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期刊第十五期: 多堂点教会

Article
2015-03-29

发刊词

【翻译:陆骋】

在我三十出头的时候,曾经在一个多堂点教会担任牧师。

那是90年代初,我是副牧师。我们在市中心吸引了很多人来聚会,可是教会地方不够大,挤满了好几百个大学生。那时,我们在城市的北部和南部都有许多教会成员。所以我们想了一个新点子,分成三个聚会点,但是却仍是一个教会。

我们如何仍然称之为一个教会?我们继续使用同一个教会名称,共同管理教会财务,拥有一本教会成员手册,同一群长老治理,晚间崇拜在一起,还有,我们举行联合会员大会。然而,在周日早上,当中部的聚会点早上10:30开始聚会时,北部和南部的聚会点则已经在9:30开始了崇拜。这也使得讲道人可以在北堂或南堂讲道,然后风风火火赶到市中心的聚会点,并在诗歌敬拜结束前及时赶到会堂讲道。好险!

记得有一次,当我在市中心聚会点带领崇拜时,正好轮到D·A·卡森讲道,于是你可以想象那幅冲刺赛跑式的画面,看上去好像很有趣。

多堂点教会真的是一个好主意吗?这一期超长的、经过一年策划的期刊正是要帮助你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有幸邀请了格雷格·阿里森和多堂点教会的牧师J·D格利尔解释多堂点教会的含义,并为此辩护。

教会史上出现过多堂点教会吗?很好的问题。所以我们尝试透过格雷格·吉尔伯特,鲍比·贾米森,约翰·汉莫特教授以及杰夫·里德尔牧师的见解,从教会史角度思考,获得帮助。

多堂点教会有什么问题吗?是的,至少多堂点教会的牧师马特·钱德勒如此说。但是它有很糟糕的问题以至于我们不应该去实践吗?同样是钱德勒的回答,答案却是否定的。不要错过马特对福音派教会未来二十年样貌的展望。

那我们就继续前行,向着多堂点教会方向努力?西南浸信会神学院教授汤姆·怀特说:不!而格兰特·盖恩斯牧师认为,圣经不支持多堂点教会。鲍比·贾米森说,那些浸信会先辈们不会同意。而约拿单·李曼,我们那不知疲倦勤劳肯干的期刊主编,专门研究教会成员制的博士论文。他会表达对多堂点教会的许多担忧,而我已经在一些地方看到问题的抬头。不要被李曼文章的篇幅吓到—绝对值得你一读,我是指这篇长文的每一部分。

请为这些朋友间重要的对话充满智慧而祷告。

——曾经是个多堂点教会牧师的狄马可

 

目录:

第一部分:为多堂点教会辩护

1.  为多堂点教会作神学辩护

2.  一位牧师为他的多堂点教会辩护

第二部分:辨认与定位多堂点教会

3.  究竟怎么称呼它?—多堂点聚会的归类法

4.  多堂点教会先例,似曾相识?

5.  天际疑云——摆在面前的问题

第三部分:反对多堂点教会模式

6.  多堂点聚会的解经性评论:肢解教会?

7.  对多堂点教会的神学批判:到底什么是“教会”?

8.  多堂点聚会的历史评论:“誓死捍卫单堂点聚会”–先辈们如是说

9.  我不喜欢多堂点教会的九个理由

10.替代方案:为何不植堂?

 

特此感谢本期翻译志愿者:梁山伯,徐震宇,王清彦,陈若茹,侯淑婧,何之是,张金星,叶珊珊,陆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