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流放中的男人和女人(创世记第三章)

Article
2020-08-25

只有亚当和夏娃是活在伊甸园状态里的男人和女人,但是他们的堕落导致了他们被逐出这个神圣的乐园。亚当和夏娃的被逐意味着男人和女人的被逐。他们叛逆的连锁反应蔓延、贯穿了整个世界,以至于无处是净土。堕落之后,我们仍然是具有神形象的、具体的被造物(创5:1-3;雅 3:9)但我们现在活在一个被罪咒诅的世界上,它被腐蚀的后果都证实了这点,尤其在我们的关系中。本文将揭示在堕落世界里男女角色面临的三大挑战。

逃避责任

离开伊甸园前,亚当和夏娃亲身感受到了他们暴露无疑的罪性本能。神问亚当:“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创3:11)显然,亚当回答应该是,“是的”,但亚当推托道:“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我就吃了。”(创3:12)当神问女人她做的事时,她回答道:“那蛇引诱我,我就吃了。”(创3:13)

这个男人和女人逃避因他们的选择而要承担的个人责任。取而代之,他们将焦点转移到他人身上。亚当的罪孽尤为深重。他逃避他的责任并将谴责转嫁给他的妻子,一个正是他委身要关心和保护的人。在神美善的互补性设计中,神委托丈夫致力于在保护她们的肉身、情感及灵性的好处上呵护他们的妻子。但这里我们却发现亚当表现得不像一个男人倒像一个懦夫,宁愿看到他的妻子受苦也不愿承认他自己的失败。

亚当不光指责夏娃(“她把那树上的果子给我”),而且影射神(“你所赐给我与我同居的女人”)。难道亚当没有认识到夏娃是一份珍贵的礼物、神是仁慈的父?亚当之言既蔑视了礼物又蔑视了其赠予者。圣经的互补性托住了礼物的价值以及其赠予者的荣耀。

在创世记第三章,亚当苛待了夏娃;它是女人所能遇到的苛待的根源。环顾我们身边的文化,我们能看到亚当式的蓄意作恶的表现。堕落的教义提供了为何关系会退化为混乱和笑柄的必要解释。亚当的推托之词并未愚弄神,但却确认了延续至今的关系的破裂。在乐园外面的生活中,男人和女人彼此怀疑、彼此缺乏爱,他们推卸责任彼此控告。当男人不尊重和贬低女人名誉时,男人尤其类似他们的先祖亚当。

亚当利用他的妻子推卸责任,达到他自私的目的。若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15:13),则推卸责任是没有爱心,因为人牺牲他人来自保。

征服欲

当神质问亚当和夏娃时,祂明确了后果。祂对女人说:“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3:16)一些翻译者将此理解为意味着女人在婚姻中对爱、陪伴及亲密关系的持续恋慕。[1]那么,“恋慕”就将是积极的。但是有没有一种更具说服力的解读?根据对于蛇(创3:14-15)和男人(创3:17-19)消极后果的上下文,读者预备好女人去听到关于她的惩罚了。

在创世记第四章,神对该隐说了关于恋慕和制伏的同样两个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4:7)。[2]即使这里指的希伯来语单词“恋慕”是罕见的,创世记4:7的上下文表明该隐对罪的恋慕将要征服他。所以该隐必须“统治”,或征服罪来取代恋慕。

当我们在创世记3:16及4:7看见这一对单词“恋慕/制伏”,我们可以见到神大概在前面的上下文里如何提及女人与她丈夫关系的后果。神宣告了女人怀胎要经历的苦楚,以及创世记3:16中对应于母亲和妻子角色的后果。对于神美善设计的堕落的一个苦果就是妻子支配她丈夫的诱惑。[3]这种渴望颠覆了丈夫的带领及他神命定的家庭领头的角色。

丈夫扭曲了神的美善设计,将要“统治”他的妻子,表明了一种霸凌姿态。[4]一种专横的态度并不是爱。一些男人不幸地将男子气概与大男子主义及掌控等同起来。霸凌行为包括肉体上的虐待和情感上的虐待。堕落后的这种影响在我们的当代场景中随处可见。女人们面对专制的丈夫在家里的虐待。互补论没有合理化专制主义。实际上,专制的配偶们嘲笑圣经中的男子气概。真正的互补论呼召男人们抑制那种仿冒的男子气概。男子气概并非有害。罪是有害的。丈夫不可苦待他们的妻子(西3:19)而是按情理以一种理解与尊荣的方式与她们同住(彼前3:7)。

