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造成互补论混乱的两种教会:苹果直营店式和车管局式

Article
2020-04-23

一走进苹果直营店,就会感到眼花缭乱。里面的布局崭新、极简,洁白如乳牙,好像由一块肥皂雕刻而成。

在这里的体验让人瞠目结舌,也让人迷失方向。

为什么我会这样说?因为在苹果直营店里,美学让清晰毫无立身之地,传统的“商店”标志已经消失。没有收银台,没有闪烁的数字来指示过道,也没有明确的标志来指示“客户服务”或“收银台”。

许多次,当我走进一家苹果直营店时,只是呆呆地站着,笨拙地盯着人们,试图凭直觉辨别出有能力和职权给顾客提供帮助的人。

一切都看似美好,实际上却是一片混乱。

另一边,走进车管局却是对人类感官和尊严的侮辱,这里昏暗潮湿,闪烁的荧光灯洒满了房间,看起来就像肥皂应该呆的浴室一样。

你周围的人看似都有能力也有职权来帮助你,但每个员工似乎都把“乐意”落在了家里。

尽管如此,你还是拿了一个号码。但在内心深处,你觉得自己会错过轮到的机会,因为墙上那个愚蠢的数字看起来是“3”,实际上却是“8”,有人忘记换灯泡了。

你的号码终于被叫到,但你的内心却充满了焦虑和犹疑。毕竟,车管局的每一项决定都要经过一系列特别审议机构的审核,每一个机构都有其愚蠢的奥秘。对不起,你手里的这张表格是A4-33,而你需填写的是33-A4。抱歉,这队排得是那些已经注册过证件的,你需要到隔壁那幢楼去,到那里排队注册领证。

整件事情一团糟。

混乱的互补论

为什么我要提及苹果直营店和车管局呢?这与互补主义有什么关系呢?

简单来说,我去过的教会,其权柄架构有类似于苹果直营店的,也有类似于车管局的。在这两类教会,混乱以不同的形式浮出水面。

请让我解释。

车管局式的教会

为什么车管局如此糟糕?我们能把这种荒唐的低效率归咎于谁(或什么)?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有很多:被限制的预算!工作过度而工资过低的员工!僵化的组织架构!无情的官僚作风!

当然,这些答案都没错。但如果把所有这些解释归结为一个原因,如果能找到以上问题背后的问题,它是这样的:车管局之所以沦落至此是因其不假思索地持守传统。预算之所以不足是因其一成不变,低薪员工、混乱的组织架构以及官僚的冷漠也是如此。

一些教会就是这样,它们特别的审议机构称为……你能想起来吗?是的,委员会。一些牧师在读到这篇文章时,他们的脊椎会感到一阵刺痛。

我知道有些教会的委员会多得足以让泰坦尼克号沉没(意为:臃肿不堪)。花卉委员会、草坪养护委员会、供给委员会、接待委员会、委员会的委员会。

其中许多是良性机构,它们担负着真正有用和必要的工作,因为总得有人去除草、修剪郁金香、清点奉献并接待访客。

然而不幸的是,委员会并非止步于此,还有宣教委员会、音乐委员会、传福音与拓展事工委员会、人事委员会(负责发现、面试和推荐牧师应聘者)、预算委员会、章程委员会。我还能继续列举,但你明白我的意思。

第二份清单中的委员会可能是做着有益且必要工作的良性机构,也可能是恶性的。它们可能会成为拥有权力的自治群岛,脱离教会更大的使命和异象,从而违背了圣经原则。

虽然我们无法想象草坪养护委员会能带来这些影响,但对于宣教委员会、预算委员会、音乐委员会和人事委员会来说,其劣势却显而易见。

当涉及到宣教事工时,长老们想要朝着这个方向,而委员会想要朝着另一个方向。但后者拥有正式决策权,猜猜谁会赢?

或者长老想聘任某个人担任牧师,但人事委员会的成员想法各异。一些人赞同长老,而另一些则不然。结果产生一个折衷的候选人,就像詹姆斯·加菲尔德(美国第二十任总统——译注)那样,大家都同意,但没有人满意。

为什么车管局式的教会会这样?我再次设想这个问题有很多可能答案,但我想最清楚的答案正是你之前听到的那个:好吧,牧师,事情一直都是这样的!同样,这也是对传统不假思索的坚持,请注意,是浸信会传统,而不是圣经传统。

车管局式的教会与互补主义

车管局式的教会如何使互补主义显得混乱?通常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在有些教会,传统使得一些女性无法在适合她们的职位上服事。有一次,我们就女性能否成为接待委员会的负责人谈论了许久。这是否违背保罗在提摩太前书2:12描述的圣灵启示的禁令?有人说,当然!因为保罗说女人不应该教导男人,也不应该辖管男人。委员会会行使权柄,因此据事实本身来看,女性不能担任委员会的负责人。

在其他教会,同样的架构却带来反面错误。女性不明智地被推到她们本不该在的位置,推到可能违背保罗命令的角色和职位上。例如,女性成为预算委员会的负责人,因此在整个过程中,她一直握着本该属于长老的方向盘。或者她负责人事委员会,因此在寻找下一个牧师的道路上她总是走在前面。又或者她挑选所有的音乐,并作为音乐委员会的成员去计划其中所有的事工。这样的架构不一定会违背提摩太前书2:12的教导,但存在着一定的可能性。

