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文章
文章
为掌权者公开祷告

在祷告中,当我为一位政治家,以及她在维护教会平安中所起的作用表达感谢时,我们会众的沉默变得愈加静谧,哪怕细针落地都可耳闻。然后我向神祈求,如果她不认识基督,那么让她能够相信。我也祈求她会记得,到最后那日,她不是向宪法或地上的法律交账,而是向神的律法交账。

聚会结束后,有几个人过来低声告诉我说,这个政治家绝对没得救。事实证明,她公开的发言表明她是个没有得救的罪人。在这些人中,至少有一个走过来的家庭再没有回来,我的理解是因为他们认为,哪怕我只是提到她得救的可能性,也是严重的犯罪。

公开为政治家祷告可能很难。我记得一个周日,我为新市长的上任感谢神。在说“阿们”之后,我抬起头,却发现她之前的竞争对手刚刚在附近的长椅上坐下来。

所有的公开祷告都有三类受众:神;我们自己(诗42:11);以及我们的听众:得救的和尚未得救的人(诗22:23),包括政治领袖(诗2:10,82)。

即便如此,几乎在每个周日的牧祷祈求中,我都会为各级政府部门的政治人物祷告。因为这样的祷告充满了冒犯的可能性——也因为我觉得自己被诱惑,想扮演先知的角色,或过度政治化——我常常会想:为什么心公开为政客祷告?这样做的理由有很多。但那些理由并不充分。为什么?简单地说,因为这是神的命令:

  • 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着得平安。(耶29:7)
  • 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提前2:1-2)

圣经新约(彼前2:11)和旧约(代上29:15;参见来11:16)都教导我们说,信徒是从天上的耶路撒冷被放逐,在地上的寄居者。我们要为自己寄居其中的“那城求平安”。我们暂时的平安——某种程度上是我们属灵的安慰——取决于我们所处的政治和经济秩序。

教会的平安

保罗不仅吩咐提摩太为政治领袖祷告,也告诉这样做的原因:“使我们可以平安无事地度日。”我们得到命令,为平安的环境祷告,可以允许教会公开地聚会,允许基督徒个人作为耶稣的跟随者坦然生活。这些环境创造了我所说的“教会的平安”。

这种平安可以出现在各种历史和政治环境中。在政府承认宗教自由的地方很容易看到这一点,但我们也要祷告——特别为一些地方祷告——那里的政府没有给予这种自由,反而因为信仰的缘故逮捕基督徒。为这城平安祷告,不是要让信徒委身于政治制度、党派或候选人。它只是要求我们祷告。

再者,我们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在恳求、代求和祝谢中,我们发现了分享福祉的重要性。我们要祷告,如果政治家(或政治家的对手)在听,他或她将会意识到,这对每个人都有好处(传道书10:20)。我们意识到我们获得共同福祉部分的方式,是通过辨别神如何为了我们的好处而使用权柄。

因此,保罗可以补充亚基帕王所熟悉的“犹太人的规矩和他们的辩论”(徒26:3)。我们也可以假定,保罗甚至能找到感谢尼禄的理由。尼禄皇帝的履历中包括弑母、乱伦、与阉割转性的“女”斯波鲁斯(Sporus)的同性婚姻、狂妄自大、货币贬值和宣称自己是神。他也是一个失败的流行音乐人和体育艺人。保罗的殉道是尼禄或他的代理人造成的,然而保甚至要提摩太为感谢尼禄。

信徒永远都不应该为罪恶感谢神。相反,我们应该感谢祂,在这类罪上仍有祂权能掌管的美意。保罗或许会为这些而感谢神:尼禄美化了罗马城,为首都建筑引入消防安全标准,延续罗马的安宁,为罗马公民带来祝福(见徒25:25),以及帝国的国际化使得福音能够广传天下(见西1:6)。彼得(彼前2:13-14)和保罗都吩咐我们,要找理由,为所有的政治领袖感恩。

祷告中的政治审慎

在旧约中,神的子民受造在一个由神话语管理的政府体系中,以及在特定的地理范围内运作。以色列民在应许之地之外不能完全遵守律法(诗105:44-45)。然而,新约中的教会体制是为了在各种形式的政府下运作。教会可以在几乎所有的宗教自由层面进行上聚会和敬拜。

因此,准备为政治领袖的牧祷祈求时,必须考虑到当前的政治环境。美国教会所享有的平安,使我可以为政治家的得救与归信而祷告,也能为司法与执法的革新而祷告。这让我能够为民族复兴,以及基督徒根据圣经原则投票而祈求。我可以为反对堕胎的政治家,支持犹太基督教(Judeo-Christian)道德的人,以及有重生见证的政治家献上感恩。

这些自由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并非所有基督徒都能拥有这样的自由。在教会平安更加脆弱甚至不存在的地方,牧者必须更加小心地为掌权者公开祷告。我们不知道,以斯拉和他的同辈如何具体求告,以服从大流士王的命令,为“王和王众子的寿命”祈祷(拉6:10)。但我们相信,他们祷告的内容对王或他的线人来说,并不具有威胁性,也不会造成政治不稳定。

这并不是说,在国家面前的公开祷告应被卑躬屈膝的恐惧所驱动,也不是像一些国家党派那样,让政府宣称凌驾于基督之上,放慢或模糊福音传播。

尽管如此,“神的旨意原是叫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彼前2:15)。信徒应公开行善,以推翻错误和负面的刻板印象。

实际问题

如果你的教会从来没有为政治家祷告过,那也许要在开始实践之前教导会众。在我服事的教会,第一次祷告之前,用提摩太前书2章的简短介绍就可以了。至少把这节经文加到你的祷告中:“主啊,你的话告诉我们,替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祈求,使我们可以平安无事地度日。所以我们为琼斯市长祷告……”

在美国,我们有一个由市政当局、县/教区、州及联邦各级组成的联邦系统。我个人视选民为权威,并在选举前为他们集体祷告。各级政府都有民选和非民选的官员,一般来说,我为民选官员提名祷告,为其他官员按职务祷告。这让我能够为教师、执法人员、军队及他们的牧师、公务员和司法机关祷告。你会发现,将教会成员投票选出的公职人员名单列出来,然后持续在主日为他们祷告,是一项有益的操练。

在教会中为掌权者祷告可以做很多善事。首先,它展现了对神的顺服。

它让我们敏锐地看到,神如何在祂良善、智慧的旨意中使用这些人。

它允许牧者去关心教会和国家官员的共同益处。

它给牧者机会去提醒会众他们的公民责任。

它为其他人示范,如何为复杂的主题祷告,这对家庭敬拜和其他公开祷告聚会都很有用。

最后,如果你会与那些你们为之代祷的人见面,它为你提供了一座通往福音的迷人桥梁。你可以告诉他们,你的会众曾多次为他们感恩,并在神的宝座前为他们代求。正如保罗提醒我们的,主“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即便对尼禄也是如此。


译:咸燕美;校:STH。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Publicly Praying for Government Authorities.

作者: Shane Walker
2021-09-06
祷告
政府
八十二期
牧祷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