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掌权者的剑与牧者的杖:举报性侵

Article
2018-07-11

原文标题与链接: The Sword and the Shepherd’s Staff: Reporting Sexual Abuse to the Authorities

翻译:高蒙恩

 

让我们开门见山地说一下:在美国的每一个州,当你碰到性侵儿童的案件时,你只有一条路:举报。拿我以前取得律师资格的德克萨斯来说,如果你倾向相信”一个儿童的身心受到性侵犯“的时候,你必须马上举报。每个人都需要这样做,从朋友,儿童工作者到牧师。

什么是“倾向相信“?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怎么理解”身心受到侵犯“?

得克萨斯州的法律没有提供给我们答案。为什么?简单来说就是鼓励人们去具体地举报。如果你怀疑,举报。举报的标准每个州都不一样,但这里的原则在全美通用。其实,包括得克萨斯在内的许多州对从事儿童工作的工作人员都有相当高的举报要求。如果你不了解的话,你应当找当地的律师或政府工作人员问个清楚。

但是随着儿童保护组织的一次家访,举报可能毁了这个家庭在社区里的名声。举报也可能把原本就脆弱的家庭关系分崩离析。举报也可能让一个只犯过“一次“,“微小“过错而且悔过的人付出一生的代价。举报也可能只是对不详信息的过度反应罢了。

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必须要考虑到的东西。但在回答这些问题前,牧师要了解他们角色的位置,从何开始,如何结尾。对于性侵儿童的情况,有两件事需要权衡:教牧关怀与正义。牧师要做到区分这两点,让教会执行其功能,同时退居一旁,让政府执行他们的角色。

政府的剑与牧者的杖

神设立政府的目的是要治理社会,管理国家。从堕落的角度上理解,在这末世去惩恶扬善。

每个人都应该在政府的权柄下。没有权柄不是从神来的,权柄都是神设立的。所以,抵挡政权的就是违背神,要受到审判。因为政府不是要引起好人的恐惧而是坏人的恐惧。你要做一个不惧怕政府的人吗?那就去做正确的事。这样就不用惧怕他们手中的佩剑。因为他们是神的仆人,是神惩治坏人的工具。所以,一个人必须有服从,不仅是为了躲避神的怒气,也是为了自己的良心。(罗13:1-5)

注意这里保罗把政府描述为“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当政府刑罚犯罪行为时,这是神设计用来惩罚罪恶的。

当孩子被侵犯的时候,终极的信任被破坏;权力被用来做邪恶的事。但这样的罪行也会得到赦免,因为耶稣的血可以涂抹一切。

但就受害人来说,正义必须要得到伸张。神自己也要使正义得到伸张,祂把权力给了执政者,让政府而不是教会去伸张正义。教会的功用是在这样的灾难里去牧养会众;政府的功用是伸张正义。

当举报性侵的时候,牧师必须履行其责任牧养羊群,从大局上考虑举报可能给他的会众带来的影响。但裁定不是由牧师来做的;牧师的责任是要带领羊群渡过司法体系所带来的影响。

所以,当一个教会把性侵这样的事隐瞒在内部不去上报的时候,她相当于拿起了给政府的剑。这样罪恶得以隐藏,正义却不得以伸张。审判孰是孰非不是神给教会的责任。

一个警告:有的时候政府会利用其权能干涉父母与孩子的关系,甚至牧师与会众的关系。这种干涉可能不是合乎圣经的。一些北欧国家好像已经有了一些迹象表明他们正在干涉父母教养敬虔的孩子。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当然有权不去服从人,而去坚持顺服神。不管我们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这样的不服从都不是一个牧师可以决断的。这必须要有一些有智慧的人小心翼翼地商讨。这一话题已经超出了本文的主题。这篇探讨的是教会如何对待性侵犯,跟不服从政府没有一点关系。

教会持杖,一如政府执剑

举报性侵经常会给牧师的关怀工作制造出一系列的危机。教会领导与长老必须小心智慧地思考这些危机。其实,这些举报信息只是漫长繁琐工作的开始。但在举报性侵的时候,牧师应该知道他们手里有哪些工具——牧者的杖。

首先,牧师的责任不是判断对错,而只是把信息上报上去。这样的信息可以这样组织“他说某某事发生了”,而不是“某某事发生了”。这一个小小的区别体现出一个牧者的谨慎,提醒人们他不是在判断对错,而是在单纯地上报。

其次,让涉事人员知道你有责任去举报,并且建议他们积极配合举报的相关事宜。举报可能产生一些你根本控制不了的连锁反应。如果你不担心侵犯者逃跑,你可以通知他去自首。你与他们的沟通要带着恩典,让他们明白自己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忠心持杖

最后,牧师要忠心持杖。性侵犯会造成最深层次的破碎。你所遇到了情况可能会事出所料。但这再一次提醒你,你的责任不是判断是非;让政府去审判。你的责任也不是去挽回事态;这是神的工作。你的工作就是忠心地呵护所托付给你的众多家庭。

如果施暴者与受害者同在一个教会,这可能会引起羊群的分裂。当施暴者悔改的时候,我们要给他恩典吗?真正的恩典是什么样的?怎样去关心受害者的家庭?恩典与赦免该怎样?

可能你处理的方式最后只让极少数人满意。但你要记住后果掌控在神手里,你能做的就只是忠心。

作为牧师,我们没有权力去审判谁有罪,谁无罪。但牧师的工作却要艰难得多,更多地由情况决定,这需要牧师具有更深的智慧与恩典。让你自己忠心对应这种情况,让政府去执行神所赋予的职责。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