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有名无实的基督教,而非互补主义,导致虐待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有名无实的基督教,而非互补主义,导致虐待

Article
2020-05-11

  本文是关于布拉德福德·威尔科克斯(W. Bradford Wilcox)所著《柔情牧者,新尚男人:基督教对父亲及丈夫角色的塑造》(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04。)(Soft Patriarchs, New Men: How Christianity Shapes Fathers and Husbands)一书的书评。


继美南浸信会性侵危机之后,人们在问:有关性别和家庭的保守神学观念与造成并容忍暴力的环境因素,二者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看起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回答“有联系”。例如,人们注意到《今日基督教》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加尔文主义观念推动“家庭暴力迷思”,因为这些观念和“性别二元论”有关,对社会公义理论的接纳程度不高,并强调等级关系。然而,保守的基督教并不是唯一的攻击对象。2017以及2018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出版了一系列深度报道,曝光当地福音派、天主教、穆斯林、犹太和印度社区里的家庭暴力及虐待。这也不是件什么新事。1998年美南浸信会联会实施《浸信会信仰和要旨2000》(BFM2000),涉及关于男性带领的声明。两位颇有名望的记者认为,这样的措辞“会明确导致虐待,包括身体和情感两方面。”

一些惊人的数据

在这一点上,转向数据和铁的事实会有所帮助。早在2004年,弗吉尼亚大学社会学家布拉德福德·威尔科克斯发布了一项里程碑式的研究:《柔情牧者,新尚男人:基督教对父亲及丈夫角色的塑造》(芝加哥大学出版社,2004)。作者引用可获得的最为全面、最可信的数据集(来自全国家庭和住家调查以及整体社会调查),比较在婚姻、性别和家庭方面,主流派和保守派的男性新教徒的观点。作者接着观察了这些观念在大部分行为上的影响,包括情感专注、养育子女和虐待。不同于威尔科克斯最近的研究,这项研究对讨论互补主义和虐待的贡献在于,只有这份研究考虑了教会出席情况对保守新教徒的显著影响这一因素。[1]

威尔科克斯的结论和发现意义显著。事实上,威尔科克斯发现,当伴以教会出席率时,在婚姻和性别方面持保守神学观并不必然带来暴力,实际上也与最低的家庭暴力概率相关。

用威尔科克斯的话说:

相左于女权主义者、家庭学者以及公众评论员的论调,无法称(去教会的保守的男性新教徒)是“暴力的”“权威主义的”居家男人,执着于“老套的阳刚男人形象”。在情感和实际生活中对妻儿的委身上,他们胜于主流派的新教徒以及无宗派的居家男人。

威尔科克斯的发现

确实,正是在批评人士最怀疑他们做错的领域,去教会的保守的男性新教徒在各个层面都胜于美国人口中任何其它组别。威尔科克斯发现,去教会聚会、保守的男性新教徒“花更多时间陪孩子;他们更有可能拥抱、夸赞孩子;他们的妻子从丈夫那里得到的欣赏、爱意和理解上满足度更高;他们也花更多时间陪妻子社交”(206-207页)。

还有,“在这项研究中,这些居家男人向来都是最为积极、情感上最为投入的父亲,也是情感上最为委身的丈夫。”(191页)

实际上,讽刺的是,威尔科克斯一次次注意到,在性别和家庭方面带有“老古董观念”的保守的清教徒最为接近自由主义的新“理想型男人”:温柔善良、情感细腻、体贴、欣赏。用威尔科克斯的话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男人对待家庭生活的方式,接近社会整体推崇的积极主动、表达情感、投入家庭的新理想男人”(191页)。作者继续说到:

和无宗派以及主流派相比,保守的已婚并养育孩子的新教徒男士一向是最为积极、表达最多的父亲,也是情感上最为投入的丈夫。(195页)

最为重要的是,关于家庭暴力,威尔科克斯丢了这颗炸弹:

我们也观察到,和批评家的预测相反,在这一研究中,比起任何群体,去教会的保守新教男性有着最低的家庭暴力比率。实际上……在美国的主要宗教团体中,去教会的保守新教居家男人拥有最低的家庭暴力比率。(207页)

