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25:有关教会预算的思考;会众要求有“讲台呼召”;棘手的成员情况

Article
2018-08-29

有关教会预算的思考

会众要求有“献身呼召”

棘手的成员问题

 

九标志,你好。

我所在的教会正在进行财务预算,我们的财务委员会在这项工作中担任了重要的角色。我们的委员会由许多有商业头脑的人员组成,但是感觉他们更多的是考虑如何把教会钱财遵循商业标准来进行使用。而作为教会的牧师们,我们则试图找到一种方式来引导委员会明白神对祂教会的旨意,从而使我们的委员会能更有效地从神的角度来看待财务预算,而不是单纯依照他们自己的想法。

同时,我们也处于长老制转型过程中,所以讨论什么是最好的预算和如何分配财务有一定的风险,可能会引起会众的不理解和怀疑。请问,您会如何带领一间教会更好的遵从神的旨意来看待财务预算问题?另外,您会如何在教会建制转型的特殊情况下无可指责地完成财务预算?

谢谢,

来自新英格兰的提摩太

提摩太:

在回答你的第一个有关商业人士担任财务委员的问题上,我觉得你们应该彼此聆听对方的意见。你应该在如何很好的理财上聆听委员会中商业人士的专业建议,与此同时,委员会商业人士也应该在如何很好的凭信心花费神的钱财上聆听牧者属灵的建议。你们彼此需要。

我跟我们教会负责行政事务的副牧师邓洁明(Jamie Dunlop)有过交流,针对你的问题,他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人们如何可能在财务问题的两个方向上过于偏重一方这个问题上,他分享了两个非常有帮助的观点。以下是邓洁明牧师的观点:

牧师们把教会财务过分地属灵化,错误地忽视了商业人士所提出的财务建议通常有下面五种方式:

  1. 假设教会不应该有存款。存款(或信用额度)对全年管理现金流是非常有必要的 —  除非你每周都有相同数目的入账。
  2. 把教会的全职岗位看作是怜悯事工——教会雇佣某人是因为此人需要一份工作,而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有相关的技能。
  3. 对预算的收入项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并以我们对神应该有信心为借口。神从未保证过明年会比今年给你的教会更多的钱。预算是否要有增长应该是牧师根据想要在多大程度上挑战你的会众而做出的决定,也有时候“凭着信心”制定预算意味着对预算没有增长也是无所谓的,这是错误地相信神会在没有更多钱的情况下也能通过教会来成就各样的工作和旨意。
  4. 坚持教会不用遵守预算,这样教会可以完全依赖圣灵的指引。事实上,圣灵完全有能力通过我们的智慧来指引我们,并且在年初的计划上帮助我们。
  5. 为了在财政上能更多地支持宣教工作而导致在“不属灵”的事项上花费不够,比如设施、全职员工薪水等。经验总结出的事实是,如果你教会的核心事工是健康的——也就是说设施得到很好的、频繁的维护,员工们薪资合理,那么你的教会则会更多更好地在宣教上做工。给员工不错的薪水,帮助他们能够对他人也慷慨。如果你付的薪水比员工所需的要多,那么雇佣那些你相信会对他人慷慨的人。

商业人士在教会财务问题上错误地过分看重商业效益高于属灵智慧通常用下面五种方式表达出来:

  1. 总是想要数量化评估教会事工。比如,根据参与教会崇拜的人员增长速度来衡量牧师的薪水;以是否达到受洗人数目标来衡量是否继续支持某宣教工作。当我们试图掌控圣灵当做的工作时,我们就在诱惑人们凭借自己的力量来建立神的国,而不是凭着神。
  2. 过度地投入在教会活动和教会设施上,以此来吸引更多的人来教会和为此买单。那些单单因为你们教会的儿童保育设施更好而来到教会的人并不是神所期待的教会应有的“福音增长”。
  3. 员工薪酬过低——其是对行政员工。“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应该是我们设定薪酬的指导原则。 仅仅因为员工在做神的工作而故意支付他们过低的薪水并不能使任何人从中受益。
  4. 过分地未雨绸缪。一间教会必须意识到一旦会众停止奉献,那就意味着教会应该减少花费,甚至可能要考虑关闭教会。神不需要通过特定的某一间教会来完成祂的旨意。通常,教会储蓄账号里存款数额偏多仅仅意味着使一间本该关闭的教会苟延残喘了更长的时间。
  5. 通过给予特殊照顾或额外关注的方式鼓励高数额的奉献者。奉献是奉献者与神之间一种特殊的关系,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神所喜爱的”。我们不应该因为对奉献世俗的动机而摧毁了这种关系。

以上是邓洁明牧师的观点,我认为是非常有智慧的。有关你建制转型的问题,因为不清楚具体情况,所以我很难提供实质性的建议。但总体而言,你应该教导你的会众不管是在个人财务预算还是教会财务预算上都应该正确的对待金钱。金钱是个令人尴尬的话题,但不要回避它,大胆的依据经文来教导。当然,教会长老们应该为财务预算设立优先级,征询专业意见,但长老们应该先向会众提出预算方案。如果你们教会中会众是最终批准预算的群体,那么会众和财务委员会在预算问题上都承担有相应的责任,财务委员会或类似的群体应该给出教会服侍人员薪水的提案。

有关这个话题有很多可以讨论的,但我们的答案已经很长了。

 


亲爱的九标志,

自担任所在教会的牧师以来,我就坚持进行释经式讲道。因为我从不做传统“讲台呼召”,因此而遇到了一些问题。每周我都收到恶意的邮件和抱怨,指责我没有呼召决志和讲台呼召,也没有邀请会众为此祷告。我有一次特意在讲道结束后跟一位同工和一位执事留下来,跟有这样需求的会众进行沟通和祷告。但仅仅因为我没有在每次讲道结束时安排诗班有15分钟的唱诗《照我本相》而引起了不满。从最初我就告诉会众在这个事情上我的观点是什么,以及我这样做的原因,我也分享了相关的经文来支持我的观点,也得到了一些会众的支持和理解,但还是有部分人想得到他们期待的“讲台呼召”。

我该怎么办?我应该坚持根据经文来教导吗?我应该无视所有的邮件而只给当面交流的会众提供解答吗?我是否应该妥协,找个中间点呢?

