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为福音机构祷告

Article
2016-06-27

原文标题与链接:Praying for Parachurch Ministries

翻译:王悦

 

 

以下是关于我如何为福音机构祷告的六点反思:

1.我为地方教会祷告的方式应该有别于为福音机构祷告的方式吗?答案是应该,也是不应该。

不应该,因为在两种情况中,我都是为基督里的弟兄姊妹祷告;而且在两种情况中,我的祷告都应该专注于使徒们祷告的事项。例如:

  • 这些弟兄姊妹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他们能分别是非(腓1:9-10);
  • 愿神看他们配得过所蒙的召,又用大能成就他们一切所羡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帖后1:11);
  • 他们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以致能够愈加成熟(弗3:17-19);
  • 等等。

我们应该为人祷告。只要我们为聚集在一间地方教会或是在福音机构侍奉的弟兄姊妹祷告,就仍然是在为人祷告。

另一方面,应该有别。差别在于,教会是唯一经由新约圣经批准和授权的人类机构,唯一被称为基督身体的机构。我们在不同层面都能看到这一差别,正如我们应该看到的。但是,想想我可能如何为一个事工祷告。比如说,为鲍勃和萨莉·史密斯(名字有改动)祷告。在威克里夫圣经翻译协会支持下,他们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侍奉,将圣经翻译成几种语言。即使我知道鲍勃和萨莉由专门的地方教会差派和支持,我是在机构的背景下想到他们,他们在机构里履行专门的侍奉。我为他们事工的细节祷告,包括他们的事工运行的方式,这样的祷告几乎是不能通用的。

2.我猜想,人们可能“为各处所有真正的基督教机构”祷告,或做类似的祷告。但是现实中,这种一带而过的祷告常常是不成熟的,亦或是懒惰的,又或是两者兼有。

人更可能为自己与之有特别联系的福音机构有效地、有智慧地祷告:可能是我隶属的机构(例如福音联盟),或是我的好友参与的机构,我本人以某种方式参与到他的事工中(例如,T4G,威克里夫圣经翻译协会)。至少这些机构是神出于某种原因放在我心里的,可能是因为我已经观察到他们的服侍的战略性质,我想请求神保守和加强他们的服侍。

3.鉴于地方教会中的架构、督责及各样领袖的不同角色,圣经列出了具体细节(虽然得承认,不同的基督徒对圣经中的相关经文理解不同)。这意味着,我为教会处境下祈求特别的祝福或者后果,或是为教会纪律的祷告,取决于我对这些经文的理解。圣经没有给福音联盟或是威克里夫圣经翻译协会的架构给出具体细节。然而,就全体基督徒的道德、生命品质、正直关系、爱以及毫不保留地委身侍奉,圣经花了很多笔墨。只要基督徒在福音机构服侍,关于福音机构的架构、纪律和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有很多要祷告的,即使圣经没有那么清楚要求架构细节。

4.目标由福音的优先性设定,全心顺服圣经中显示的君王耶稣的王权,这样的机构应该在我们的祷告中享有优先权,是其它机构不应该享有的。这就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我们必须努力鉴别机构在有价值的目标上忠心委身的程度。在教导信徒预备侍奉中,坚持不懈忠于圣经并丰盛认识福音的神学院应该得到基督徒恒久的代祷,祈求神愈加兴旺这一事工。同样,若是这一神学院开始偏离,信徒应该迫切祈求归正的行动,祈求领袖阶层必要的改变,祈求悔改。最坏的情况是,由于此机构因破坏对永生神的信心而造成巨大损害,明智的做法可能是求神拦阻这一机构。

5.为着正在经历转变,以使自身纯正和更加忠心的福音机构,有时我感到特别为它们祷告的重担。我能想起在过去三十年里,我有时为四五家神学院祷告,这些机构的领袖不遗余力地改革他们的机构,使其充满活力并回归圣经。有时这些祷告是针对人的:例如,求神阻止那些带领机构偏离正道之人的工作;求神以忠于神话语的仆人代替他们,诸如此类。当然,为地方教会祷告与此类似。

6.对于有意识地寻求建造地方教会,视自身为教会有助益的延展,领袖阶层对地方教会负责的福音机构,我乐意为之祷告。我甚是怀疑跟教会谈话时总是高人一等的福音机构,它们没有向教会彰显爱,与教会争竞,同时又敲开教会的门来筹款,以支持他们的“事工”。为着前者,我乐意祷告。实际上,我会祷告这一机构将更好地与地方教会连接,甚至融入地方教会中;就后者而言,我几乎不代祷,除了在最严重的情况下,祈求神拦阻他们。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