这一发现的意义是惊人的。结果显示,在性别和家庭上有着最为“老古董”观念的男人实际上在照顾配偶方面做得最为出色。到目前,他们是最不可能虐待妻子的人。即使他们在家务方面做得少,在欣赏自己的妻子方面,却比世俗和不太敬虔的男人做得更好(207)。

因此,不仅和负面的行为和结果没有关联,“这项研究所分析的各项行为结果几乎都和一个保守的新教徒,特别是活跃的信徒有关”(197)。在家庭和性别方面带有更加“自由”观念的主流派新教徒排位略低。无宗派、无宗教信仰的男士则更低。

故事继续……

然而,还有另一重要方面。尽管参加聚会的保守男性新教徒家暴率最低,研究也显示,与之相反,挂名的保守男性新教徒,也就是自称“保守新教徒”却不去教会的人家暴率显高。

威尔科克斯写到,与这项研究中的其他男性相比,(挂名的保守新教徒男性)在家里的情感和实际生活方面投入不高,做家务也是最少的,也是最有可能对妻子进行身体虐待的。(200页)

 

再者,“活跃的保守新教徒男性在父亲角色和婚姻上的切身和情感投入一直是最高的”,然而,研究结果显示,“在家庭生活身体和情感投入上,挂名的保守新教徒居家男性与没有宗派的同行差别不大,他们不是严格的纪律执行人,在家务活方面的工作投入也是最少的,在此研究中所有的群体中也是家庭暴力程度最高的”(195页)。

 

这项研究要旨是:参加聚会的保守新教徒男性在照顾家庭方面做得最好,挂名的保守新教徒男性在照顾妻子和家庭方面做得最差。主流派新教徒和无宗教男性处于二者之间。

教会带领不同

这一结论背后是另一个惊人的事实:对婚姻和家庭的保守观念本身并不足以营造健康的家庭和婚姻。教会参与和成员制带来很大的不同。

图表:实施家暴的丈夫|来源:NSFH2(1992-1994)

威尔科克斯称此事实为“本项研究最惊人的发现之一”(202页)。用他的话说:

挂名的保守新教居家男人似乎异常脱离家庭生活,特别是和活跃的保守新教弟兄相比。如果我的关于家庭暴力的研究有任何暗示,那么这些灵性倒退的男性和他们的女性同仁很可能在引领家庭行为模式,即离婚、婚姻问题、忽视孩童,而这些是保守新教徒视为家庭现代化的有毒产物(202页)。

实际上,挂名的保守新教男性和参加聚会的保守新教男性之间的行为差别如此之大,

威尔科克斯怀疑,“挂名的保守新教男性极其恶劣的婚姻行为可能解释了一项事实,就是一些研究发现保守的新教徒离婚率较比整体人口的离婚率显高”(198页)。

简言之,挂名的福音派连累了其它福音派。

威尔科克斯甚至注意到,在观念和实践方面的“差异”对于保守新教徒是可行的同时,对主流派新教徒却不可行。统计显示,“主流派新教徒的观念和实践以及主流派机构对家庭和性别的观念二者之间的关系更像是松散的,而保守新教徒的观念和实践与保守新教机构对家庭和性别的观念,二者之间的关系更紧密”(194)。

换言之,无论主流派新教男性是否参加聚会,对他们的行为影响不大。然而,对保守新教男性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总之,这一研究弥合了两项看似冲突的直观认识间的鸿沟。一方面,身为福音派,我们坚信,很多人也有亲身经历,就是互补主义既符合圣经又有益处。另一方面,很多人也分享说,互补主义理论与虐待并行,甚至推动虐待。这一研究为这两项直观认识找到了位置,承认互补主义在由重生的信徒实践时彰显的内在益处;同时,在由挂名的福音派实践时,有可能造成扭曲。

 

[1] 一些人批评说,威尔科克斯的研究只关注身体暴力,忽视了其它形式的暴力,比如性暴力以及情感、精神、社交、财务和灵性方面的暴力。还有人警告其可靠性,因为使用的数据是1992年的,所以是过时的。然而,威尔科克斯的研究不是社会科学研究关于宗教和暴力的一个反常情况,而是反映出研究中一种较大的趋势,即宗教性越强的男人越不太可能是虐待和人际暴力的加害者。


译:王悦;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Nominal Christianity—Not Complementarianism—Leads to Ab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