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30:非成员是否可以服事教会?潜在长老聚会不稳定怎么办?现代基督徒音乐有问题吗?年轻的成员可以怎样服事年长的成员?

Article
2019-11-20

非成员是否可以服事教会?

潜在长老聚会不稳定怎么办?

现代基督徒音乐有问题吗?

年轻的成员可以怎样服事年长的成员?

亲爱的九标志,

我有两个关于非成员在教会服事的问题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问题一:如果您只让受洗的教会成员参与教会事工的各项服事,那又如何鼓励或者让那些虽然已经认信但由于某些原因还没有受洗的青少年们服事教会呢?

(我非常赞同你们教会【国会山浸信会】推迟信徒儿女受洗的诸多理由。)

我也不想给那些青少年虚假的确信,但我依然想要培养他们乐意舍己服事基督的意愿。

如果他们宣称自己相信基督,那么他们理应透过舍己服事他人来活出这份信仰。我很担心培养出一种只索取而不给予的“消费者”心态。您对此怎么看?

——匿名者

问题二:让非成员在幕后的一些事工中服事,这样是否智慧呢?

通常,我们仅限本教会成员参与教会事工。但是我正考虑让一些附近的青少年加入音控服事团队,以加深我们与他们之间的友谊。

像您一样,我并不赞同“先有归属,后有信仰”的说法。

但是,在我们这种城市贫困的内城环境中,尤其还有很多年轻人在这里,我想知道是否可以将服事看作门徒训练的机会,既可以培养信仰,又可以教授技能。有什么建议吗?

——乔,马里兰

亲爱的儿童事奉同工和乔,

我把你们的问题归为一类,因为它们适应相似的原则,而我的回答基本上也是一样的,让我指出三个基本的原则,然后是三个实践要点。

原则一:我们应当尽量避免基督徒成为他们自己的牧羊人,以致于他们过着独立于地方教会之外的非成员生活。

因此,我们的教会的确保留事奉的机会仅仅允许受洗成员参与。这样做不但能够阻止人独立于地方教会之外和鼓励他们加入成员,还有助于通过成员制的督责架构保护我们的成员和教会的共同见证。

原则二:你不要让一个“在路上”的非基督徒受到认为他们“已经到了”的试探。

耶稣和使徒们认为,基督徒生活的第一步是受洗并加入教会(例如使徒行传2:38,41)。

因此,无论我们说的是10岁、15岁还是50岁,我都希望他们感受到教会的爱,温暖和深情,同时也了解自己作为“外人”的地位。

我大胆地说,教会的姿态应该类似于扮演一个很难追求的女子:一只手邀请追求者来,而另一只手说:“停!直到您做出承诺才能建立更进一步的关系!”

把这个比喻再向前延伸一步,在对方没有做出承诺的情况下,给追求者关系上的任何其他好处对她和这关系的长期发展来说都是不利的。

因此,永远不要试图混淆一个非成员(无论他是儿童还是成人)作为“外人”的身份。

原则三:教会是一个家庭,其共同生活应该是有机的,而不是程序化的。

这意味着,肯定有一个空间可以邀请孩子和朋友们进入成员中共同生活,包括通过服事教会的方式。

现在我将这三个原则放在一起之后,再提供以下三个实践要点:

实践要点一:我们不应该让非成员参加公开的事工。

有一些比我更敬虔和更优秀的牧师在这点上并不同意我的看法。

但是,站在台前服事的成员以特别显著的方式代表了教会和(因此也代表了)耶稣。 由于这一点的意义所在,任何试图将服事看作是短期的传福音或门徒训练的论证都黯然失色。

对于教会来说,保留自己与世界分别的见证是更长远的传福音之法。我会以这一原则来对待成年人、附近的青少年和成员的孩子。

实践要点二:我不会将任何幕后服事任务在没有成员陪伴的情况下分配给一个非成员(无论是成人,邻里的青少年还是成员的孩子),否则的话可能会使一些人对某人究竟是成员还是非成员的身份感到困惑。

