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挽回滥用权柄受害者对于权柄的信任

Article
2018-06-25

原文标题与链接:Redeeming Authority for Those Who’ve Only Known Its Abuse

翻译:高蒙恩

 

当我小的时候,“权柄”与“滥用”是一对同义词。我的监护人,他们不管是关护人还是儿童机构的员工,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滥用他们的权柄。当我再大一点的时候,警察又成了我恨恶的对象,因为他们也滥用权柄。有很多次我上街的时候,他们无故拦下我查我身份证。我问为什么。他们只是简单地说:“大爷我就可以”。

学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我再大一点可以还手的时候,我谁都不听。我一夜之间从一个全拿A的学生到“都不是个事儿”学生。我的叛逆不是因为我学习跟不上而沮丧,我聪明得很,而是因为叛逆而产生的那种堕落的快感。

作为孩子,我饱受成人善意关怀之苦。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去做他们喜欢的事。但行不通。我被无情地伤害。当我开始叛逆不合作的时候,被人虐待更是有增无减。我很快便知道不管自己好与不好都不可能能自己带来什么改善。对我拥有权柄的人无论怎样都会不公平地对待我。

当我现在作为一个福音派教会牧师的时候,在苏格兰爱丁堡内部的一个小城里,我知道什么都没有变。即使是在超市里买一罐牛奶都会遭到不公平地对待。

滥用权柄的牧师与被不公平对待的教会成员

但当我读圣经的时候,有一点很明确。牧师应该去牧养群羊,而不是欺负他们。这一点应该被一再强调,尤其是在现在福音派的背景下,许多教会里充斥着各种牧师不公平对待会众的现象,把穷的,无辜的会员晾在一边。有一些博客作者与所谓的明辨是非的网站在福音派网络上搜刮着各种有关“权柄”与“管教”相关的东西来给他们在教会里的所作所为洗白。

但这能怪他们吗?这样的不恰当的教会治理现今并不鲜见。近几年一些备受瞩目的牧师因“惯常欺凌”而倒台所提供的素材,给另外一些牧师提供了充足的弹药来武装自己。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曾经经历过不公平对待的牧师,我怎样才能以合乎圣经的方式,本着爱和对神话语的忠心去回应那些被不公平对待的人?

这里有六种方式:

1. 出发点是圣经,而不是我个人的经历。

虽然我深受伤害,但神的话是完全的,真实确定的。错的是那些滥用权柄的人。我们必须百分之百地相信圣经。不管我们的感受如何,神都是爱我们的。

2. 我们必须教导会众,顺服权柄是荣耀神的行动。

在罗马书13:1-2,保罗教导我们,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都必须降服在权柄下。这里的权柄指的是民事政府。但希伯来书13:17里讲到我们作为教会里的会众应该顺服教会里的长老。所以这里的问题不是“我们要不要去顺服权柄?”而是“我们该怎样以合乎圣经的方式顺服?”我考查过,几乎经历过不公平对待的人都不会去过问这个问题。

3. 我们应该谨防“钟摆效应”。

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人有很大的倾向往相反的方向走。举例来说,我小时被打得很厉害,所以我决定再也不受管教。一个有理性的人可能会理解我的做法,但这不是一个合乎圣经的姿态。当我读箴言13:24的时候,上面说“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有一些教会从管教的位子上退了下来,以免给人留下滥用权柄的印象。这本身也是一种滥用。人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事,不受管教。想一下家里有一个行为不良的少年可以不受惩罚地做任何事。我们应该小心避免极端。相比于过度管教,我们不应该避免充满爱心地去执行管教。

4. 防止牧师滥用权柄的最好监督是一批强有力的长老。

对于那些喜欢引用希伯来书13:17的牧师来说,彼得前书5:3提醒他们,自己所拥有的权柄里包含责任。一个强有力的长老团可以有效地防止牧师不恰当地行使权柄。一个独裁的、未受监督的牧师是引发教会灾难的最好调料。这使我们陷入牧师独断专行的境地。在我们的小教会里,我们有六个长老。五个长老可以调和我的强势性格与罪性。我自己曾经在不少投票上没能通过动议,虽然我当时会很沮丧,但这让我学习谦卑。我自己也曾经被人说服放弃许多糟糕的决定!没有多位领袖,一个强势的牧师在教会里滥用权柄真的是太容易了。这也会减少针对个人的敌意。我们要是说我们绝对爱教会里的每一个人,那我们肯定是在撒谎。有些人会因为教会中的专制而感到沮丧。所以如果有一个长老团,这会防止我们对某人不公平的对待。但你可能会说,长老团就不会滥用权柄了吗?当然会。

5. 所以对付滥用权柄的最好办法就是有健康的、合乎圣经的会众制。

在我们教会里,如果要进行惩戒,需要通过以下的程序:

我们期望95%的会众间的问题在没有被长老听闻之前,就按照马太福音18章的原则解决。

如果一对一不能解决,那就找一个成熟的基督徒跟你一起。

严重的问题被呈递到长老面前。

如果我们不能解决,那我们就采取第五步,把问题带到会众面前。

这些步骤不能完全防止错误发生,但大大降低了教会里牧师滥用权柄的可能。毕竟,作为牧师与长老,我们应该承认自己并不是那么可靠。我知道有些牧师可能会认为,把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带到会众那里是无能软弱的表现。但恰恰相反,这增加了教会对于领袖的信心。当我们把我们不能解决的问题带到会众面前的时候,我们把自己的决定与会众的决定紧密联系在一起。再说一遍,这种做法既防止牧师自大,也防止牧师软弱。

6. 我们必须做好榜样。

那些曾经经历过权柄滥用所带来伤害的人现在必须在基督里学做好丈夫与好父母,合宜地对待我们的妻子与孩子。那些成长在破碎家庭里的人在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尤其需要这样的榜样,不管是教会里还是外面。我们家里经常向别人开放,他们可以来我们家吃饭,甚至住在这里。我们可以借这个机会教授他们各种从神话语而来有关权柄的原则,但最重要的是让这些滥用权柄的受害者们看到我们是怎样通过合乎圣经的方式,以神的爱,带着权柄去解决争端的。

结论

在我的事工里我看到很多滥用是出于忽略。忽略父母责任,没有划定清楚的条例与界限。对于教会来说我们要做的是不要因为错误的爱而忽略我们的责任,而是确保我们可以小心地、坚定地,用爱去带领。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