三位一体的假教会。”

很明显,当福音本身受到威胁时,我们只会藉着教会纪律表明立场。

所有这些,特雷弗,让我回到起点,视情况而定。如果你的邻舍教会是传讲福音的,我会鼓励你努力倾向于与人和睦。如果是否定福音的,我会敦促你表明立场。如果是模棱两可,你不确定,就像面对成功神学教会的情况一样,你可能偶尔要以错误的教导为目标。你可能要悄悄地警告那些想要加入那教会,或者想要使用他们的材料的个人。与此同时,你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提供一个积极的、健康的、给予生命的、宣讲合乎圣经道理的选择。

在说的更具体之前,我真的需要知道更多的细节,但我希望这个回答能给你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