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九标志问答34: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牧养那些一直参加聚会但不愿加入教会成员的人;帮助教会厘清一些过去的错误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九标志问答34: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牧养那些一直参加聚会但不愿加入教会成员的人;帮助教会厘清一些过去的错误

Article
2020-01-15

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他还是合格的牧师吗?

你如何牧养一对很享受参与聚会但却拒绝加入教会成员的夫妻?

我怎样服事一个十年前曾被教会伤害,并且从此再没有回到教会的成员?


亲爱的九标志,

如果一个牧师的妻子离开了他,他还能再担任牧师的职责吗?如果不能,他将来还有机会再做牧师吗?

我有一个很亲近的朋友,他是一间小教会的牧师。他的妻子在五年前离开了他(在他们结婚16年之后)。到了他们的州法律所要求的分居期限之后,妻子就和他离婚了,并且妻子后来再婚了。据我所知,他们双方都没有在分居前或分居期间犯奸淫,并且,女方仍然坚信自己是一个基督徒。

当这场婚变开始后,我尝试着去同情他,并且引导他回到圣经。我也鼓励他花一些时间离开讲台的服事,去做一些与妻子和好、恢复身心健康和有益于教会健康的事情。但是他没有离开服事,他也承认教会的全体会众已经成为治愈他的团体。到目前为止,他仍然在牧养这间教会。

一个有如此重担的弟兄需要你的帮助。

——来自马里兰州的詹姆士(James, Maryland)

亲爱的詹姆士,

我很不情愿这样说,但我必须要说:如果有这样一个牧师,他的妻子离开了他,那么他无论如何都必须、应该离开这个位置。我能说这样的牧师一般情况下必须离开吗?不能!坦白地说,我很难想象有哪种情况允许他可以不离开。

这基于一个很简单的理由,妻子的离开会导致一个问题:这个长老是否满足保罗关于“要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顺服,凡事庄重。”(提摩太前书3:4)的要求。而且,“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怎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摩太前书3:5)

当然,他可能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就是一个模范丈夫。但是,妻子的离开起码让他承担丈夫角色的能力遭到怀疑。他在教会可能有坚实的拥护者,很多人会因此而很难再信任他。这就意味着这部分人很难从他那里领受神的话,但是他们需要神的话。

更糟糕的是,这些人可能仍然待在教会,过着基督徒的生活,但是他们不再信任牧师所教导的关于圣经的话语。所以,他继续留在牧师的位置还能怎样服事会众呢?

我想要挑战他几个问题:“你留在教会是要服事教会还是服事自己?你是否认为自己的教牧事工是会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换另一个人就不能做吗?”另一个相关的问题,我想问他是否能想象自己不再是一个牧师,如果不能,是不是他已经把牧师身份偶像化了?他是否把自我身份认定太多的依赖于教牧身份?或者说,他是否不相信上帝会用其他的方式在经济上供应他?

我认识的一些长老也质疑过自己长老的身份,当然他们遇到的事情远没有这个严重。这个时候他们会很快找到我和我们整个长老团队寻求意见。曾经有一个弟兄因为房贷问题担心自己是否是合格的长老,他来找到我们,并向我们提供了他所有的金融投资组合文件,他表示如果我们判断他不合适,他会辞去长老身份。还有一些弟兄,因为自己繁忙的行程,或者自己已成年子女任性的信仰生活,他们也提出要辞去长老的职位。

如果你的朋友已经寻求了辅导,并且如果所信任的朋友都给出一致意见的话就愿意放下自己的服事,那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他没有积极寻求辅导或者没有显示任何辞职的意愿,那这样的状况会和他妻子的离开一样让我担心。他对智慧不感兴趣吗?他不愿意顺服任何人吗?他为什么如此依恋这个位置?或许他只是天真,但从表面上看,不愿意寻求任何辅导听起来也是非常危险和自私的一件事。这不是一个牧师应该向会众树立的榜样。基督难道不是为了他的羊群舍弃得更多吗?

我应该已经说完我所能说的了。我虽然不认识这个人,但这些是我脑海中出现的我认为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弟兄,归根结底,请记住你只需要说忠于神的话;你不需要去制造一个人为的结果。另外,你和我可能都错了!在你说完所能说的之后,将结果留给神吧,卸下你的重担后享受安息吧!