所以,我绝对不会这么做,我不会让教会外的青少年加入音控服事轮班,也不会让孩子们以独立于父母之外的方式参与服事。

实践要点三:我认为我们可以有选择地让非成员与成员共同合作,例如让孩子们透过父母并与父母一同服事教会。

例如,我每个月在儿童事工服事一次,这一服事的性质允许我带着我的6岁、8岁或10岁的女孩一起去。我可以想象,如果我管理音控台、管理书摊,或组织各种形式的招待会,我也能这么做。

我10岁的孩子还参加了周日下午的《纳尼亚传奇》读书会,该小组由一个成员的女儿,两个十几岁的姐妹带领。 他们的母亲(成员)就坐在房间里。 我想我不会把这种读书会称为教会的事工,但这两个小姑娘在我大女儿的门徒训练中起到了作用。

另外,我想到了我那对有五个孩子的朋友。他们整个家庭每周都会去一次危机怀孕中心,我们的教会已经参与这个事工多年。 我的朋友夫妻俩为该中心的男人和女人教导为人父母的课程,而五个孩子……好吧,我不确定孩子们会做什么,除了妈妈和爸爸分配的任务之外,他们通常跑来跑去传播爱。 这是他们本周最喜欢的郊游之一,该中心非常乐意看到整个家庭都在行动!

不过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邀请孩子或附近青少年的成员需要他们在参与服事中对自己所做的有正确的认识。成员需要清楚并保持教会内外界限,即使是在他或她参与鼓励青少年或儿童的时候。该成员依然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代表教会,即扮演这位难以追求的女子的角色:“不,您还不能吃那条面包或者喝这杯水。让我来告诉你它有多美味吧!”

亲爱的弟兄,希望这些内容可以解答你的疑问。


亲爱的九标志,

我们的教会不久将进入一个长老的选立程序,其中包括会众投票。

我该如何考虑给一个符合提摩太前书3章和提多后书1章列出的所有要求,但却经常主日聚会不来的候选人(至少每月缺席一次,有时候更多)投票呢?

他这样做是因为个人原因,而并不是出于健康、工作、旅行等原因。一方面,我不想增加圣经中没有明确规定的长老要求。

但另一方面,难道我们不应该期望一个长老比普通的成员对教会做出更高的承诺吗?

——匿名者

亲爱的长老选立参与者,

我不认为在提摩太前书3章和提多书1章里保罗列出的长老任职资格包含了所有对一个长老候选人的要求。保罗并没有提到长老的祷告生活,但我认为这是长老必须要有的。

不过,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说我们应该期待长老做出更高的承诺。我要说的是,我们应该期望一个具有“示范”级的承诺。他应该成为羊群的榜样。

仅仅出于这个原因,我个人就不愿意提名这位每个月有一到两次不参加聚会的人做长老,仅仅是因为他的榜样作用至少是令人怀疑的。

希伯来书10:24-25节的“不可停止聚会”的命令虽然没有规定确切的次数,但它确实让每个基督徒背负起了定期、规律的共同敬拜责任,这在新约中意味着每周一次。

最后,有一个简单的数学公式:出勤率每下降一个百分点,就意味着一个人可以给予的照顾和监督下降一个百分点。

但是,单从您的问题来看,我仍然不清楚的是:您是牧师并正在考虑是否要提名这个人吗? 根据我所掌握的信息,我不会提名他。

或许,您是成员?您的牧师已提名或即将提名此人?如果是这样,也许他知道一些你并不知道的隐情。问问他,也可以问问那个被提名的人,向每一个人表达你的疑虑,并对他们的答案持开放态度。也许他们中的某个人会因你的问题受到挑战和被你说服。

前提是:如果您给我的描述是足够清楚的,我个人绝对不会优先推荐这个人。但是如果我们的长老们向我们的教会做出这样人选的推荐,我无法确信我是否会坚决反对这一提名。

希望这之中的一些思考对你是有帮助的。



亲爱的九标志,

虽然我更喜欢那种歌词在神学上强有力和以神为中心的赞美诗,但我们教会中的其他人似乎更喜欢现代那些常见、流行和当代的音乐。

我明白敬拜不是关乎我的,但我依然觉得其中一些歌曲背后的神学和信息是值得怀疑的,例如,在某些情况下,唱诗会一连重复同一首诗歌十几次。

在这些最受欢迎的团体/歌曲中,或在当代的“K-LOVE”崇拜中,有没有特别的陷阱需要注意?我只想确保我的教会深信他们所唱的,并且这些歌词熟悉并专注于对我们圣洁之神的真正敬拜。