——来自特克萨斯的尼克

几点想法:

  1. “讲台呼召”或者“决志祷告”都是透过煽动当时的情感而操纵人,并且会产生错误的信念,所以千万不要做。相反地,向不满的会众解释说他们应该严格的按照1800年以来一直使用的方式来确认他们的信心:通过受洗,而不是通过“决志祷告”。
  2. 但是,每周要有邀请!邀请会众通过你的讲道来悔改和相信,并且持续确保你和其他同工在讲道结束后跟有需要的会众敞开的沟通和交流。
  3. 分享福音,在教会中鼓励福音文化。同时在你的讲道和祷告会(如果有的话)加入有关福音传讲的分享和见证的内容。如果你本人是福音布道者和热心传讲福音的人,那么抱怨者们的观点就站不住脚了。
  4. 就像圣经中那位遇到不公正法官的寡妇一样,持续的为听众们得救而祷告。
  5. 尝试跟不满的会众建立联系,一起吃饭。一旦他们私下里喜欢你,他们就很难在公开场合反对你(不单是他们,我们也一样)。
  6. 在一些情况下,以柔和的、鼓励的、简短的方式回复那些邮件,但是邮件交流不要超过2个来回。告诉他们“当面交流会更好”,或直接拿起电话打给他们。
  7. 永远不要成为戒备型或争论型牧师。不要觉得你被威胁了、冒犯了。相信神,他已经赐给你这个事工,他必按照他的心意持续保守它。学习爱这个群体。
  8. 不要向任何人抱怨这个群体,哪怕是你亲密的朋友或同工。

我祈求这些信息会有所帮助,也祈祷你的教会在大胆传讲福音上有长进,使更多的灵魂得拯救。

 


亲爱的九标志:

有一对住在我们教会附近的年长夫妇想要加入我们的教会。可问题是,他们身体状况令人堪忧(丈夫快要死了,妻子正在进行化疗),而且不能出家门。他们原来是另一间教会的成员,但是因为一些教义问题而离开了。神奇妙的安排了我们教会的一位成员,也是一个护士,照料他们,她也做的很棒。我们有3位长老也经常拜访和关心他们,甚至安排了一次跟他们一起的查经。教会的其他会众也在餐饮和清洁上给他们提供了帮助。这对夫妇被关怀着,他们也同样喜爱上了我们的会众。

现在,他们想要加入我们教会。他们想要有牧者属灵上的监督,对教会有责任和奉献,同时在丈夫去世以后有这样一个教会大家庭来关心和照看妻子。

请问您意下如何?

——密歇根的大卫

大卫:

在我鼓励你接受他们加入你们教会以前,请允许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在这个问题上有迟疑是正确的。聚会是一间教会成为教会,一个成员成为成员的组成部分(见太18:20;林前5:4,11:18a)。没有聚会,就不能称之为教会。同样,在一般层面上,没有出席,也就无法成为成员。没有物理上的出席,我们就没办法执行一间健康教会应该执行的事务,比如讲道,听道,劝诫,勉励,服侍,透过参与主餐而彼此督责。

我想要明确的表达出这个准则,因为我们许多福音派的朋友已经把这个准则给忘记了,并且做了一些疯狂的事情,例如建立多堂点教会、通过网络上的宣告成为成员、保持许久不聚会、或被世俗所吸引人员的成员身份。

既然我已经明确说明了基本准则,现在我就可以承认我愿意考虑特例。你可以给这对夫妇特殊形式的成员,如果教会的成员们愿意继续提供他们以往的帮助的话,如规律的拜访;一起查经;提供督责等等。另外,如果可以的话,我鼓励这对夫妇通过教会网站听讲道。

换句话说,教会成员制依赖于通过聚会这个仪式来彼此建立盟约(见太28:19;徒2:41;林前10:16-17,11:33),就像婚姻的委身依赖于肉体上的合一来建立盟约(见创1:24),这两种情况都是神指定的委身的过程。我知道有些只在口头上进行委身,却因为健康的原因而不能实质性的进入婚姻的例子,我承认这类的婚姻,但是这是特例,不是普遍性的婚姻。所以回到教会问题上,建立盟约却没有常规的仪式上的聚会,这种情况是不理想的,也不是人们通常所期待的。它会产生更薄弱的连接,因为它缺乏身体上的出席。但是为了这对因为疾病而被困在家中的夫妇的利益,我愿意接受这种更薄弱的连接。

可我也要明确地提醒你,不要让特例变成了常态(像现在的许多教会一样)。当一间教会出现了薄弱连接现象的特征时,这间教会就削弱了它的完整性。薄弱连接的出现是因为允许人不亲自出席的情况下建立委身,这种情况要么是因为这间教会有多个场地,要么是因为允许不出席者仍保持成员身份。

顺便说一下,你问题中的重要原则又引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是否应该让在养老院的成员们领取圣餐。估计你已经看出在这个问题上,我跟狄马可(Mark Dever)有不同的看法,有关这个问题的解答也可以运用在你提出的问题上面。

我祈求神,以上的信息能对你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