愿你蒙福。

P.S:我认为对一个牧师来说,如果他的妻子离开了他,他是可以重新上任的。至于时机,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判断的依据至少应该基于两个标准:(1)他需要证明他管理家庭的方式可以作为榜样教导其他基督徒,使他们可以效法;(2)他需要恢复会众对于他在管理家庭的能力上的信任。

亲爱的九标志,

有一对夫妇来我们教会已经三年了。他们很受欢迎,并且他们自己也很享受成为我们教会家庭的一部分。然而,尽管教会不断地鼓励他们加入成为成员,但他们反复拒绝加入(他们来自一个没有建立正式成员制的教会)。

我最近和这位丈夫见过面。他说他不会加入教会成为成员,他认为成员制是一种人造的传统。他说他已经是普世教会的一员。他还说,自从他三年前来到我们教会,就没有给过教会一分钱的奉献。他们会资助一些其他的事工,因为他们认为教会会滥用金钱,他们情愿将钱直接给到需要的人。他说,在这些事上他们是“靠圣灵带领”的。

他们也会在教会中从一个小组换到另一个小组,并且最近退出了小组,因为他们想用周五晚上的时间去和一些其他教会的基督徒朋友见面。

他也问过,“如果我们不成为教会成员,会被要求离开教会吗”,我告诉他“不会,但没有委身成为成员将影响你参与教会事工及其他类似的责任。”

你会如何处理这对夫妇的问题?

——来自加州的匿名人士(Anonymous, California)

亲爱的匿名者,

听起来他的想法非常坚定。一般而言,我就算会鼓励,但也不会去强力推动一个想法已经很坚定的人。通常这样的推动会使他们变得更加刚硬。

如果我和这个人有一些初步的交流,我可能会问他关于马太福音18章和哥林多前书5章的看法。耶稣和保罗是如何看待“移除”那些不在主里的人(保罗的话在第3节和第12节)?我也会问他,如果不通过具体的参与一间本地教会,在这个地球上,他如何能看见一个看不见的普世教会(就像我们在基督里被称义的身份,必须通过在生活中不断追求公义才能体现出来一样)。

或许,我还会问他,如果有人传虚假的福音,虐待妻子或者诽谤教会成员,他是否希望有人能制止这人一同领受主餐。他认为这种惩戒措施是出于爱心还是恶意?

同样,我会问他,为什么一个跨教会事工(神并没有在圣经中设立机构)会比一个教会(神在圣经中设立教会)滥用金钱的可能性小?我还可以继续问类似的问题,而且我相信你已经问过一些了。当然,你也可以说他公然违背了一些经文,比如哥林多前书9:14,提摩太前书5:17-18,或希伯来书13:17。但是,看起来他认为自己已经是个健康忠心的基督徒了。

那么,就让他这样吧。弟兄,你所能做的就是教导。如果他们不接受你的教导,你也没什么可做的了。除了……

还有一件事:你第一句话说,他们很享受成为“教会家庭的一部分。”打个比方来说,我会建议我的女儿们不要让年轻的求婚者得到婚姻的益处,除非他们承诺进入婚姻,所以,我认为你的教牧责任是通过拒绝给予只有正式“家人”才有的益处和责任来鼓励承诺,直到他们承诺加入教会成员。不要只是给我听起来很虔诚的属灵话语,给我行动。

我自己的教会不允许非成员加入小组或参与事工。你的情况可以成为一个教科书级的案例来说明为什么小组只有具备了信任,敞开和可教导这些属性的时候,才能运行的最好,而这些属性,只有靠成员的委身才能培养出来。但这对夫妇却被允许使用小组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里轻尝一点,那里游荡一会,从来不顾及他们给别人造成的影响。这不是狼的行为吗?所以,为了其他羊的益处,我应该不会让他们继续加入小组或参与教会其他的事工。

这件事的底线是:鼓励他们找一间可以加入的教会,在那里他们有更信任的牧师。阻止他们领主餐直到他们加入教会,因为,他们基本上还是自己的主而不是基督肢体的一部分(见林前10:17;11:18, 29, 33;也可见问答29的问题二)。不要让他们参加小组或任何教会事工。当然,告诉他们仍可以参加教会的公开聚会(像过去一样)。见到他们时微笑,和他们握手,在心里爱他们,想到他们时为他们祷告。但最终,将他们交给主,把你宝贵的时间花在牧养那些寻求和受教的人身上。