这里的错误在于将女性置于牧师的角色,在“委员会”的幌子下履行牧师的职责。我想澄清一点:上面提到的事例本身并不罪恶,也不是神秘的阴谋。而只是喜乐的基督徒带着对主和圣徒的爱,做着他们一直在做的事。

但有时候,一些事情一直以来的样子并不是它们本该有的样子,我们都需要被提醒。

读到这里,你不应该问自己:“等等,圣经上说女人可以担任委员会的负责人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这就好像在问:“圣经说女人可以担任肯塔基浸信会联会的副主席吗?”这只是一个虚构的角色。

相反,你应该问的是:“我们对传统的持守是否损害了女性服事的机会?又或者是否把女性推到一个近乎牧师的地位?这本该由男性担任。

在这两种情况下,因着对决策者直觉的依赖,混乱以不同的方式浮出水面。

苹果直营店式的教会

在这些教会里,权柄架构看似混乱,就像苹果直营店那样模糊不清。换句话说,权柄架构已经从“传统”办公室和“传统模式”中被解构,因此“教会”的标志消失了,或者至少消失在了背景中。“领导团队”比长老更受重视,像“事工主管”这样的职位比牧师、执事或普通教会成员更受重视。

这作何解释呢?我想原因有很多,但也许最关键的是,在这些教会里,掌舵的不是传统,而是以市场为导向的直觉。车管局式的教会回顾过去寻找智慧和方向,而苹果直营店式的教会倾向于向前看,被机会、创新和教会增长的阴霾所驱动。

苹果直营店式的教会和互补主义

从外面看,许多这样的教会清新有序,而实际上,这些教会甚至不像教会,也没有权柄架构。一旦进入其中并深挖一点,你就会意识到,圣经的清晰度在许多方面都已经变得模糊不清。

这里没有委员会,取而代之的是大量圣经以外的职位。大多数的职位都与圣经协调一致。例如,教会有绝对的自由聘任一位女性让她在姊妹事工中投入大量时间。而且,这样的人员配备不仅是合宜的,也可能是最佳的,因为这样能弥补长期以来带门徒事工的不足。

但有些职位似乎不太清晰,一些教会称呼女性“牧师”而非“长老”,有些教会把女性置于领袖的位置或执行团队的首位,而其中有些团队和长老一同在教会里形成一种两院制、相互制衡的决策结构。有些教会可能聘任女性作为各项事工的“主管”,类似于委员会,不明智地让她们行使本该由牧师承担的角色和职能。

这些教会的错误在于把女性置于牧师的职位上行使牧师的职能。同样,这里也没有神秘的阴谋,教会只是在尽力管理主所赐下的日益增长的机会,因此他们聘任了乐意又有恩赐的基督徒来服事。

我知道,模糊之处比比皆是。但这是因为苹果直营店式的教会如此不同,他们即使有最好的动机,却有无数的做法远离圣经关于教会里男女角色的命令。

你想要我对此做些什么?

所以解决办法是什么?本文的目的是鉴定两个看似截然不同却同样在环境中妥协的教会,而这样的教会导致了互补论的混乱。补救措施很简单,但进展比较迟缓。最好的补救方法是,你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核查你所在教会的决策架构是否合乎圣经,警惕你的做法不会在无意中违背圣经中关于教会里男女角色的教导。

以下是一些具体的建议。

  1. 找出圣经中牧师/长老的身份和职位的描述。

是的,它们是同一个职位。如果你把它们区别开来,就是把第一脚踏在冬末结冰的池塘上。

不管是全职、受薪还是义工,如果其职能和长老的职能相关——带领教会并教导神的话语,那么不管你如何称呼那个职位,它都应该由男性来担任。

  1. 找出圣经中对执事的描述。

执事要做些什么?女性可以成为执事吗?(有人说可以,也有人说不可以。)他们的职务如何搭配长老?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这些都是必要的问题。

通过对圣经中执事的职务有更广泛、更深入、更直接、更严谨的理解,我确信互补论的混乱可以得到缓解。要仔细思考具有特定任务的执事,而非委员会。让各个角色都清晰化的同时,避免对谁能做什么进行不必要的讨论,这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3.说到委员会,停止这些职位或者至少澄清其角色。

委员会的问题并不在于它们的存在,而在于它们有时会成为教会活力和健康的关键。因此,这个圣经以外的事物会上升到圣经命令的地位。

不像长老和执事,我们可以整天查阅旧约、次经和新约,但我们永远找不到一个圣灵启示的词是关于对委员会的建议,没有一个资格,没有一个暗含的职位描述,甚至没有对委员会存在的一个批准点头。所有的都是我们自己编造的,这并不一定是坏事。我们经常制造东西,但是我们不能给我们所制造的都贴上一个“显然不错”的标签。

如果你决定保留委员会,那么不要抓得太紧,而要确保他们的职务不会转化为牧师的职务。

总结

本期期刊的责任是帮助基督徒处理对所谓互补主义者的清算时刻。我们相信这个时刻的出现主要不是因为我们对互补主义认识不清(有些人的确是),而是因为我们不明白教会论。因此,混乱和自相矛盾的直觉推动着自称为互补主义者的人往某一个方向前进,而这个方向却让互补论的实践搁浅。

解决这个问题不是通过问“女人能不能讲道?”这类问题,而要从根本上重塑我们的直觉和我们的决策架构。


译:历晓;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On Apple Stores and the DMV: Two Kinds of Churches that Create Complementarian Cha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