——扎克,印第安纳波利斯

扎克,

我也喜欢强有力的、以神为中心的赞美诗。(如果让我选择教会的音乐,我会如此选择。

但是,扎克,如果你像我一样,并不承担挑选教会音乐的责任,你则有两种选择:要么尽心尽力,欢喜快乐的歌颂,要么寻找另一间教会。我认为没有中间的道路。您没有选择留下来但继续心怀不满的选项。

我不太愿意让你给那些做音乐挑选决定的人提建议。

也许,他们很可能会说已经得到很多这样的建议。

我理解这种将诗歌的内容和品质纳入找教会必备条件清单的人。诗歌的确占有一席之地;我也敬重那些能从他的同伴身上学到东西或能快乐的歌唱那些看似浅显的歌曲的人,至少那是我需要成长的地方。


亲爱的九标志

就纯正教义而言,年轻的教会成员可以通过哪些方式对年长的成员产生积极的影响?

我和妻子是我们教会的新人,而且都是二十多岁。因此,在小组讨论、圣经学习或在有人发表拙劣神学的私人对话中,我常常担心变成说教或对年长成员不尊重。

尽管如此,我依然觉得自己有责任捍卫改革宗的基本教义和浸信会传统。

我说的“教义”是指非常基本的神学。

由于许多成员是天主教背景,争论的问题往往与圣徒的坚韧、称义、洗礼、主餐等有关。有时这些问题甚至更为基本,比如民间俗语(如“天助自助者”)被奉为“圣经真理”。

在这个领域没有彼此纠正的文化。以损害正确教义为代价保持合一似乎已成为一种共识。这就是为什么一场关于救恩论的讨论在一次圣经学习中被迅速结束的原因。在适当地纠正我所遇到的一些问题的同时,我应该如何以智慧和尊重的态度行事?

——来自新泽西的泰蒙

泰蒙,

我喜欢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话:“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劝少年人如同弟兄; 劝老年妇女如同母亲;劝少年妇女如同姐妹;总要清清洁洁的。” (提摩太前书 5:1-2)

您如何在您认为祖父母或父母有错误的地方纠正他们? 您通常可能不会去纠正他们。 您会微笑,爱他们,并尝试树立好榜样。 我想这应该就是你能做的最主要的部分。

另外,要尽量鼓励自己看到美好的部分。除非您是牧师,否则引导那些年长者或者在某些方面优于我们的人,通常是通过建立好榜样而不是纠正错误的部分来进行的。甚至相对于在年轻人身上所做的,在对待年长者的时候,牧师也需要朝这个方向倾斜。我想这就是保罗想要表达的意思。

沿着这些原则,无论你看到什么美好的见证要赞美主,并开口鼓励年长者。向他们请教。从他们的经验中获得学习。

你说的没错,不管什么时候面对一个抛出的话题,你都应该坚持正确的教义:“好吧,我相信圣经清楚的教导耶稣是作为替代者而死。以赛亚书53章说,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我们的罪孽压伤。”说完这些之后,我就不会再争辩了,我会尽量少发言。只要能简短而清晰的表达出我的观点就可以了。

你还需要保持情绪平稳。 不要给人一种争论的印象。 相反,应该呆在那儿,保持镇定,用自己的举止和肢体语言向他们显明,您很高兴以他们朋友的身份坐在那里并继续爱他们。就是如此!泰蒙,你必须爱他们。你必须为他们祷告。

我认为这种简单的引导并不是代替牧师。如果是的话,您可能会考虑寻找其他教会。但是如果情况并非如此,我建议你欣然留下来长期支持牧师的事工。此外,您会因为展示出的在爱里的忠心、坚持不懈的参与事工、过无可指摘的生活并因尽可能在任何可以教导的机会上竭力而带来影响力。

您的目标不是在今天的(!!!)主日学课程中说服所有人都接受正统的教义。你的目的应该是帮助你身边的每一个听众,在接下来的五到十年中,随着他们更多思想你的生命和信条,逐渐得知这些内容。泰蒙,打一个持久战吧。

我祷告,愿这些对你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