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牧养与信任

Article
2014-12-02

原文标题与链接:Shepherding and Trust

现代教会的高需求会把牧师弄得心劳神疲,特别是对一个新手牧师而言。

被呼召去马里兰州伯赛大第四长老会(Fourth Presbyterian Church in Bethesda, Maryland)的那一年,我31岁,接替理查德·哈佛森博士(Dr. Richard Halverson)的工作。在他22年的服事中,教会从500人增长到2000人,这意味着我面对的是一群庞大而有活力的会众,带着他们庞大而有活力的期望。在努力达到那些期望的过程中,像许多新手牧师一样,我发现了那些被眼前需求掩盖了的东西。

尽管现在已经牧养第四长老会二十多年,我要和新手牧师分享一个建议:最有果效的服事通常需要花时间,因为最有果效的服事往往发生在赢得会众的信任之后。

会众需要知道,他们的牧师是长期委身在他们中间的。如果他们不清楚这一点,就会感到自己不过是提升牧师进程的垫脚石,而非圣约群体中的宝贵成员或是国度的同工。

信任的文化壁垒

具有讽刺性的是,正是许多令美国充满活力的美国文化中独特之处,妨碍了这种会众对牧师的信任。来美国之后,我在许多方面观察到了这一点。

美国基督徒像美国文化一样,充满能量和活力。我记得第一次来美国的时候就注意到这一点。美国基督徒有伟大的梦想,并且相信自己几乎能完成头脑中的任何构想。然而这种被称为“救主式的自信”是有问题的。美国人会用自己冲动的热情代替神的工作。例如,一个牧师可能倾向于更依靠他繁忙的日程表而不是他的祷告;更依靠自己的新想法,而不是和教会老成员进行长时间的交谈。

美国教会就像美国一样,也有非常创新的沟通能力(例如电子邮件等)。这种形式的“传达信息”固然很好也很必要,容易陷入尤金·毕德生(Eugene Peterson)所说的那种“糟糕透顶的八股文”。不是简单的用词不当;而是作为牧师仅仅做这些还不够,还要像毕德生总结的那样,“教我们的人祷告”。钟马田( D. Martyn Lloyd Jones)则可能会说成 “把男人和女人带到活着的神面前”。

美国基督徒的第三个鲜明标志,也是从美国文化而来,就是异象化的思维能力。一些美国教会已经形成了“异象宣告”。他们想要知道前进的方向,并且给了牧师很大的压力去把他们带到那里。(这是否会像寻求属灵恩赐或教会增长研讨会那样,只是一个潮流?)这同样也存在着问题。这种思维模式会导致“不耐烦躁动的野心”,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增长,或不辨目标好坏都要达到,是一种折磨教会的弊病。牧师们被期待成为企业家,从近期出版物中称呼的“牧师企业家(Pastoreneur)”一词中可见一斑。

牧师往往会去追求“高大的尖顶教堂”,我来美之前从未听过这回事儿。但如果我们的异象并非如此,而是牧养神托付给我们的群羊,我们就应当为每日忠信而努力,因为知道这是为将来结果子打好基础。

赢得会众的信任

为了赢得会众的信任,牧师必须牧养他的群羊,这意味着建立关系。这是牧师作为领袖和牧人的不同之处。如果没有和羊群建立关系,牧人就无法牧养。仅仅作领袖则不需要这样要求。如果牧师采用世俗的领导方式,他会将人视为产品,而不是凡事的优先。这样的领袖是工程师而非激励者,是经理人而非传道人。

在我们这个后现代社会,牧养“模式”不是一个战略手段;对漫无目的渐行渐偏的文化寻求来说,它是一种诗意且基于圣经的回应。后现代的人们不需要另一个CEO或更炫酷的装备。他们需要牧人,给群羊提供关心,照顾,勇气和委身。他们需要牧师,通过外在的宣告和“灵里的关怀”以福音来牧养他们。

和会众打成一片

我是第四教会185年历史中的第七任牧师。这个教会对长期事工有着共同的期望,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认识到这一点都令人倍感压力。但这是事工的传统方式:作为牧师,你要和会众打成一片,服事他们,爱他们,引导他们在基督里成长。这样的牧养异象——不是单单的企业家精神或巧妙的异象表达——才能带领你的讲道和教导,也带领你的整个生活和使命。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