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命令与描述之间的平衡

正确应用经文就需要黎德保(Herman Ridderbos)关于保罗神学的著名洞见。圣经的每项命令(我们要为神做什么)都是基于描述(在和神的关系中我们是谁),这个顺序是不可颠倒的(徒16:14-16;西3:1-5;约壹5:1-5)。[i] 所有非基督教宗教中人类本能地颠倒这一顺序,教导说我们在神面前的身份基于我们为神做的事情。因此,任何明显属于基督教的讲道既不能让听众困惑,也不能颠倒我们的“身份”和“行为”。

基督徒的行为基于我们在基督里的身份。我们顺服是因为神已经爱了我们,借着他的儿子使我们与他合一;我们与神联合,或让神爱我们,不是因为我们先顺服了神。我们顺服是回应神的爱,不是获取他的爱。我们要保持这一描述——命令关系是清晰的,不是通过在讲道中正好提到任何一点,而是要确保只有在神恩典供应的基础上,听众被鼓励顺服神,这篇讲道才算完成。

有时,我们会打好神的供应这个根基,在此基础上推动执行随之而来的命令;有时,我们详述经文给出的清楚责任,而不先解释能使我们顺服的、与神的关系。即使命令是讲道的实际呈现,描述中的概念性优先次序却推动、促使我们顺服,。

若试图在讲道中确立谈到命令与描述的标准顺序或是比例,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扭曲经文,而这并不是原作者们的意思。在不同的讲道中,我们当然应该根据每段经文的内容和上下文,以各样的顺序或比例谈到命令和描述。不变的是,要想每篇信息与福音一致的关键,是确保听众离开教会时,他们理解的不是行为是蒙救赎的基础。

若不涵盖命令,讲道就不成其为讲道;没有应用的讲道就只是抽象的话语。但是,如果一篇讲道的道德命令超越了福音描述,就不是一篇基督教的讲道。即使经文中提到责任,一篇仅仅堆砌责任义务的信息也只是律法主义。

命令和描述之间的比例会不同,但是听众需要能够辨明二者各自的重要性。若我们不从牧养的角度思考会众聆听并实践二者各自需要什么,就破坏了圣经的目的以及福音的清晰性。

一篇讲道铿锵有力地就命令讲了35分钟,结束时“但是记得耶稣爱你。”一句带过,是不明白人心如何工作。一篇讲道就耶稣的爱言语柔和地谈了35分钟,最后来一句模糊不清的“所以要为主活出有意义的生命”,是不明白人倾向于利用恩典避免顺服。

身为牧师,我们讲道的目的应该是促使会众以由福音推动的顺服来荣耀救主。为了做好这点,我们必须一方面评估经文的要求,一方面评估会众的性情。这会帮助我们决定命令和描述之间合适的平衡。

人们要是不知道做什么,就不能顺服神。所以某些形式的命令是需要的。顺服若是出于错误的动机,那么所谓的顺服并不荣耀神。所以正确地推动、促使人顺服的描述必须是每项命令的基础。比例变化不一,但是二者必须带有足够的重要性以教导行为,并激发爱慕基督的荣耀。

[i] H. Ridderbos, Paul: An Outline of His Theolog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5), 253.

[i] 黎德保,《保罗神学概论》(H. Ridderbos, Paul: An Outline of His Theology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5), 253.)


译:王悦;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 The Imperative-Indicative Balance

作者: Bryan Chapell
2020-12-18
讲道
应用
七十八期
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