另一个极端是,丈夫会退让领导地位而处于消极。当夏娃尝禁果时,亚当“与她在一起”,但没有做正确的事(创3:6)。灵性的退让发生在所有时候。一个丈夫和父亲可能没有带领家人去教会。他可能没有在家里门训他的家庭。亚当因为害怕而躲避神(创3:8-10),而男人们至今仍在躲避。出于恐惧和不安,丈夫们和父亲们或许采取懒惰的居家模式。因着贪方便,属灵的领导地位就被牺牲了。

在一个堕落的世界,夫妻关系面临着罪的败坏影响。保罗抓住神美好的、堕落前的设计,他说:“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 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  (弗5:22-23,25-26,28) 

 

贬低他人

男人和女人是照着神的形象受造(创1:26-28),如今罪在男女角色上的影响包括彼此贬低的言语行为。男人和女人用不尊重和无礼的言语对待彼此。他们合理化假冒为善和诡诈的计谋。他们放纵和掩盖言语、情感、肉体或性的虐待。他们对卑鄙之言和仇恨女性的行为装聋作哑。

我们的文化充满了血腥的人际关系,罪人互相直接伤害彼此名誉。什么可以最好地解释我们所处的当今世代?什么框架系统可以帮助澄清围绕男女角色的疑惑?在创世记第三章中的事件展示了男人和女人被赶出伊甸园,将其恢复是基督徒的一项急迫而又持续的任务。世界的文化需要看到教会和家庭珍惜合乎圣经的互补论。

男人和女人的罪恶行为并非来自于合乎圣经的互补性,反而是来自于对其的歪曲。合乎圣经的互补性赋予神形象拥有者尊严。羞辱男人或女人或孩童就是对神的羞辱。合乎圣经的互补性与牺牲的爱、谦卑的服侍紧密相连。它呼召人们去培养、去关爱、去保护和去尊重。合乎圣经的男女角色必须高举尊重他人(而非贬低)的言语行为。

罪中的男人和女人需要的是确认并拥抱神在创造时美善的设计。定义男女角色的权柄不属于我们。当我们忽视神的智慧偏行己路,我们就是在流放中四处游荡,禁果仍在我们手中。放弃神的设计是一种压迫,而非解放。与圣经作者们所处的古老世界相反,圣经的世界观支持女性的尊严和价值。[5]事实上,当我们相信神的方式是良善和智慧的时候,我们将能使两性角色得到最大的彰显。

结论

互补主义的两性观将帮助男人和女人在流放中茁壮成长。然而,若不面对现存的挑战,就无法追求和理解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

其中一些挑战可追溯到创世记第三章本身。相同的章节向我们展示了我们面临的挑战的源头,还闪耀着希望之光。女人的后裔将战胜蛇(创3:15)。经过怀胎的苦楚和时候的满足,主耶稣诞生了。在基督里,我们向着我们确定的未来前进,男人和女人被恢复及复活,我们可以荣耀神并永远享受祂。

[1] 见Andrew E. Steinmann, Genesis,  Tyndale 旧约评论第一卷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2019) ,第71页。

[2]希伯来词תְּשׁוּקָה只在旧约中出现过三次(创3:16, 4:7;歌7:11)当这个词出现在雅歌7:10时,它是创世记3:16的反面:丈夫的欲望是为了妻子。而在雅歌7:10中,是指爱和亲密。在雅歌7:10中,咒诅被解除了。

[3]Bruce K. Waltke, Genesis: A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1), 94..

[4] 同上, “统治”的不同诠释,见C. John Collins,Genesis 1–4: A Linguistic, Literary, and Theological Commentary (Phillipsburg: P&R, 2006), 第159–60页。

[5] 见 Rebecca McLaughlin,Confronting Christianity: 12 Hard Questions for the World’s Largest Religion  (Wheaton: Crossway, 2019), 第131–52页.


译:周琤;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n and Woman in Exile (Genesis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