亲爱的九标志,

我们正在建立正式的成员制,并且将马上启用新的成员之约。我们已经反复教导过成员制,教会纪律和长老制。一切都进展的很好。然而,一些不可避免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并且我们发现了一些已经停止聚会的的老成员。

纳丁(Nadine)曾是(现在也是)一名成员,但是她已经10年没有参加教会聚会了。在我来这之前,她因一些个人、经济和健康相关的问题处于人生的低谷期。在她濒临崩溃的时候,她跑去借酒消愁。执事马特(Matt)看到她喝酒后在家门口下车。下一个主日聚会的时候,教会举行主餐。马特因为纳丁喝酒的事,告诉她要检查自己的心并且不要领主餐。这将她击垮。她不仅处于自己的低谷期,教会也没有做什么去帮助她。她从此再没有回过教会,并且十年后仍在低谷中挣扎。

问题:我可以从哪里开始?我觉得我对纳丁有责任,我希望能引导她从痛苦中释放出来。

——来自阿肯色州的比尔(Bill, Arkansas)

 

亲爱的比尔,

我为你的牧者心肠感恩。我的确觉得教会对这件事情负有责任。我首先要问,在马特看来对方犯了什么罪?纳丁是否有明显的醉酒?如果不是,那我假设马特是认为一个基督徒喝酒就是犯罪,对吗?在某种程度上,你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取决于你和马特是否都认为喝酒就是犯罪。

对我而言,我不这样认为,这就意味着如果马特是我教会的一个执事,我会劝他去向纳丁道歉。但我意识到,马特可能对喝酒就是犯罪这一观念深信不疑,可能你也是这样。所以,对于这件事的推进,我想到三条路径,具体怎么做取决于你和马特对于喝酒这件事的信念是什么。

路经一:是否能说服马特让他知道,在主餐桌前分离基督的肢体是犯罪,圣经在此并没有这样的分离(正如我个人认为的那样),然后,你们可以一起去找到纳丁向她道歉。

路径二:如果你不认为喝酒是犯罪,而马特认为是,那你需要分别和他们两人谈一谈——和纳丁的谈话是为了邀请她回来;和马特的谈话是挑战他不要再分离基督的肢体,就算他仍坚信喝酒是犯罪。他必须接受纳丁回到教会的团契中。

路径三:如果你和马特都认为喝酒是犯罪(如果她有事实上的酗酒,那的确是犯罪),我也坚持认为,你应该试着去和她见面,询问她的情况,试着去关心她,并且邀请她回来。我们没有必要因为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指控她。

现在,我们需要改变思考的方向。从牧养的角度而言,最大的问题不是她十年前有没有喝酒。最大的问题是她已经与基督的肢体分离十年之久(或许她去了其他教会?)。我不是要推卸责任。我只是想说,不管你选择上面三条路径中的第几条,纳丁与基督的肢体分离是你应该主要关注的事。坦率的说,如果纳丁不想提及喝酒这件事,我估计我也不会提。

所以,我会用其他的方式开始,我会问她是否已经参加其他的教会。接着我会邀请她回来,或者问她是否能帮她找一个她能更好适应的教会。如果她仍然对马特和你们教会怀恨在心,对她表示理解,但是,你要柔和的提醒她,这样的怨恨会继续伤害她,这种伤害甚至超过其他所有人,还要提醒她基督已经给了我们饶恕的自由。

也许她在她自己心目中是一个受害者。而且,她可能真的被别人的罪伤害了。但是,作为一个牧师你应该知道,在被别人的罪伤害后,我们这些罪人会多么熟练的制造出更多的罪。我们当下的受害文化最幼稚的一点在于认为受害者都是好的,而犯罪者都是坏的。任何一个有些粗浅关于人罪性知识的人都会对此更了解。事实上,这样一种假设会更严重地伤害受害者,因为这样的假设使人们不愿去处理与受害者本人相关的问题,并且让他们在自我为义的假冒伪善上越发坚硬。

我提及这些是为了说明,在你与纳丁的任何教牧谈话中,应该平衡同情和过多的退让。圣经经文也有一些类似的事情,讲到关于错误的判断和不健康的同情。所以,对纳丁表达真诚的悲伤,但不要把她当作一个受害者。要让她知道,她让一次不好的对话就把自己剥离基督的肢体十年,她对此也是有责任的。

以上一切意味着,我可以用很多问题开始。努力寻求理解。如果你这样做,你将能得到更好的判断,然后就从那里开始吧。

愿神赐予你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